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董事长的司机
作者:难忘的爱      更新:2021-04-28 20:25      字数:2678
  充实的一天过去了,我一个人摆着“大”字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脑海中浮现出这两天发生的点点滴滴:首先因为自己迟到,错过了原本的人事岗位的面试,进而偶遇董青莱,阴差阳错地成为他的私人助理;其次在对董青莱一见钟情的同时,我终于承认了自己的TZ倾向,而他对自己仅仅是关爱有加;由于相处的时间太短,对他知之甚少,在别人眼中他总是蛮横无理、不可一世,而在自己眼中他却是慈祥可爱、善解人意;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生经历,铸就了他对比如此鲜明的性格,他到底有着怎样鲜为人知的过往,这次美国之行也许会得到一些答案……

  “叮——”

  微信收到一条消息,是干爹发来的。

  干爹:儿子,第一天上班,一切还顺利吗?/拥抱

  我:嗯,特别顺利。/呲牙

  干爹:你现在干啥呢?

  我:我在收拾东西,明天要去美国。

  干爹:去美国,明天?

  我:是的,其实我不想去,但是董青莱非要拽着我。

  干爹:儿子,别气馁,对你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拥抱

  我:嗯嗯。/呲牙

  干爹:儿子,你先忙,有什么事情别忘记给爸发微信、打电话。

  我:嗯嗯。/呲牙

  干爹:爸现在还在外面喝酒应酬,你照顾好自己。

  我:干爹,您少喝点儿噢,再见。/再见

  干爹:/再见。

  我依旧躺在床上,根本就没有收拾行李,因为我也没有行李需要收拾。自己对干爹撒谎,只是不想把自己目前躺在床上发呆这件事情告诉他,怕干爹担心。自从父亲去世,母亲带着哥哥姐姐改嫁,留下我和奶奶相依为命,再到奶奶离世,自己有着太多痛苦的经历,现在干爹是我最亲的人,我不能让他为我操心。

  明天就要飞往美国,虽然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坐过飞机,没有出过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感觉不到丝毫的快乐,相反内心充满伤感。也许是因为这次去见的人是董青莱的前妻陈可馨,他们俩的关系最终以悲剧收场,而自己本身经历过太多的悲剧,内心会不自觉地抵触吧!

  也许是第一天上班,自己还没有适应这种生活节奏,疲劳感慢慢地爬满全身,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自己侧卧在床上,面朝那扇虚掩的卧室门,被子只盖了半个身子。现在刚入春不久,晚上睡觉还是有些冷,自己的身子被冻得微微发抖。这时董青莱从门外走进来,他还是上午的那身打扮,只是脱去了上衣,穿着白衬衣,打着紫色领带。他蹑手蹑脚地走到我身边,看着我被冻得瑟瑟发抖的身子,连忙给我盖好被子,掖好被角。他挪了把椅子,坐在我的面前,面带着微笑,用柔和的目光注视着熟睡中的我。他坐了一会儿,起身来到我的面前,抬起手轻轻地摸摸我的头,他将身子微微前倾,嘴唇轻轻地亲吻了下我的额头,然后轻轻地关上门,转身离开了……

  他离开后,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刚才露在被子外的身体,此时那里已经重新覆盖好被子。这个梦真的好真实,难道刚才的那一幕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莫非董青莱刚才真的来过,而且还给我重新盖好被子,最重要的是他还偷偷亲吻了我的额头?但是我随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这不是他的性格,不是他能做出的事情!

  ……

  “也许牵了手的,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许有了伴的路,今生还要更忙碌。”

  “所以签了手的手,来生还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没有岁月可回头。”

  ……

  一觉醒来,耳边竟然又回荡着苏芮的那首悦耳动听的《牵手》,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我习惯性的抓起手机,看了眼时间,现在是5:20!

  “啪,啪,啪。”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小光,快起床!”董青莱在门外扯着大嗓门儿喊我。

  “董总,门没关!”我大声回了他一句。

  我的话音刚落,他走了进来,依旧是昨天的那身打扮。他右手掐着抽了半根的雪茄,嘴里吐着烟圈,瞅着还躺床上的我,用催促的口吻说:“快点起床洗漱,给你半个小时间,司机待会儿送我们去机场!”

  “哦。”我答应道,说完又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董总,您昨晚来过我的房间吗?”

  “没有,我回来的时候你早就睡着了!”他干脆利落地回了句,话语间没有丝毫迟疑,面部表情也毫无波动,他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我拿起手机,打开秒表,开始计时。自己立刻翻身起床,整理好被褥,洗漱完毕后,开始整理发型,还是那句话——“头可断,发型不可乱!”

  整装完毕,我看了眼手机,对自己的表现比较满意,用了20分钟。我拖着行李箱,来到客厅,此时董青莱倚靠在沙发上,还是那个经典姿势,他的对面坐着一个中年人。

  我来到他们身边,中年人立马起身,笔直地站在那里,和我打了个照面。他的皮肤黝黑,国字脸,坚挺的双眉下藏着一双深邃的双眸,里面竟然闪着寒光,鹰钩鼻,嘴唇宽大而厚实,胡须虽然刮过,但是嘴边和下巴还留有残存的胡茬儿,个子比董青莱高,估计有1米8,身材匀称健壮,一身灰色耐克运动服,脚穿一双耐克运动鞋!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一名退伍军人。

  他见我过来,急忙伸出右手。握手瞬间,感觉自己的右手突然被蛮力包围,我抬头瞅了他一眼,发现他眉峰紧锁,正在用闪着寒光的眼神看着我,丝丝寒意袭上心头,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我急忙把手抽走,眉头紧皱地瞪着他。中年人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收回充满寒冷的眼神,双眉舒展开,冲我微微一笑。

  “小光,这位是我的司机。”刚才我和中年人握手的尴尬一幕董青莱都看在眼里,他急忙打了个圆场,想以此来缓解此时的尴尬气氛,“他是自己人。”

  “您好,我叫陈月光,是董总的私人助理,很高兴认识您。”我首先自报家门,依旧皱着眉头瞪着他。

  “张金彪。”他大声回了句,声音很洪亮,似乎再次印证了我的推测——他就是一名退伍军人。

  “既然大家都认识了,那就立刻出发!”董青莱看了我和司机一眼,用严肃的口吻说道。

  几分钟后,张金彪开着董青莱的劳斯莱斯在马路上驰骋,道路两边的摩天大楼快速地移向后方。火红的朝阳已经从东方冉冉升起,一缕缕柔和的阳光时不时透过车窗倾洒在脸上,那感觉就像奶奶用温暖的手轻抚着我那脆弱的心灵。这种感觉好舒服,我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夕阳正在将最后的余晖倾洒在地面上,在村尾西边儿的小河畔,站立着一老一少。老人身形佝偻,头上布满了银丝。小孩儿身材矮小,头发又稀又黄。他那稚嫩的小手,紧紧地拽住老人粗糙的右手。小河的对面是一片桃林,里面开满了桃花。

  “奶奶,我想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姐姐了。”小孩儿用稚嫩地声音轻声喊道。

  “小光,等你长大了,你就能见到他们了。”老人低下头用慈祥的目光看着他,又用粗糙而温暖的手轻轻地摸了摸小孩儿的头。老人抬起头注视着远方的桃林,双眼瞬间被泪水淹没。

  “奶奶,那小光什么时候能长大呢。”小孩儿又问了句。

  ……

  “奶奶,我想您了。”我在心里呐喊,眼泪顺着眼角悄悄滑落。

  “小光,醒醒,到机场了。”耳边传来了董青莱的声音。

  “噢,董总,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睡着了。”我双手做了个洗脸的手势,偷偷拭去泪水,然后面单微笑地看着董青莱,发现他的眼神中竟然闪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