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不愿提及的过往(感谢 zackzheng 长安故里 鲜肉包子 的打赏)
作者:难忘的爱      更新:2021-04-16 15:08      字数:2568
  陈月光说完最后一句话,揣着已经凉透的心冲出病房,董佳佳紧随其后!

  此时的病房中只剩下董青莱和他的前妻陈可馨。

  董青莱仍然保持刚才的姿势,呆呆地站在那里,目光呆滞地看着自己的右手,那只还处在颤抖中的右手,那只刚才还紧紧地拽住自己的小光的右手!

  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在董青莱的脑海中无限循环,他的眼中塞满了泪水。

  “青莱……青莱……青莱……”陈可馨不停地呼唤着董青莱的名字,声音嘶哑低沉。

  听到陈可馨的呼喊,董青莱强忍泪水。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他的眼中再次充满无穷的怒火。董青莱伸出左手,迅速地按住右手,用力将其紧紧地捏住,使其不再颤抖!他缓缓地抬起头,怒火中烧地看着陈可馨,这个曾经抛弃自己和佳佳,一个人远遁美国的人!

  “陈可馨,你到底想干什么?”董青莱眉峰紧皱,咬着牙根问道。

  “青莱,你还不去追他吗?”陈可馨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倒不假思索地说出这么一句,语气中带着劝意!

  “老子的事情,用不着你管!”董青莱提高嗓门儿,冲着陈可馨吼了句。

  “青莱,我这是为你好。”陈可馨有些委屈地说,声音依旧很轻。

  “呵呵,为我好?”董青莱无奈地笑笑,有些自嘲地低声反问道,很快他心中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你他妈的这是为我好?如果不是看到你,老子会情绪失控?”

  “刚才对那个小帅哥乱发脾气的人可不是我,而是你——董青莱!”陈可馨突然提高了嗓门,她愤怒地看着董青莱,继续对他吼道:“让他滚的人也不是我,还是你——董青莱!”

  董青莱微微一震,似乎被陈可馨的这两句话给震住了。他又呆呆地站在那里,低着头,没有说话,陷入了沉思!

  骂自己的小光的人确实不是陈可馨,而是自己——董青莱!让自己的小光滚的人也不是陈可馨,还是自己——董青莱!可是自己当时的怒火,原本是要发泄在陈可馨的身上,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控制好情绪!

  “青莱,你喜欢他,对吗?”陈可馨用尖锐的目光直视着董青莱,但是语气变得温和起来。

  听到陈可馨的这句话,董青莱的身子又微微一震,他下意识地躲避陈可馨的视线,被按住的手又开始剧烈地抖动!董青莱突然发现,在和陈可馨的交锋中,自己竟然处于下锋,这一点让他完全不能接受!

  “看来被我说中了,哈——哈——”陈可馨见董青莱没有说话,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说完还发出尖锐的笑声。

  “陈可馨,你只猜对了一半,老子不光喜欢他,老子还深深地爱着他!”董青莱霸气地说完这句话,突然感觉自己的内心无比的舒畅。董青莱完全控制住激动的情绪,理性战胜了感性,他又补充了一句:“他是我——董青莱下半辈子唯一的爱人!”

  “不只是“喜欢”,而是“爱”吗?”陈可馨小声嘀咕了句。

  听到董青莱的回答,陈可馨的身子微微一颤,她觉得董青莱已经疯了,他竟然爱上了一个男人。多年不见,自己的前夫竟然变成了一个TZ!

  “青莱,你怎么会变成这样?”陈可馨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董青莱,满脸疑惑地问道。

  “陈可馨,你竟然还有脸问我这个问题?”董青莱眉峰紧皱,愤怒地看着陈可馨,“都是拜你所赐!”

  “我……”陈可馨欲言又止。

  “当年如果不是你自私,抛弃了我和佳佳,老子现在会变成这样吗?”董青莱情绪又开始变得激动起来,恶狠狠地说了句:“不过我也要感谢你,不然我也不会遇到我的小光!”

  “……”陈可馨欲言又止,静静地看着董青莱,眼中充满了忧伤。

  “解释啊,怎么不解释了?”董青莱依旧不依不饶地说,“刚才的勇气去哪儿了?”

  “青莱,对不起,我不应该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抛弃你和佳佳,自己一个人追随初恋来美国……”陈可馨带着浓浓的歉意说完这些,深深地叹了口气。

  “对不起?你也配说这三个字?”董青莱恶狠狠地盯着她,“当初老子为了你,为了我们俩之间的爱情。我和自己的父母反目,本以为可以和你长相厮守,结果到最后换来的竟然是你的无情的背叛!”

  “我……”陈可馨又欲言又止。

  “当我们俩辛辛苦苦创立的“馨莱”在摇摇欲坠的时候,我带着佳佳回到美国,受尽了继父的无尽奚落、冷嘲热讽,最终还是成功说服他给公司注资!”董青莱越说越激动,“那个时候,你陈可馨在哪里?”

  “当佳佳一天天长大,整天哭着喊着找妈妈的时候,你陈可馨又在哪里?”董青莱恶狠狠地盯着陈可馨。

  “我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陈可馨低着头,她不敢注视董青莱的愤怒的目光。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病房陷入了沉寂。

  “青莱,我还是恳求你念在我们俩“一日夫妻,百日恩”的情分上原谅我,我不想带着这个遗憾离开这个世界。”陈可馨哭哭啼啼地说道,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董青莱。

  “你的病治不好了吗?”董青莱的情绪恢复了平静,有些于心不忍。

  “青莱,你是在关心我?”听董青莱这么问,陈可馨的黯淡的眼神中再次闪过一丝光明。

  “我们俩早就结束了,二十年多年前就结束了,我只是不想让佳佳伤心!”董青莱皱着眉风,冷冷地说道。

  “肝癌晚期,活不了几天了……”陈可馨听了董青莱的回答,眼神中的那丝光明再次淹没在黯淡中,她又自言自语地说:“曾经的自己抛弃了你和佳佳,现在的我又被自己的初恋抛弃,这应该就是报应吧!”

  “青莱,答应我,帮我照顾好佳佳!”陈可馨深深地叹了口气,“佳佳是个好孩子,她非常的善解人意。当她得知我因为病重被自己的丈夫抛弃后,就隔三岔五的来看我,陪我聊天……”

  董青莱看着陈可馨,没有说话。

  “有一次,佳佳问我现在有什么特别想实现的愿望……”她说着摸了摸眼泪,又接着说:“我告诉她,我想在临走之前见你爸爸——董青莱最后一面,希望他能原谅我,我不想带着这个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董青莱将自己视线从陈可馨的身上移开,眼中似乎闪着泪光。

  “前两天佳佳来看我的时候特别高兴,她说给我准备了一个惊喜!”陈可馨眼中闪着泪光说道,“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青莱你竟然真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董青莱迟疑了。

  病房的门突然被撞开,董佳佳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来。

  “爸,不好了,小光要回国!”董佳佳用焦急地眼神看着董青莱。

  听到佳佳的话,董青莱整个人像疯了一样,还没出门就摔了一跤,他瞬间爬起来,冲出门外。

  董佳佳刚要转身离开被陈可馨叫住了。

  “佳佳,一会儿你千万要想尽一切办法留住小光。小光对你的爸爸特别重要,妈妈还想单独和他聊聊,好吗?”陈可馨用慈祥和蔼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女儿。

  “嗯,您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董佳佳冲陈可馨点点头,脸上划过一抹坚毅,转身跑出病房。

  病房里,只剩下陈可馨一个人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她嘴角微微上扬,脸上挂着微笑,歪着头看向窗外的天空。

  天空依旧是那么蓝,没有一朵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