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董青莱的母亲
作者:难忘的爱      更新:2021-04-11 23:59      字数:2541
  车子在机场高速上疾驰,两侧的摩天大楼飞速地移向后方。

  我歪着头,透过车窗的玻璃,注视着天空。此时的天空很蓝,像一块儿刚用抹布擦过的玻璃,晶莹剔透,没有任何杂质!我曾经一直以为岛城的天空是最蓝的,没想到这里的天空竟然比岛城的天空还要蓝。如果说岛城的天空的蓝色是深天蓝,那么这里的天空的蓝色就是纯蓝!

  联想到岛城的天空,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从昨天出发去机场一直到现在,自己还没有给干爹发过微信消息报平安。想罢,我急忙掏出手机准备给干爹发微信。晕,手机竟然没有信号!

  “小光,我们现在是在美国,不是在中国,你的手机流量在这里是用不了的!”他瞅了我一眼,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热点,“连我的热点吧。”

  我冲他笑笑,一把抓过他的手机,开始捣鼓。

  正在开车的元叔,通过车内后视镜,看到了刚才我拿董青莱的手机的这一幕,他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

  “哈哈,终于有信号了。”我乐呵呵地说,然后给干爹发了一条信息。

  我:干爹,我已经安全到达美国,一切顺利,请您放心!/呲牙

  “唉?好奇怪啊,干爹怎么还没有回信息呢。”我心里有些纳闷,自己小声嘀咕道,“干爹平时回我的信息的速度都是很及时的,毫不夸张的说跟秒回没有什么区别!”

  “傻小子,说你傻,你还不愿意听,你的地理知识真的是白学了!”董青莱听到了我的自言自语,怼了我一句:“我们现在是在美国,美国和中国是有时差的,现在是美国时间12点多,如果换算成北京时间,现在是凌晨3点多!”

  “晕,怪不得!”我恍然大悟,然后笑着对他说:“我大学就没有学过地理,以前的地理知识早就还给地理老师了,哈哈!”

  “你小子还嘴硬,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董青莱抬起右手捏着我的脸轻轻扯了扯,而我则用双手紧紧地握住他的右手的手腕。

  前方的元叔,看到董青莱和我的这个举动,起初是一脸的茫然,最后他竟然会心地笑了!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传来“叮”的一声。

  我的双手急忙松开董青莱的手腕,右手拿起手机,干爹竟然给我回了信息。

  干爹:抱歉儿子,干爹一直在等你的消息,结果等着等着,自己竟然睡着了。/拥抱

  我马上给干爹回了一句。

  我:干爹,儿子惭愧,又让您受苦了,您睡会儿吧,毕竟明天还要上班呢。/亲亲

  干爹:嗯,儿子平安落地,干爹就放心了,有事记得给干爹发微信、打电话。/亲亲

  我:嗯,干爹再见。/再见

  干爹:/再见。

  旁边的董青莱从我收到干爹发来的第一条信息开始,就歪着身子,脖子伸得老高,看着我和干爹发微信。

  “怎么样,您猜错了吧。”我得意洋洋地看着他,“我干爹不管多忙,都会第一时间回复我的信息。”

  “切……”董青莱白了我一眼,转头看向窗外。

  我没有听错吧,他竟然也会说出“切”这个词!

  前方的元叔听到董青莱说出这个词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然后脸上又露出了快乐的笑容。

  车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驶离了高速公路,现在行驶在沿海公路上。

  董青莱摇下车窗玻璃,温暖的海风穿过窗户徐徐地涌入车内,轻轻地扑打在脸上,这种感觉好舒服。不知不觉就产生了睡意,我刚闭上眼,董青莱就捏了捏我的鼻子。

  “小光,现在还不到睡觉的时候,醒醒!”他说完又捏着我的脸轻轻地扯了扯。

  “叔,您就让我谁会儿吧,我真的好困。”我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

  “啪”的一声。

  唉?我的脸怎么不痛,难道我是在做梦?

  我急忙睁开眼睛,看着董青莱,此时他正偷偷地冲着我笑,边笑边搓着双手。

  “叔,您竟然吓唬我。”我白了他一眼,“还有多久到家啊?”

  “乖,听话,坚持会儿,马上就到了。”他突然拿出慈父的口吻轻轻地对我说道。

  听到他的这句话,我立马清醒了,伸了伸懒腰。我发现元叔正在通过车内的后视镜观察我们,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猜疑。

  很快,我们好像驶入了一个别墅区。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幢大别墅的门口。

  “还没坐够?下车。”董青莱见我在那里发呆,瞅了我一眼说道,说完他自己开门先下去了。

  “噢。”我急忙回了句,也快速下了车。

  元叔看到我们俩下车后,就把车子开进了车库里。

  “叔,我有点紧张。”我跟在董青莱的身后,小声说道。

  “你紧张啥,又不是来见婆婆!”他开玩笑地说道,说完还冲我坏笑,“家里也没有外人,就我母亲和佳佳!”

  “叔,那我怎么称呼她们。”我又小声问道。

  “傻小子,我妈你肯定喊奶奶啊。”他回头冲我笑笑,又接着说,“至于佳佳……小光,你今年多大了?”

  “23。”我不假思索地说,“叔,您今年贵庚啊?”

  “你猜。”董青莱突然和我打起了哑谜!

  “无聊,不说算了,反正你肯定50多了。”我假装生气地说道。

  “叔今年已经54了,都成老头子了。”他冲我微微一笑,又想起了什么,“佳佳比你大,你喊她姐姐。”

  “嗯,明白。”我冲他笑着点点头,“叔,您保养的真好,根本不像是50多岁的人!”

  “真的?那你刚才还说叔肯定50 多了。”他白了我一眼,似乎瞬间想到了什么,“好你个小兔崽子,又套叔的话,等晚上看叔怎么收拾你!”

  很快,董青莱带我穿过前门进入高大宏伟的门厅,紧接着是一个巨大宽敞的客厅,左手边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户,可以俯瞰大海,右手边是厨房,靠墙的地方有一个华丽的壁炉,客厅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巨大的长方形实木餐桌,餐桌的两边各摆着5把椅子,餐桌的正上方是高高的天花板,天花板上挂着金碧辉煌的吊灯,客厅的最里面是通往二楼的楼梯,楼梯旁边竟然还有一部家用电梯,至于卧室和浴室应该都在二楼。

  我仰起头看向二楼,卧室和浴室果然均匀的分布在那里!

  “小莱,你终于舍得回来看我这个老婆子了。”耳朵里传来了一个老人的说话声,话语间似乎带着责怪的语气。

  我循声看去, 一个佣人推着轮椅慢慢地向我们走来,轮椅上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

  由于她坐在轮椅上,无法判断她的身高,但是上身比较瘦弱,皮肤很白,但是布满了皱纹,一身灰色休闲太极服,脚上穿着一双平底布鞋。她虽然年事已高,但是精神很好。此时,她正用慈祥的眼神看着我们。

  “妈,看您说的,儿子这不是回来看您了嘛。”董青莱急忙安慰她。

  “奶奶,您好。”我也紧跟着董青莱叫道。

  “小莱,这个孩子是你的?”老奶奶面带疑问。

  “侄子。”董青莱急忙说。

  “助理。”我急忙说。

  “啊?”老太太吃惊的看着我们俩,我们俩也面面相觑地看着对方。

  “助理。”董青莱又急忙说。

  “侄子”我又急忙说。

  “嗯?”老太太又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们俩,我们俩又面面相觑,董青莱瞬间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闭嘴,他的眼神中又划过一丝坚毅。

  “妈,这个是我认的干侄子,小光。”董青莱坚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