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一天上班 下
作者:难忘的爱      更新:2021-04-08 12:26      字数:3306
  我左手提着一份肯德基的“厚蛋烧双层帕S餐浆”早餐,右手巴拉着手机,刷开门禁,进入办公室。

  刚进屋,音乐戛然而止,我隐约地感觉到空气中似乎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果不其然,我很快就听到董青莱在那里大吼大叫,他似乎是在打电话,为了防止“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关上门静静地站在屋内。

  “你说什么?陈可馨想要见我?她还有脸见我?她自己怎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董青莱火力全开,操着大嗓门儿,对着电话那头儿连发四问,听得出来,他现在异常愤怒,突然变得如此可怕。

  他说完这句话,沉默了一会儿,屋内一下子又恢复了平静,现在应该是电话那边的人正在向他解释着什么,由于距离太远,我什么也听不到。

  “佳佳,乖女儿,爸爸不是有意对你乱发脾气,爸爸刚才只是突然听到你妈妈的名字,整个人的情绪瞬间失控。”他收回大嗓门儿,说话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温和起来,用类似平时父母哄自己孩子的口吻轻声说道:“乖女儿,是爸爸不好,爸爸给你道歉,原谅爸爸好吗?”

  我靠,董青莱上一秒说话的时候还提着大嗓门儿大吼大叫,结果下一秒语气就变得如此温和。我真的很佩服他,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可以瞬间在这两个极端之间快速切换,并且还毫无违和感!

  仔细分析董青莱刚才打的这个电话,里面包含了几个重要信息。董青莱在电话中提到了两个名字“陈可馨”和“董佳佳”,陈可馨是董佳佳的妈妈,那么她应该就是董青莱的前妻,董佳佳应该是董青莱和陈可馨的女儿。这个电话是董佳佳打给董青莱的,她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好像是陈可馨想要见董青莱,但是碍于某种原因,陈可馨又不能直接开口找董青莱说这个事情,她只能让自己的女儿在中间传话。那么问题来了,从表面上看,董青莱和陈可馨的关系应该是水火不容,不然董青莱不可能发那么大的火。董佳佳应该是夹在董青莱和陈可馨之间,目前她应该和这两个人都保持联系。从董青莱对她说话的语气可以判断出董青莱似乎很疼爱自己的这个女儿,可见当时争夺孩子抚养权的时候,董青莱应该是获胜了。至于陈可馨和董佳佳的关系,现在还不好说……

  想到这里,我摆了摆头,感觉自己是在咸吃萝卜淡操心。他们一家子的事情,关我什么事。我和他们又不会有任何交集,即使退一步说,起码不会和陈可馨还有董佳佳有交集。我只是董青莱的私人助理,只是一个打工仔,我只管工作,至于家庭方面的事情,那是董青莱自己的私事,肯定扯不到我头上。不过,我刚才听到了这么劲爆的消息,董青莱不会杀我灭口吧!

  时间已经走了几分钟,屋子里依旧安静,里面再也没有传出董青莱的说话声,我估计他应该已经挂掉了电话。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他对面,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打着紫色的领带,脚上穿着一双擦得锃亮的黑色皮鞋。

  他后背倚靠在沙发上,双臂交叉,眉峰紧锁,闭着双眼,应该是在思考刚才电话里谈论的事情。

  “董总,吃饭了。”我把早餐轻轻地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用很轻的声音说道,也许是自己的声音太小,他依旧维持着刚才的那个姿势。

  “董总……董总……”我又轻轻地喊了他几声,他依旧是闭着双眼。

  我走到他身后,准备给他捏捏肩膀,帮他缓解下激动的情绪。当我的双手刚刚触碰到他的身体时,他的身子突然微微一震。

  “噢,是小光啊,你吓我一跳。”他转身回头,用柔和的目光看着我,几秒钟后,他的眼神突然变得锋利起来,“小光,刚才的电话,你都听到了吧。”

  “我……我……听到了。”我承认当自己看到他那锋利的眼神时,整个人都陷入了恐慌之中,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显露出如此恐怖的眼神,我移开自己的视线,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不……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哈哈,别怕,我知道你不会说出去。放轻松,我不会杀你灭口,呵呵。”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恐慌,瞬间收回了锋利的眼神,再次用平时的那种温和的目光注视着我,“你心里是不是有很多疑问?”

  靠,他这是在试探我吗?我该怎么回答,怎么感觉这是一道送命题!

  “是,虽然我心里有很多疑问,但是我不会开口问你。”我沉思了会儿,“如果你想让我知道,那么你自然会告诉我!”

  “呵呵,小兔崽子,挺机灵。”听了我的回答,他竟然冲我笑了笑,还开起了玩笑!

  我默默地松了口气,还好自己比较聪明,正确地理解了职场的规则之一: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千万别问!

  “这个早餐看起来不错,你吃了吗?”他话题一转,拿起牛奶喝了一口。

  “没,我减肥,早上一般不吃饭。”我淡淡地说道。

  “咳——咳——”听到我的回答,他竟然呛到了!

  “哈哈,就你这小身板儿还减肥?”他拿起纸擦了擦嘴,将桌子上的“鸡排厚蛋烧双层帕尼尼”一掰两半儿,递了一半儿给我,然后用不容反驳的口吻对我说:“把这个吃了,年轻人不吃早餐怎么行呢!”

  每当听到他用这个语气对我说话,我能做的就是绝对服从,否则等待我的轻则是他的吹鼻子瞪眼,重则就是他的大吼大叫……

  我接过“鸡排厚蛋烧双层帕尼尼”,然后啃了一口:“嗯,这个汉堡味道挺好。”

  “还是年轻人好,吃啥都香,不像我这个老头子……”他竟然随口说了这么一句略带伤感的话,把我雷个半死。

  我当时当场愣住了,他怎么突然迸出这么一句话。这真的是那个在电视上蛮横无理、不可一世的董青莱?我真怀疑自己面前的这个他是个冒牌儿货!难道还是因为刚才的那个电话的缘故吗?我边吃边思索着,又陷入了沉思……

  “剩下的这半杯牛奶,还有这个鸡蛋都是你的,统统吃光!”依旧是不容反驳的语气,他见我在那里发呆还故意提高了嗓门儿,突然又说了一句:“过会儿你通知王芳上来和你做一个简单的工作交接,她会告诉你以后怎么做。下午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你给市公安局的陈局长打个电话,让他帮忙给你办理加急的护照和往来港澳通行证,明天跟我去美国!”

  “发什么呆,听到老子刚才说的话了吗?”他见我在那里发呆,朝我吼了一嗓子,“给老子复述一遍!”

  “牛奶喝光,鸡蛋吃完,跟王姐交接工作,下午找陈局办理护照和往来港澳通行证,明天去美国,等等,去美国?”我一边回忆,一边小声说道,我突然又冒出了一句,“董总,我去美国干嘛?”

  “老子让你去,你就必须去,哪来这么多废话!”他又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不是,这个是你的私人问题,我就不掺和了吧。”我小声说了一句。

  “你这是在拒绝我?”他瞪大眼睛看着我,一字一字地咬着牙根说道,“你第一天上班就敢拒绝老子的要求?”

  “不……不是,我哪敢啊。”我朝他无奈地笑了笑。

  “我只是想让你陪着我。”他的语气突然又变得平和起来。

  天呐,我没有听错吧,他想让我陪着他。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我是他的私人助理,他去哪里我就要跟着他去哪里,好像是这个意思。但是真的仅仅是表面上的这个意思吗?

  “因为你是我的助理啊!”他见我没有说话,又补充了一句,说完还冲我笑了笑,也许是他发现了我还在琢磨他刚才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哦,我马上安排。”我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

  哎,内心有些失落,看来我真的是想多了,他说的这句话就是表面的意思,仅此而已……

  我吃完早饭后,给王姐打了个电话,她和我做了一个简单的工作交接,交接之余她还分享了一些经验给我。我发现助理的工作还是蛮简单的,不过也很单调,不是跟着董青莱到处跑,出席各种大大小小的活动和会议,就是打电话安排这个安排那个,要么就是催促董青莱签署文件,要么就是安排他的日常行程。当我告诉她,自己现在还要负责董事长的衣食住行等方面的需求时,她竟然还冲着我坏笑!然后她偷偷告诉我,这些工作她从来没有插手过,即使偶尔她想插手,也被董事长一一拒绝了?听了她的回答后,我当场懵逼,为什么自己就要伺候这个糟老头子!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我是男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谁让我这么喜欢他,我反倒乐在其中。

  王姐和我交接完工作后,就回楼下的秘书部了,她走的时候又冲着我坏笑!我隐约感觉楼下那帮人又有了新的八卦谈资!

  下午,我去了一趟市公安局,和陈局长简单沟通后,他安排了一个部下,带我去市公安局的出入境管理局办理了加急的护照和往来港澳通行证,当场就拿证了!看着手里的这两个证件,正常流程办理起码要个把月,真不可思议,我不禁感叹有关系真他妈的好办事!

  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董青莱不在,估计是回他的某个住处收拾行李去了吧,毕竟明天要飞往美国。又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处的车水马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