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床前喂他醒酒汤(感谢 心仪1874 的打赏!)
作者:难忘的爱      更新:2021-05-11 21:34      字数:2192
  皎洁的月光透过落地窗户,倾洒在屋内。看着窗前洁白如霜的月光,心头好像传来丝丝凉意!

  董青莱轻轻拽住我的手,再次入睡,呼吸非常匀称。

  我悄悄地把手抽回,打开床头灯,又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前,小心翼翼地关上卧室的主灯。

  屋子瞬间被昏黄的灯光笼罩,看起来很温馨,自己顿时感觉房间里充满温暖的气息!

  我再次来到床边,坐回刚才那把椅子,嘴角挂着微笑,用温和的目光注视着熟睡中的董青莱。

  董青莱的左手突然动了下,然后开始四处摸索,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我急忙伸出右手,放到他左手的行进路线上。几秒钟后,两只温暖的手触碰在一起。

  董青莱虽然还在熟睡,但是他似乎有意识地轻轻捏住我的手背,脸上随即露出幸福的笑容。

  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的手心很烫,此刻仿佛“噌噌”冒着热气!

  我也挪动自己的左手,稳稳地轻压在董青莱的手背上,面带微笑,仔细打量这个把自己迷得神魂颠倒的恋人!

  由于酒精的作用,董青莱的皮肤变得更加白里透红、细腻有光泽。他的脑袋上渗出几粒晶莹剔透的汗珠,脸上还挂着微笑,面颊依旧泛着红晕,嘴边及下巴已经出现稀稀疏疏的胡茬儿,他柔软的肚子伴随着呼吸有节奏地起伏……

  我突然发现,自己坐在床边,看着董青莱熟睡,似乎也是一种享受。

  这种感觉很温馨,幸福应该就是如此吧!

  “咚……咚……咚……”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估计是干妈或者姐姐来送醒酒汤。

  我正打算起身,可是董青莱的手此时紧紧地拽住我!

  “叔,有人敲门,我出去看看,马上过来陪您。”我把嘴贴在董青莱的耳边,轻声说了句。

  董青莱似乎听到了我的话,但是还是有些不情愿地松开我的手。

  我把董青莱的手掖进被子,急忙起身去开门,嘴里还回了句“来了”!

  打开门,我发现果然是干妈,她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桶,里面盛的应该就是醒酒汤吧。

  我面带微笑地喊她声“干妈”。

  干妈冲我点点头,脸上闪过一丝担忧的神情,然后询问董青莱的情况。

  我告诉她董青莱已经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干妈听后,脸上的担忧开始慢慢消失。

  干妈拎起保温桶,递到我面前:“小光,这是我刚刚熬制的“豆芽醒酒汤”,你和董总每人喝一碗,喝完后,身体会舒服些。”

  我双手接过干妈递给自己的保温桶,微笑着说:“谢谢您,干妈。”

  “跟干妈你还客气啥,行啦,快进屋吧,记得每人喝一碗。”干妈说完这句话,准备转身离开。

  我突然想起干爹今晚也喝了不少酒,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如何,马上又问了句:“干妈,干爹现在怎么样?”

  “你干爹和董总差不多——烂醉如泥!”干妈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有些生气。

  我挠挠头,尴尬地笑笑:“干妈,都怪我,如果今天不吃这顿饭,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儿子,你想多了,妈不是这个意思。今天这顿饭,大家都吃得特别开心。只是你爸不应该拉着董总喝这多酒,好好的一顿团圆饭,让他搅和了……”干妈急忙安慰我。

  听干妈这句话的意思,她似乎要将喝醉的责任都推到干爹身上,自己突然感觉很对不住干爹,这个锅很明显应该由董青莱来背,不能甩给干爹。

  “干妈,其实也不能怪干爹,都是董叔不好,他非要和干爹一教高下,结果最后却变成两败俱伤……”我开始为干爹鸣不平,让董青莱和干爹一起背锅。

  “反正他俩都有责任,不然也不会这样。行啦,快进屋吧,别感冒了。我也要回去看看你爹的情况,刚才我上来的时候,让馨馨在照看他。”

  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面带微笑,冲干妈点点头。

  干妈竟然转身朝楼下走去,估计应该是去给干爹盛醒酒汤。她刚走几步,又回头叮嘱我:“别忘记喝醒酒汤!”

  “嗯,不会忘记的。”我冲干妈笑笑,一直站在门口,目送她下楼,直到她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我拎着保温桶走进卧室,随手关上门。

  董青莱依旧静静地躺在床上,还是刚才的那个姿势,唯一的不同是现在竟然打起呼噜。

  来到桌旁,放下保温桶,我小心翼翼地将醒酒汤倒入碗中。

  “爸,醒醒……”我轻轻地摇晃董青莱的肩膀。

  董青莱的鼾声戛然而止,然后“叽里呱啦”地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再次打起呼噜。

  其实自己真不忍心叫醒董青莱,因为他现在睡得特别香。但是又担心他因为醉酒而难受,最终只能狠心把他喊起,于是我计划实施那一招儿!

  我偷偷地解开董青莱的衬衣,然后舔舐他的胸膛。

  董青莱身子微微一震,竟然下意识地坐起来!

  “爸,您醒了,嘿嘿!”我冲董青莱坏笑。

  “臭小子,你竟然偷袭你爸!”董青莱假装很生气,边说边揉脑袋,看他这个举动,酒劲似乎已经上头。

  我端起醒酒汤,坐到董青莱的身旁,轻轻地舀一勺,放在嘴边吹吹:“爸,这是干妈熬制的“豆芽醒酒汤”,喝了它之后,身体会舒服些。来,张嘴,啊——”

  董青莱瞅我一眼,张开嘴。我轻轻地把勺子送向他嘴边,在勺子即将入口的瞬间,董青莱竟然突然闭上嘴!

  “你!”我瞪了他一眼,然后又好声好气地说:“爸,乖,把醒酒汤喝掉,儿子让您搂着睡觉。”

  “不喝……”董青莱先微微皱起眉头,然后又冲我坏笑,“除非你喂我!”

  “爸,我这不是在喂……”我刚说到“喂”字,突然恍然大悟,顿时明白了董青莱口中的那个“喂”字的含义。

  董青莱彷佛看出我明白他的意思,笑眯眯地看着我。

  “真拿您这个老头子没办法!”我又瞪了他一眼。

  自己喝了一小口醒酒汤,含在嘴里,然后慢慢靠近董青莱,最终将醒酒汤喂到他口中。

  董青莱咽下醒酒汤,满脸幸福,“儿子,真好喝,爸还要!”

  我就这样把醒酒汤,一口一口地喂给董青莱,虽然花费了不少时间,但是我们俩却都乐在其中。

  喝完醒酒汤,感觉身子热乎乎的,酒劲确实被清除不少。

  最终我又躺在董青莱的怀里,再次同他相拥入睡,一起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