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裂痕(感谢 哼曲儿 的打赏)
作者:难忘的爱      更新:2021-04-15 22:52      字数:2317
  元叔驾驶着劳斯莱斯,已经在马路上疾驰了半个多小时。不知道是古斯特的稳定性好,还是元叔的驾驶技术精湛,劳斯莱斯行驶得稳稳当当,竟然没有丝毫的颠簸感!

  我坐在元叔旁边的副驾驶的位置,董青莱和他的女儿董佳佳坐在后排。大家谁也没有开口说话,车内非常安静,我彷佛又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时间给人的感觉往往就是这样,你越是让它快点儿走,它越是走得度日如年!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感觉自己正在被无尽的沉默慢慢地吞噬,必须找点事情做,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于是我透过车内的后视镜,开始观察他们父女二人。董佳佳正在低头看着手机,她时不时的点击屏幕,发出“啪啪”的打字声,应该是在和别人聊天。我又将视线转移到董青莱的身上,结果发现他此时也正在瞅着前方的车内后视镜。我俩的视线正好撞在一起,我马上白了他一眼,结果董青莱笑了,竟然还笑出了声!

  董青莱突如其来的笑声终于打破了车内的宁静,气氛也稍微活跃起来。

  “爸,你突然笑啥?”董佳佳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着董青莱。

  “没……没啥。”董青莱脸上飘过一丝尴尬。

  董佳佳见董青莱不想说,她也没再多问,感觉她真的很懂事。

  元叔虽然没有开口,但是我发现他刚才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我一眼,他应该看到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只是看破不说破罢了!

  车内再次安静下来。

  我无聊地抬头看向天空:天空还是那么蓝,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远方飘来了一朵乌云。

  又行驶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车子缓缓地驶入一家医院。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只会跛脚英语的自己竟然正确的读出了医院的名字——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

  我们把车子放在停车场,在那四个黑人壮汉的护送下,进入了陈可馨所在的楼层,楼层的入口写了一个很大很醒目的单词——“Cancer”。元叔和保镖留在电梯附近的等候区等待,董青莱、董佳佳和我朝着病房走去。

  董佳佳一个人走在前面,董青莱和我并排地走在她的身后,很快我们来到了病房的门口。她轻轻地推开门,一只脚已经迈进了病房。

  “叔,我能不进去吗?”我用左手轻轻地扯了下董青莱的右手,小声地问了句。

  结果董青莱鸟都没鸟我,一把将我拽进了病房,还死死地拽住我的手——不松开!

  “妈妈,您看我带谁来看您了?”董佳佳情绪有些激动的对着躺在病床上的人说道,然后她移身站到床尾。

  躺在病床上的人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两个牵着手的人。她原本充满绝望的眼神中竟然硬生生地挤出一丝希望,这丝希望彷佛是无尽的黑暗中突然涌现出的一道光!

  对于同董青莱的前妻——陈可馨见面,我曾经设想过很多种出场方式。但是我做梦都没有料到,最终自己会以这种尴尬到极点的方式同她见面!

  不光是陈可馨看懵了,此时站在床尾的董佳佳也是彻底懵了!

  董青莱和我牵着手看着眼前的陈可馨,陈可馨瞪大眼睛看着牵着手的董青莱和我,董佳佳吃惊地看着我和董青莱!

  现在病房中的气氛非常非常的尴尬!

  “青莱,真的是你吗?你怎么来了?我不是在做梦吧?这位是?”陈可馨先打破了沉默,她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董青莱,好像她根本就不知道董青莱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董青莱面对陈可馨的一连串儿的发问,他自己也懵了!

  “不是你让佳佳……”董青莱瞬间撤出大嗓门儿,在说到“佳佳”两个字时突然停止。他的眉峰紧皱,似乎看穿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董青莱刻意地压制住自己眼中的怒火,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董佳佳对于自己的父亲——董青莱的精神攻击好像完全免疫,她还冲着董青莱做了个鬼脸!

  我站在一旁暗中观察董佳佳,她此时竟然在偷偷地朝陈可馨使眼色!

  原来促成这次“历史性见面”的背后操纵者真的是董佳佳!她表面上看清来温文尔雅,实际上心思极为缜密!不光我被蒙在鼓里,连董青莱和陈可馨都被她蒙在鼓里!

  “青莱……这位是?”陈可馨还是把话锋转移到了我的身上,一脸疑惑地打量着我。

  也是,能和董青莱牵着手站在她的面前,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

  “您……好,陈姨,我……是……董总……的……助理……”我有些紧张的支支吾吾地说道。

  “助理个屁!你紧张个屁!谁是你陈姨?谁是董总?给老子滚!”董青莱的情绪彻底失控,眼中充满了愤怒,他提着大嗓门儿铺天盖地的向我骂来。董青莱似乎把刚才原本应该发泄在董佳佳身上的怒火,毫无保留的发泄在了我的身上。此时自己竟然变成董青莱的出气筒!

  这是董青莱第一次不留情面的骂我,还是当着外人的面,而且这个外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前妻和女儿!虽然他骂得不难听,但是自己的内心非常痛苦。我的眼中瞬间充满泪水,自己咬着牙根强忍。泪珠在眼中不停地打转,随时都有可能滑落!

  刚刚拥有的幸福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越飞越高,头也不回地离自己远去。宽广明亮的阳关道再次变成狭窄黑暗的独木桥。那些曾经被自己囚禁的痛苦的回忆瞬间冲破封印,争先恐后地浮现在自己面前!

  “您……们……聊,我……滚!”我强忍泪水,嗓子挣扎了很久,才艰难地迸出这几个字,自己奋力地从董青莱的手中抽回左手,头也没回的冲去病房。

  “妈,您们俩聊吧,我去追小光……”董佳佳狠狠地瞪了董青莱一眼,飞快地冲出病房……

  董青莱呆呆地站在原地,目光呆滞地注视着自己的右手,那只刚才还紧紧地拽住自己的小光的左手的右手。他的面部在抽搐,他的四肢也在抽搐,他的整个身体都在抽搐!

  董青莱做梦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样骂自己的小光,还是不留一点情面的骂,而且是当着自己的前妻陈可馨和自己的女儿董佳佳的面骂!自己刚才为什么要那样对待自己的小光,为什么要让小光滚?

  此时的董青莱感觉自己的内心在哭泣,在流血。那道射入他黑暗的内心世界中的光突然消失了!他再次成为了那个没有小光的“月光下的老董”!

  漆黑的夜空,死一般的沉寂。高空中挂着一轮寒月,凄凉的月光彷佛带着刺骨的寒意洒落在地上。此时在地上坐着一个人,他孤单地坐在那里,一个人抽着闷烟,目光呆滞地看着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