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醉酒的真相
作者:难忘的爱      更新:2021-05-12 06:22      字数:2297
  “嘀嘀……嘀嘀……嘀嘀……”

  耳边传来令人讨厌的手机闹钟声,自己不禁有些懊恼:昨晚睡觉前竟然忘记取消闹钟。

  我闭着眼睛,把手伸出被窝,开始摸索手机,摸索好一阵,仍旧一无所获。正当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烦人的声音突然消失,估计是闹钟自动进入贪睡模式。

  原本想抱着董青莱,周末美美地睡个回笼觉,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最终毁在闹钟手里。

  我依旧闭着眼睛,正当自己准备起身的时候,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床垫不但变得非常柔软,而且还特别温暖!

  昨晚明明没有开电褥子,难道是董青莱……

  想到“董青莱”三个字的时候,我突然睁开眼,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趴在董青莱的身上!

  “儿子,你醒了?”董青莱面带慈父般的微笑,眨巴眨巴眼,笑眯眯地看着我。

  “爸,我怎么睡在您身上,没有压疼您吧。”我开始心疼董青莱,正打算从他肚子上下来。

  董青莱突然抱住我,轻轻亲下我的嘴唇,然后笑眯眯地说:“别动,是爸把你抱上来的,哈哈!”

  听董青莱这么说,我微微一怔,轻轻地亲吻他的额头,然后脑袋紧紧地贴着他那滚烫的胸膛,感受他心脏的跳动。

  董青莱则像哄小孩睡觉那样,轻轻地拍打我的后背。

  自己小时候的部分记忆彷佛瞬间被唤醒:记得小时候,自己也经常把脑袋靠在父亲的胸膛上,聆听父亲心跳的声音,而父亲则像此时的董青莱这样,轻轻地拍打自己的后背。

  “轰隆……轰隆……轰隆隆……”

  外面竟然传来雷声。

  我抬头看向窗外,发现屋外乌云密布。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雷声由远及近,很快阳台传来“噼里啪啦”的雨声。

  “爸,您还记得昨晚的事情吗?”我抬起头,俯视董青莱。

  董青莱挠挠头皮,又揉揉脑袋:“好像记得大概。”

  这老头子在忽悠我吧,昨晚他和干爹两个人喝那么多酒,他竟然没有喝断片儿?说什么我也不信,于是我计划试探试探他。

  “爸,昨晚回房间后,您有没有喝过东西?”我随口问了一句。

  董青莱指指桌子上的保温桶,笑嘻嘻地说:“喝的那个。”

  “那个是哪个?”我加强了说话语气。

  “就是那个啊!”董青莱开始耍无赖,还冲我笑。

  碰到耍无赖的董青莱,我自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爸,那个是醒酒汤。不过话又说回来,您昨晚喝那么多酒,竟然没有吐,这醒酒汤真的好神奇!”我吃惊地看着董青莱。

  董青莱听我这么说,也吃惊地看着我,眉峰微皱,冲我点点头:“儿子,你别说,好像还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我的头竟然不怎么痛,这玩意儿的功效果真不错!”

  我刚想继续说下去,突然发现已经跑题!

  “爸,那您是怎么喝的,您还记得吗?”我无奈地换了个问题。

  董青莱看着我,冲我坏笑,“儿子,你真的要我说?”

  “爸,您看我像开玩笑吗?”我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当然是儿子……亲口……喂……的啊。”董青莱笑嘻嘻地看着我,特地强调“亲口”和“喂”两个动作,又接着说道:“味道真不错,爸还没有喝够,待会吃饭的时候你问问是怎么做的,以后经常做给爸喝,好吗?”

  “行,没问题。”我爽快地答应他,自己突然意识到董青莱在转移话题,急忙白他一眼:“爸,您别转移话题!”

  我注视着董青莱的眼睛,表情有些严肃,准备开始进入正题:“爸,您昨晚是不是对干爹说了不该说的话?”

  董青莱听后,微微皱起眉头,挠挠头皮,好像在努力思考。

  “我和张文远拼酒的时候,他动不动就说“我儿子怎么怎么滴”,动不动就在老子面前显摆他和你的关系,好像一直在强调“老子是个外人”,他分明就是专门气老子。最终老子忍无可忍,刚好趁着酒劲,假装自己喝醉,就怼了他一句,满脸得意的告诉他“老子才是你爸,你才是爸的儿子”,你还亲口喊过我“爸”呢。张文远似乎被这句话刺激得够呛,又要开始灌老子酒,结果最终被儿子你给拦下了,嘿嘿!”董青莱连续用了好多“老子”,可见当时他多么生气,不过这句话说到最后,他又傻傻地笑了,感觉笑得像个孩子。

  我听完董青莱这句话,顿时感觉很无语。虽然我知道自己是他俩拼酒的导火索,但是万万没想到事情的经过竟然是这样,果真是干爹先挑的头,董青莱只是揭竿而起的平民!

  他们俩为了我竟然在那里争风吃醋?好在大家都是文明人,没有大打出手。

  “儿子,你跟爸呆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你应该能看出爸的脾气。外人想压过我董青莱,门儿都没有,只有我把他们踩在脚下的份儿。”董青莱说这句话的时候,眉峰紧皱,满脸严肃,然后微微一笑,浓眉很自然舒展开,轻轻地亲我一口,又轻声地说:“爸这辈子,只让儿子一个人压着,哈哈!”

  董青莱故意将柔软的肚子上隆,两个人的肚皮紧紧地贴在一起,他又轻轻地拍打我的后背。

  我终于明白了,董青莱只要在外人的面前,就会呈现霸道蛮横、不可一世的姿态,他的脸上也不会有太多的表情变化。然而在自己面前,他就会摘掉那副面具,瞬间又变成一个急需心灵慰藉,处于中年危机阶段的普通大叔。

  昨晚董青莱说的那句话,主要目的不是试探,竟然是反击!

  他的这句话还是帮了我一个大忙,让我看清楚——干爹得知自己喊董青莱“爸”时的反应,看来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以后要仔细琢磨,想好应对之法,最好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再给干爹解释。

  干爹昨晚的表现确实令我出乎意料,他对“爸”这个字,竟然看得那么重。

  这刚好又解释了为什么昨晚的干爹和平时不太一样,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到这两个大叔之间浓浓的火药味!

  吃饭的时候,看到他们俩一直在那里拼酒,自己竟然以为他俩是感情好,还庆幸他们俩相处的很和睦,结果却是事与愿违!

  我不禁有些懊恼,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学会通过现象看本质,这样就不会经常掉进坑里。

  “咚……咚……咚……”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老董,儿子,起来吃早饭了。”干爹在门外喊了声。

  董青莱瞅瞅我:“看吧,他又来了,就不能喊你小光。非要一口一个儿子叫着,我听得特别不爽。我才是你爸,你才是我的宝贝儿子!”

  他又狠狠地亲我一口,用手捏捏我的屁股。

  “好的,干爹。”我大声回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