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九九女儿红 二
作者:难忘的爱      更新:2021-05-01 11:24      字数:2569
  夜幕降临,中山大街两侧的路灯已经点亮。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洋洋洒洒地点缀着旁边的红砖绿瓦。道路两侧散落着一对对情侣,他们牵着手,有说有笑……

  我看向窗外,满脸的羡慕,又陷入沉思。

  自己曾经也渴望能像普通人那样,拥有一份刻骨铭心的男女之间的爱情!但是这辈子应该不可能了,上天和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我竟然喜欢男人,还是喜欢父辈大的中年男人。

  由于我长得特别帅,外表很阳光,脾气好又平易近人。在大学期间,很多女生向我暗送秋波,但是我都以“学业”为借口,婉拒了她们。我不能接受她们的爱情,因为自己不想辜负她们。

  《圣经》说: “当上帝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必然会为你开启一扇窗!”

  虽然自己无法拥有普通人的幸福美满的异性爱情,但是今后却可以追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同性爱情!

  “儿子……儿子……”董青莱喊了我几句。

  听到他的呼唤,我急忙回过神,离开窗户,再次坐到他的身旁。

  “爸,您喊我?”我笑嘻嘻地看着董青莱。

  “臭小子,你刚才想什么呢?”董青莱假装生气地瞪我一眼。

  “臭小子”、“小兔崽子”……

  这几个词好亲切,我现在特别喜欢董青莱这样称呼自己。

  从美国回来后,每当董青莱这样骂我,我都会感到特别高兴,感觉特别幸福。因为自己现在不再孤单,而是有一个自己爱的人陪伴。虽然董青莱还没有对我说出那三个字,但是我已经知道他也是深爱着我!

  那一天迟早会到来,何必纠结这一朝一夕!

  我假装有些伤感地说:“我在看道路两边的男男女女,人家都成双成对,自己却形单影只……”

  “小兔崽子,你都有老子了,竟然还不知足……”董青莱这次是真的瞪了我一眼。

  听他这么说,我阴阳怪气地回了句:“某人只是把我当儿子……我刚才那句话指的是另一个意思……”

  “你!……”董青莱欲言又止,脸上特别尴尬。

  “爸,我逗您的呢,这辈子有您这个父亲我已经很知足了,哈哈!”我看着哭笑不得的董青莱,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臭小子,又没大没小,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董青莱瞬间起身,一把抓住我,然后轻轻地扯我脸。

  “爸,您再这么扯我脸,不怕我毁容啊……”趁董青莱不注意,我毫不含糊地扯住他的脸。

  “儿子,那你就不怕爸毁容……”董青莱满脸的笑意。

  “毁容也没事,反正下辈子有我照顾您,哈哈!”我又哈哈大笑起来。

  “咔嚓”一声,门开了。

  我和董青莱急忙松开对方,坐到座位上。

  服务员笑眯眯地走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精致的盘子,里面放着一壶酒和两个小盅。她小心翼翼地放下盘子,取出酒和杯子。

  “先生,这就是本店的镇店之宝“九九女儿红”,菜马上做好,您们稍等。”她面带职业微笑,拿着盘子退出房间。

  我仔细打量眼前的这瓶酒,漆黑的坛子上满是灰尘,扎在坛口的红纸也已经破烂不堪,酒坛身上还贴着方形红纸,由于年代久远,红纸已经风化得不成样子,红纸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五个草书大字——“九九女儿红”,从包装上看,这酒也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儿子,今晚陪爸把这瓶九九女儿红全部喝掉!”董青莱突然开口,用的还是不容反驳的语气,“即使不会喝酒也要喝光,这坛酒特别重要!”

  听到董青莱的话,我没有多想,竟然鬼使神差地点点头!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可是从来没有喝过白酒,我是不是疯了?

  “咔嚓”一声,门又开了。

  服务员面带微笑,每人端着一道菜,按着顺序走进房间。然后放下手中的菜,转身离开。

  最后一道菜上桌,我清点下数量,竟然有十八道菜!

  我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摆在桌上的十八道菜,转头看向董青莱,“爸,我们就两个人,你点这么多菜干嘛?”

  “儿子,在这里吃饭,不单是吃饭,而是吃得排场和寓意!”董青莱意味深长地说,他面带微笑看着我,接着说:“岛城“老字号”餐馆中有“三大楼”,而位居“三大楼”之首的就是这里——“春和楼”,它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

  我聚精会神地看着董青莱,专心地听他讲解“春和楼”的历史。发现此时的董青莱更加的稳重可靠,更加有安全感。

  “至于这十八道菜……“十八”拆开就是“双九”,寓意长长久久……”董青莱神采奕奕地说。

  我仍然没有说话,目不转睛地看着董青莱,发现今天的董青莱比平时更加的帅气迷人,更加的稳重可靠,他的气质完全不输鲁振坤!

  “臭小子,你有没有在听!”董青莱看我在发呆,白了我一眼。

  “爸,您接着说,我正听着呢,嘿嘿。”我眼睛微眯,坏笑着问:“这个“长长久久”指哪方面的?”

  “亲情,爱……情……”董青莱说到“爱情”的时候竟然停顿了下,脸颊闪过一抹红晕!

  董青莱竟然也会脸红,简直不可思议!

  “爸,那这坛九九女儿红又有什么寓意?”我满脸笑意地看着董青莱。

  “绍兴一带在女儿出生的那天会酿造一坛酒,然后埋在地下。18年后,自己的女儿长大成人,出嫁的那天再把这坛酒拿出来,作为嫁妆!”董青莱面带微笑,表情很平静,顿了顿,接着说:“从拜堂成亲,到给长辈敬酒,用的都是这坛酒!”

  听董青莱说完这些,我的内心深处传来一阵躁动。董青莱今晚搞得这么有仪式感,难道是要给我惊喜吗?随即我又打消了自己的念头,董青莱暂时应该不会这么做。他应该是想通过这顿饭向我传达一个信号,他爱我。虽然陈可馨告诉过我,董青莱想和我一起走完下辈子,但是那毕竟是道听途说。爱情这方面,必须当事人做出表示。因此董青莱才精心安排了今天这顿饭,就是为了向我传达这个意思。

  “爸,这坛白酒很贵吗?”我好奇地问了句。

  “儿子,谁和你说这是白酒,这明明是黄酒!”董青莱无语地看了我一眼,“今天的这顿饭,最贵的就是这坛酒!”

  董青莱轻轻地扯下坛口的红纸,包间瞬间充满淡淡的米香,这味道真好闻,其中似乎还夹杂着其他味道,我头一回见识到如此香气四溢的酒!

  “小子,怎么样,闻到了吧。”董青莱面带微笑,满脸得意。

  “嗯,这味道真好闻……”我用鼻子嗅嗅。

  “这瓶酒的窖藏时间跟爸的年纪差不多!”董青莱小心翼翼地斟了两杯酒。

  天呐,五十多年的酒,这要多贵啊!我惊奇的发现这酒不是黄色的,竟然带着点红,而且看起来特别厚实,似乎都快成酒浆了!

  “这酒怎么还带点红色,黄酒不是应该是黄色吗?”我又好奇地问了句。

  “小子,黄酒也不是黄色,是琥珀色,也就是橙色。九九女儿红在酿造的时候,里面还增加了“桃花”!”董青莱耐心地给我讲解。

  桃花?桃花竟然还能用来酿酒?

  说起桃花,自己又想起了故乡西边的那片桃林。快清明了,那片桃林应该也快盛开了吧。今年清明我要回家给奶奶扫墓,毕竟自己已经离开故乡将近十年,不知道故乡现在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