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管家元叔
作者:难忘的爱      更新:2021-04-11 15:15      字数:2462
  “飞机即将开始下降,请大家将座椅调直,收起小桌板,打开遮阳板……”飞机上传来广播声。

  听到广播后,我缓缓地睁开眼,发现刚刚自己和董青莱又抱在一起睡着了。

  “叔,快醒醒,飞机要开始下降了。”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

  “小光,别闹,叔好累,让叔再睡会儿。”董青莱懒洋洋地说道。

  “咚,咚,咚。”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您好,先生,飞机即将开始下降,现在需要调整座椅,麻烦开下门好吗?”门外传来空姐的说话声。

  “好的,稍等……我们正在穿衣服。”我着急忙慌地回了句,这句话刚说出口,就感觉不对劲儿,明明只回复一句“好的,稍等”就可以了,自己为什么偏偏还要加上后面那句,简直是画蛇添足,自寻尴尬!

  “叔,起—床—啦—”我贴在他耳边轻轻地吼了一嗓子。

  “臭小子,你想把叔的耳朵给震聋啊!”董青莱打了个激灵儿,立马坐起来。

  “我亲爱的叔,谁让你刚才赖床呢。”我冲着他坏笑,“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可是要对你下狠手了哦,嘿嘿!”

  “小兔崽子,这才多大会儿,你就开始没大没小了。”董青莱假装生气地白了我一眼,“看来叔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求之不得!”我麻利地换上衣服,假装去开门。

  “好你个小兔崽子。”我从他身旁经过的时候,他一把抓住我,然后把我搂在怀里,轻轻地咬了下我的耳朵,“让你再不听话。”

  “您好,先生,请问我可以进来了吗?”空姐似乎听到屋内有打闹的声音,以为我们已经穿好衣服,又开口询问。

  “催什么催,在门口给老子等着!”董青莱瞬间提高嗓门,冲门外大吼一句。

  “抱歉,先生。”门口的空姐面对董青莱的怒吼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先开口道歉!这是什么世道,真的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吗?我不禁有些无语。

  几分钟后,在我的协助下,董青莱换好衣服。我走到门口打开门,那个极品空姐面带微笑地站在门外。

  她先是冲我们微微一笑,然后走到董青莱的面前,正要给他鞠躬道歉。董青莱直接从她身旁走过,看都没看她一眼。极品空姐脸上好像写满了尴尬,她的脸瞬间羞得通红。我急忙走到她身旁打了个圆场,不然这个极品空姐根本下不来台。

  她麻利地收拾完房间,调整好座椅,临走前又给董青莱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然后才转身离开。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不禁感叹,空姐这个行业其实也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光鲜亮丽,碰到脾气好的乘客还好,万一碰到董青莱这样子的乘客,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

  “小兔崽子,你的眼珠子又快瞪出来了!”站在我身后的董青莱轻轻地扯扯我的耳朵,“你是要站在这里降落吗?还不快进去坐到座椅上系好安全带!”

  “遵命,叔!”我冲他点点头,屁颠屁颠地坐到座位上。

  “这还差不多!”他又白了我一眼,自己也在座位上坐好。

  半个小时后,飞机于当地时间11:50稳稳地降落在美国洛杉矶国际机场。

  洛杉矶是美国的第二大城市,又名“天使之城”,坐落在此处的洛杉矶国际机场也是大的出奇,竟然有9座航站楼!

  董青莱依旧不慌不忙地走在前面,我紧随其后。刚出航站楼,取完行李,董青莱就带着我直奔出口。我发现前方的出口处有个人举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恭迎董总”。

  这个人瘦高个儿,身高估计有1米8,一身灰色西装,脚上穿着一双黑皮鞋。他的头顶全秃,眉毛修得老长,鼻子很尖,上唇顶着八字胡须,下巴接着一捋厚实的长胡子,他的须发全白,估计起码有65岁以上!

  “叔,举牌子的那个人是在等我们吗?”我小声问了句。

  “废话!那这里还有第二个“董总”吗?”他回头白了我一眼,继续向前走。

  “这里人这么多,那可说不准。”我小声地顶了他一句。

  我们走到长胡子的面前,他的双眉缓缓舒展,嘴角微微上扬,脸上瞬间露出一丝微笑,接着他冲董青莱喊了句:“少年,您回来了。”

  听到他这样喊董青莱,我内心不禁有些想笑,董青莱现在都50多岁了,这个长胡子竟然还喊他“少爷”。

  董青莱倒是乐在其中!更令我感到诧异的是,董青莱竟然主动和他握手,然后面带着微笑,用稍微带有责怪的语气说:“元叔,不是已经说好让下人们来就行,您怎么还亲自来了!”

  我第一次听到董青莱说话时用敬辞“您”,自己开始好奇这个长胡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少爷,老夫人都等不急了,一大早就催我过来接您。”他用温和的目光看着董青莱,脸上挂着微笑,然后将视线转向我,“这位是?”

  “他是小光。”董青莱回了他一句,然后瞅瞅我,“小光,这位是家里的管家黄忠元,你喊他“元叔”就行。”

  “元叔,您好,我叫陈月光,您喊我小光就行啦。”我还是第一个开口,伸出右手冲他笑笑。

  “小光,你好。”他见我要和他握手,急忙也伸出右手。

  当我和元叔的右手握在一起的刹那间,感觉自己的右手又被一股力量包围,他这股力量不同于司机张金彪的蛮力,而是一种柔中带刚的柔力!

  我从小就不受力,感觉手有点微微作痛,急忙抽回右手,眉头微微皱起,脸上还要挂出一丝微笑,自己就用这种有些诡异的表情抬头盯着他。他的长眉微微上抬,眉峰紧皱,他那修长的双眉下竟然隐藏着一双修长的丹凤眼,此时他正用闪着寒光的眼神俯视着我!

  看到他那充满寒意的眼神,我不禁打了个哆嗦,这种感觉和昨天同张金彪见面时的感受如出一辙,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自己不禁在心里琢磨,董青莱身边的人怎么个个都拥有一双闪着寒光的眼睛。

  元叔好像看出我被他刚才的眼神给吓到了,急忙冲我笑笑。而我只能双眼一眯,嘴角微微上扬,应是挤出了一丝略带尴尬的微笑来回应他。他看到我的微笑后,摆头给站在他左边的那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个人很识相的走到我面前接过行李箱。

  元叔走在前面,董青莱和我走在中间,拿行李的那个人走在最后面,队伍周围还围着四个身形魁梧的黑人壮汉。

  “叔,这四个人是干嘛的?”我偷偷地问董青莱。

  “傻小子,你看不出来吗,他们是保镖啊。”他没好气地回了我一句,似乎对我的这个问题很无语。

  我自己瞬间明白了,现在是在美国,不是在中国。美国的治安不是很好,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美国这个地方发生枪击事件,那个地方发生抢劫事件……

  最后我们来到地下停车场,他们竟然开了三辆车过来接机,一辆黑色款劳斯莱斯古斯特,两辆悍马!

  董青莱和我跟随着元叔上了劳斯莱斯,其余的5个人分坐在那两辆悍马上。

  第一辆悍马开路,紧接着是元叔驾驶的这辆劳斯莱斯,第二辆悍马垫后。三辆车缓缓地驶出洛杉矶国际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