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他也爱我?(感谢 长安故里 的小红花)
作者:难忘的爱      更新:2021-04-17 22:08      字数:1889
  “虽然我不想大煞风景,但是为了不辜负妈妈的嘱托,我还是委屈自己当一次坏人吧!”董佳佳面带着微笑,朝着董青莱和我眨眨眼。

  “嗯?”董青莱疑惑的看了眼自己的女儿,似乎猜到了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佳佳,陈可馨要……”

  “爸,您猜对了,借您的小光用一下,哈哈!”董佳佳快速地打断董青莱的话,双手轻轻地放在我的肩膀上,准备推着我去病房,“小光,我妈想和你聊聊……”

  “佳佳,小光是人不是东西,你要问问他自己的意见……”董青莱假装生气地白了自己女儿一眼。

  “我敬爱的叔,什么叫“我是人不是东西”?”我无语地瞪了董青莱一眼,接着说:“我明明就不是东——西……”

  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再也无法收回!此话一出,他们父女俩马上哄笑起来!

  “对……对……对,我们家小光说的没错,他明明就不是东西!哈——哈——”董青莱憋着笑意说完这句话,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

  旁边的董佳佳也是满脸笑意,她用右手轻轻地捂住嘴,只是在那里偷笑。不像董青莱笑得那么明显,还笑得那么大声!

  “叔,您……”我假装很生气地瞪了董青莱一眼,转身对佳佳说:“佳佳姐,我们走吧。”

  “嗯,爸,我和小光先过去了。”董佳佳朝着董青莱做了个鬼脸。

  “小光……”董青莱突然叫了我一声,欲言又止。

  “叔?”我转身看了他一眼。

  “没事,你去吧……”董青莱冲我笑笑,但是眼神中闪过一丝忧虑。

  我冲他点点头,然后在董佳佳的带领下来到病房门口。

  “小光,你自己进去吧,我妈妈想单独和你聊聊。”董佳佳微笑着说,还眨了眨她的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好吧……”我微微皱眉,脸上挂着一丝疑惑,尴尬的冲她笑笑。

  我不情愿地推开门,冲着躺在床上的陈可馨尴尬地笑笑。她微笑着朝我点点头,然后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坐到床头旁边的椅子上。我拖着沉重的步子,慢慢地走到床边,在椅子上坐下。

  由于之前发生的尴尬场面还历历在目,我低着头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不知道陈可馨是不是在打量我……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病房里很安静,气氛也很尴尬。

  自己的内心非常乱,不知道如何打破这个局面。毕竟这是董青莱的前妻,从她的口中可以得到很多有关董青莱的私人信息,但是自己不知道怎么开口。对了!她现在是病人,开口询问她的病情,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陈姨,您的病情怎么样了?”我抬起头看着她,面带尴尬地问了句,此时她正面带微笑地打量着我。

  “肝癌晚期!”陈可馨随口说了句,依旧是面带微笑,好像对自己的病情完全不在乎!

  “陈……姨,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感觉自己好傻,门口明明写的“Cancer”,结果还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没事,我早就想开了。”陈可馨淡淡地回了句,脸上依旧挂着微笑。

  这个话题就这样结束了,我不知道接下来聊什么,又低下头……

  病房又开始陷入沉寂,气氛还是很尴尬!

  “你叫小光对吧?”陈可馨先开口问道。

  “嗯,我叫陈月光,大家都称呼我小光。”我抬起头看着陈可馨,冲着她微微一笑。

  “陈月光……月光……光!”陈可馨看着天花板,在那里自言自语,声音很轻。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我,她的黯淡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光明!

  “小光,你爱董青莱吗?”她用尖锐的目光注视着,突然抛出这么一句话!

  “……”我没有说话,瞪大眼睛,满脸惊讶地看着她。自己的脸上传来一阵燥热,感觉自己又脸红了!

  虽然我清楚陈可馨肯定会问自己和董青莱的关系,但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突然这么问,问的这么直接。难道这就是陈可馨的性格,干脆利落?直截了当?那她是如何猜出我和董青莱的关系的,难道又是女人的直觉?这个问题我应该如何回答她,爱?不爱?

  “我来替你回答吧,你深深地爱着他,对吧!”陈可馨见我没开口,又直截了当地抛出这么一句,“你们果然是深爱着彼此!”

  等等……我爱董青莱这个我承认,自己也多次向董青莱吐露过心声!这应该叫单方面吧,在她口中怎么就成了“彼此”?等等……难道是刚刚董青莱告诉她的?也就是说董青莱真的“爱我”,TZ的那种“爱”?天呐!这个信息太劲爆了!我必须想办法确认下……

  “陈姨,您搞错了吧,我爱董青莱不假,但是董青莱他不爱我!我只是他的干侄子,我们俩只是叔侄关系而已!”我一口气说完这句话,还特地强调董青莱和自己的“叔侄关系”!

  “他自己亲口承认的……”陈可馨十分肯定的说完这句话,然后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他竟然还没有告诉你?这可不是董青莱的做事风格!”

  天呐!听到陈可馨的这句话,我瞬间感觉心花怒放!叔果然是爱我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向我吐露心声!他肯定有自己的苦衷。

  “陈……姨,您……骗我的吧!”我假装特别吃惊,故意吞吞吐吐地说道。

  “小光,我是一个快死的人,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她苦笑道,再次用尖锐的目光注视着我。

  “……”我狐疑地看着她,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