第六十三章 港城之行前奏
作者:难忘的爱      更新:2021-05-13 21:33      字数:2260
  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温暖的阳光沐浴着鲁东北方的大地。

  在鲁东半岛的东北部,坐落着又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港城!

  港城也是一座依山傍海、风景秀丽的宜居城市。

  虽然它的综合实力排名不及岛城,但是在全国也算是小有名气!

  红酒、苹果和梨是这座城市的代名词。

  港城民营企业众多,其中最有名的当属鲁振坤的鲁坤泰和集团!

  鲁坤泰和集团旗下产业众多,上至国需,下至民用。从农业到旅游业,横跨第一至第三产业!

  鲁坤泰和集团总部位于港城西部的泰和镇,属于龙市的管辖范围。

  泰和镇是一座旅游度假小镇,全称泰和-龙山国际旅游度假区小镇,隶属于鲁坤泰和集团。小镇暂时分为四大区域,集团总部区,龙山风景区,泰和国际度假区以及泰和别墅区。

  集团总部区位于小镇的北部,南部是龙山风景区,泰和别墅区位于小镇的西部,东部是泰和国际度假区。

  在泰和镇,鲁坤泰和的品牌形象随处可见。

  在小镇的西部,有一片丘陵地带,它是龙山山脉的延伸,这里植被茂密,空气清新,气候宜人,又依山傍水,特别适合居住,泰和别墅区就坐落于此。

  在低矮的山丘上,点缀着几十幢大大小小的别墅,鲁振坤作为鲁坤泰和集团的董事长,他自然而然的也居住于此。

  在泰和别墅区,有一座别墅的位置明显高于其他别墅,建筑面积几乎是其余别墅的两倍,这栋别墅就是鲁振坤的住处。

  今天是周日,鲁振坤一家人此时正围坐在桌旁吃早餐。

  鲁振坤坐在上座,怀里抱着自己的孙子,妻子坐在左边,怀里抱着他们的孙女,儿子和儿媳坐在对面。

  他们一家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早饭过后,鲁振坤的妻子、儿子和儿媳带着孩子去龙山风景区游玩。鲁振坤以谈生意为由,没有陪他们一同前往。此时在别墅内,只剩下他一个人。

  鲁振坤返回自己的书房,背着手,站在窗前,注视着远方的那片桃林,部分桃花已经盛开。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片桃林,眼神中充满忧伤……

  “咚……咚……咚……”

  门外传来轻轻敲门的声音。

  “进来。”鲁振坤回了句,目光依旧注视着窗外。

  门轻轻打开,黑皮肤从门外走进来,他随手关上门。

  “董事长。”黑皮肤冲鲁振坤打招呼。

  黑皮肤今天依旧是一身西装,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腰杆儿挺得笔直,迈着大步子,来到鲁振坤的身旁。

  他把嘴轻轻地靠在鲁振坤的耳边,彷佛在汇报工作。

  鲁振坤听完他的话,柳叶眼微微眯起,嘴角开始上扬,脸上挂出微笑。

  “好的,我知道了。”鲁振坤面带微笑,冲黑皮肤点点头,“今天是周末,你回去休息吧,养足精神,未来几天也许会很累。”

  黑皮肤看着鲁振坤,情绪似乎有点激动。他冲鲁振坤点点头,又给他鞠躬,然后转身离开。

  鲁振坤依旧面带微笑,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找到董青莱的电话,轻轻地按下去……

  岛城的上空依旧是灰蒙蒙的一片,还飘着小雨。

  张金彪驾驶着劳斯莱斯在马路上疾驰,旁边的车辆时不时移向我们后方。每当停车等红绿灯的时候,旁边车辆的司机都会瞪大眼睛看向我们。

  哎!这辆车还是太显眼。

  董青莱从上车开始,一直闷闷不乐,视线一直看向他那侧的窗外。

  开车的张金彪也发现董青莱有些反常,时不时通过车内后视镜,观察坐在后排的董青莱和我。

  车内的气氛尴尬到极点!

  “董总,您生气啦?”我看着董青莱,轻声问了句。

  董青莱没有理我!

  我心里开始有些发慌,毕竟董青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不理我。

  要不喊他声“叔”试试,反正张金彪也不是外人,董青莱多次强调张叔是自己人!

  “叔,您真的生气啦?”我又小心翼翼地问了句。

  董青莱仍然没有理我!

  可是开车的张金彪听到我喊董青莱“叔”,皱起眉头,满脸惊讶。

  他此刻俨然变成一个吃瓜群众,时不时通过车内后视镜,观察我和董青莱,生怕错过什么!

  看到董青莱的反应,此刻我的心里特别慌,特别乱!

  董青莱不会真的不理我吧,就因为自己刚才给干爹一个拥抱,他就吃醋了?

  看来自己只能使出杀手锏——喊他“爸”,但是在张金彪面前,自己似乎又不好开口……算了,管不了这么多……

  “爸,您真的生儿子的气了?”我看着董青莱,假装很委屈。

  “唉——我的好儿子!”董青莱突然答应一声,转头看向我,冲我坏笑,又接着说:“爸爸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前面的张金彪听到我喊董青莱“爸”,而且董青莱还瞬间答应,他差点惊掉下巴,一时间有些惊慌失措,险些闯红灯,撞到一个正在过马路的白发苍苍的老头!

  “你!”我紧紧皱起眉头,很无语地瞪着董青莱。

  “臭小子,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把老子当回事了!”董青莱轻声地吼我一句,伸出右手轻轻地捏住我的左脸。

  “你这个糟老头子,真是坏得很!”我不甘示弱,用左手捏住董青莱的右脸。

  “好你个臭小子,老子不发威,你真当老子是病猫,反了你了!”董青莱又抬起左手,轻轻地捏住我右脸。

  “你个死老头子,今天我要好教训教训你!”我伸出右手,一把捏住董青莱的左脸。

  董青莱和我就这样撕扯在一起,谁也不饶谁!

  由于剧情实在太过劲爆,前方的吃瓜群众瞪大眼睛,他那口张着的嘴,就从没闭上过。

  张金彪此时已经看懵,他使劲眨眨眼,彷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不仅开口喊董青莱“爸”,而且还和他撕扯在一起。

  董青莱不但喊我“儿子”,而且他对于我的粗鲁行为不但不生气,反而还乐在其中!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此时董青莱的手机响了。

  “爸,您的电话。”我松开手,从董青莱的裤子口袋中掏出电话。

  董青莱松开手,轻轻地揉揉我的脸,非常关心地问:“儿子,疼吗?”

  “爸,一点不疼,您又没用力。”我冲董青莱摇摇头,把电话递给他,“快接电话吧。”

  董青莱看着手机屏幕,似乎有些迟疑。他好像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接这个电话!

  “爸,怎么了?”我很关心地问他一句。

  “没事,是鲁振坤打来的。”董青莱驱散面部的犹豫,笑眯眯地看着我。

  一丝坚毅的神情划过,董青莱还是接起这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