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九九女儿红 四(感谢 麦^O^ 的打赏)(五一四更结束,大家五一快乐!)
作者:难忘的爱      更新:2021-05-01 21:59      字数:2690
  董青莱深情地唱完这首《九九女儿红》,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肯定哭了,这就是经典音乐的魅力。

  每当你重温某首经典老歌时,藏在大脑深处的部分记忆就会自动被唤醒,回忆如过往云烟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每当自己听《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和《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时候,脑海中就会不自觉地回忆起自己的故乡——杨店桃花驿。

  自从自己离开故乡,来到岛城干爹家,已经将近十年,十年也算是一个轮回。

  每年的清明和春节,自己都非常想家,无奈自己没有回家的勇气。因为回去后,只能独自一人面对空荡荡的老屋,害怕自己再次被孤独吞噬。

  现在不一样了,有一个这么关心自己的好爸爸做心理后盾。即使自己一个人回去面对孤独,应该也不会怎么样。今年的清明,我必须回去,起码给奶奶扫墓。已经将近十年,自己竟然没有回去给奶奶扫过墓,真是不孝,自己有愧于奶奶的养育之恩!

  我走到董青莱的身后,双手放在他的柔软的肚子上,轻轻地抱住他。轻轻地踮起脚尖,自己的下巴结结实实地靠在他的右侧膀子上。

  董青莱的身子微微一震,然后他的温暖而柔软的手轻轻地捏住我的双手,头微微右倾,我们俩的脸轻轻地靠在一起。

  他脸上的泪水,轻轻地滑落,然后流淌到我的脸上。

  “爸,您怎么哭啦。”我抱得更紧,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爸,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过去了,忘掉它们吧,以后儿子陪您,不会让您感到孤单……”

  “儿子……”董青莱紧紧地捏住我的手,感觉他的手在颤抖,他的脸轻轻地在我的脸上蹭蹭,最后迸出了几个字:“爸也怕孤独……”

  “所以我们两个孤独的人在一起,今后就不会孤独啦。”我轻轻地亲吻了下董青莱的脸颊,“爸,接着去吃饭吧。这次您想吃啥,儿子喂您……”

  董青莱点点头,也轻轻地亲吻下我的脸颊。

  我把董青莱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毕竟刚才喝了不少酒,担心他摔倒。这个九九女儿红虽然是黄酒,但是也有度数。我现在都感觉头有点晕晕的,董青莱应该也好不到哪去,他的脸颊早就泛着红晕。

  再次坐到桌子旁,我看了眼酒坛中的酒,竟然所剩无几。没想到,我们俩竟然真的能把这坛酒喝光。

  我将最后的九九女儿红斟在酒杯中。

  “爸,这是最后一杯九九女儿红了。有始有终,这最后一杯,咱俩也应该喝交杯酒吧。”我咧着嘴看着脸颊泛起红晕的董青莱。

  董青莱脸上挂着微笑,没有说话,只是站起身,举起酒杯。

  我站起来,和他面对面,胳膊再次交叉,将各自杯中的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

  喝完这杯酒,董青莱用打着结的舌头,突然说了句:“儿子,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你就是爸的……亏欠,爸……愿意……把下辈子……所有的……爱……都给……你!”

  说完这句话,董青莱竟然坐在椅子上睡着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胡思乱想,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他是故意的吧!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他这算是正式向我表白了吗?但是他现在根本就是醉酒状态,只能算是酒后吐真言吧!

  哎,他平时做事都是雷厉风行,在感情上怎么就变得这么扭捏!

  我喊来服务员,将剩余的饭菜全部打包。趁这个功夫儿,自己从董青莱的口袋里掏出那张黑卡,去楼下前台结账。

  楼下的收银员看了账单后,满脸的不可思议。她瞅了我一眼,又仔细看了账单,彷佛在确认账单是否准确。

  “小哥,一共六万八。给你抹个零头,收你六万六。你是微信、支付宝还是刷卡?”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我,似乎在怀疑我能不能支付这笔饭钱。

  靠!自己在心里不禁爆个粗口。怎么这么贵……

  “能给我看下账单吗?”我吃惊地看着她。

  收银员将账单递给我,看到账单我真的傻眼了!这坛九九女儿红竟然价值五万八,其他的菜加起来才抵得上它的零头。

  董青莱为了这顿饭真是拼了,不过仔细一想,这顿饭似乎又很值,他应该把要对我说的话都说完了,尤其是最后一句。

  “刷卡吧。”我看着账单,拿出黑卡递给她。

  她接过黑卡,看我的眼神瞬间不一样了,好像觉得花这些钱吃这顿饭,完全配得上这张卡!

  结完账,她双手把这张黑卡递给我,还说了句“欢迎下次光临”!

  回到包间,服务员依旧在麻利地打包。毕竟有十八个菜,董青莱和我几乎只喝酒,菜吃得特别少,大部分菜连动都没有动过!这顿饭真的只吃排场和寓意!

  董青莱依旧倚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脸颊的红晕犹在。

  我把自己的椅子轻轻地移到董青莱的身旁,在他旁边坐下,然后将自己的肩膀靠向董青莱,董青莱彷佛知道我坐在他身旁,他的脑袋不自觉地靠在我的肩膀上。

  “儿子,爸先睡会儿……”董青莱竟然还说了句梦话。

  打包的服务员听到声音,转头看向我们。我尴尬地朝她笑笑,对她说自己的父亲喝多了,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睡会,这样他起码舒服点。

  服务员听到我这么说,脸上挂着笑容,还夸我这个儿子真孝顺。

  听她这么夸自己,我特别开心,感觉自己竟然还害羞,不知道脸有没有红。

  十几分钟后,服务员终于把剩余的菜打包完毕,最终整整打包了十八个大盒!

  我轻轻地摇晃董青莱,可是他睡得太死,根本就没有反应。

  我轻轻地拽他的脸,没有反应;我又轻轻地扯他的耳朵,依旧没有反应;我又按压他的肚子,还是没有反应;最终我只能偷偷地摸他裤裆,他那里竟然是硬的!老头子竟然又在做春梦,不知道梦中的那个人是不是自己。

  自己轻轻地摸他几下,董青莱真的醒了,这招还真管用,以后喊他起床就用这招!

  “我亲爱的爸,该回家了……”我色迷迷地看着他。

  “走,爸去结账……”他开始伸手掏口袋,找那张黑卡。

  董青莱先摸摸上衣的内口袋,发现卡不在那里。然后摸摸上衣两侧的口袋,仍然没有找到卡。他显得有些惊慌,马上站起来,开始摸裤子上的口袋,结果还是没有。此时董青莱满脸的疑惑,这表情竟然有点逗。

  “爸,我已经结账了……”我拿出卡在他面前晃晃。

  “臭小子,你又耍老子!”董青莱假装生气地瞪了我一眼。

  我站起来,把卡递给他。他还是不接,冲我使眼色,让我收下这张卡。我还是硬生生地把卡塞进他的上衣的内口袋里。

  最终,我扶着董青莱,拿着打包的饭菜,踉踉跄跄地来到春和楼的门口,开始打车。

  很快来了辆出租车,我把董青莱扶上车,然后自己拎着打包好的饭菜坐到他的身旁。

  “小哥,我们又见面了,真有缘!”司机冲着我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大叔,又是您啊,真的是太巧了。”我也冲他笑笑。

  “去哪里?”他又问了句,声音很宏亮。

  “青……市政府”我刚要说青莱国际大厦,马上意识到不妥,随即换成了市政府。因为市政府就在青莱国际大厦的对面,两者只隔一条马路。

  “好嘞,坐好了。”司机爽朗地回了句,发动车子。

  我们在市政府门前下车,自己一只手搀扶董青莱,另一只手提着打包的饭菜。穿过马路,朝着青莱国际大厦走去。

  董青莱今晚真喝多了,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边走边说着胡话,只是他的舌头早已打结,根本听不出他说的是啥。

  今夜岛城的天空格外晴朗,万里无云。明亮的圆月高高挂在空中,四周点缀着不计其数的繁星,它们共同编织成一个众星拱月的美丽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