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火之飞舞!
作者:猫叔没养猫      更新:2021-03-27 17:24      字数:4829
  “大胡子叔叔?”千牧见到自己认识的人,当下一喜,不明所以地叫了这么一句话。

  火光之中,络腮胡大叔看着千牧哑然失笑,没想到千牧竟然叫自己这个名字,不过想来自己本来就满脸络腮胡,这个称呼也理所应当。

  “你是谁?”那几个蛮族骑兵,眼见着有他人出现在这里,不由得紧张起来,也握紧了手里长刀。

  这个人眼瞧着不一般,蛮族骑兵不敢掉以轻心。

  而那络腮胡大叔,一个翻身从白墙上跳下来,挡在了千牧的生前,他巨大的体型在这几个骑兵面前像一头雄壮的雄狮。

  他扛着那把半人高的斩马刀,身姿异常伟岸,身边的火光冲天,映得那长刀锋利无比。

  “滚!”

  他看着那几个蛮族骑兵,冷冷地说出了一个字,目光随即威严起来。

  “哪里来的疯子?吃我一刀!”骑兵中一个高个子的人瞧着络腮胡大叔一动不动,便叫嚣一声,挥舞着长刀朝着他砍了过来。

  而络腮胡大叔冷哼一声,也不躲闪,只是将斩马刀放下,使劲朝地上一插。

  那斩马刀突然发出耀眼光芒,一道剧烈的灼热气流如巨龙利爪,朝着他正前方呼啸而去!

  只见那灼热气息如看不见的刀刃,朝着那铁骑面门扑去,只听‘噗嗤’一声,那人竟然在那看不见的气流风息面前斩成了两半!

  顿时,血光漫天,那人的身体在络腮胡大叔的面前爆炸开来,一分为二的身体,砸到两边的墙上,随即滚落一地!

  “哎呀!”身后的千牧见到这个场景顿时就被吓坏了,急忙躲在刘氏的怀里,紧紧闭上眼睛不敢看那血肉模糊的场面。

  刘氏也没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也是抱住千牧躲在后面不敢动弹。

  “不好意思,我忘了还有孩子在这里。”络腮胡大叔,也突然反应过来,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瞅了一眼身后的千牧和刘氏。

  “你……你到底是谁?”而剩下的那几个骑兵,也被着突然的屠杀吓到了,一时间纷纷后退了一步,手握长刀警惕地看着面前这个高大雄伟的男人。

  络腮胡大叔却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把斩马刀拔了起来,看着那些人,邪恶笑道:“你们蛮族不是应该早就对这些抽筋扒皮的场面司空见惯了吗?怎么还会被吓到了啊?”

  说完,他挥舞了一下手里的斩马刀,罡风阵阵,似有看不见的万千利刃围绕在他身边。

  “什么?”那几个人瞧着那人身边萦绕的无数气旋,惊呼了一声,谁都不敢上前一步。

  “你们可小心着点吧,他可不是一般人,你们可打不过他。”

  此时在骑兵的身后,传来一个尖细干瘪的声音,只见一个漆黑的身影,缓缓从他们身后走了过来。

  一个身披灰袍的干瘦男人,出现在络腮胡大叔面前,他光着头,脸上纹满了奇特的图腾纹路,一双眼睛如秃鹫般阴寒,死死地盯着络腮胡大叔。

  “十一巫!”一见到这个人,身边那几个骑兵立马恭敬了起来,似乎这个人的身份地位非同小可。

  而那个名叫十一巫的人,只是轻轻一挥手,示意了一下。

  “你们退后吧,眼前这个人你们打不过的。”十一巫轻轻开口,声音就像苍老的太监,十分刺耳尖细。

  说完便直勾勾地盯着他眼前这个络腮胡大叔。

  而络腮胡大叔也不示弱,提着刀走了过来,冷眼看着名叫十一巫的人:“你们蛮族这次竟然把你们这些老怪物请了出来?蛮族十二巫,看来晏城这么快被攻破也是你们的缘故咯?我可听说,晏城中的士兵,都是被巫术蛊惑乖乖束手就擒。”

  “障眼法而已,他们要是都跟你一般有如此雄厚的气息护体,我们的巫术自然无法施展了。”十一巫继续笑了笑说道,但手指却伸了出来,抬手之间一道如墨般的鬼魅气息萦绕在手中:“不知道你是何方门派,竟然会使用风属性的功夫?”

  络腮胡大叔,嘿嘿一笑,大声道:“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说罢,那十一巫瞳眸一紧,手掌的黑气宛如动物般朝着络腮胡大叔飞去,空气里那黑气不断翻滚尖叫,似乎一团剧毒的毒物。

  “大叔小心!”身后的千牧瞧着那团雾气实在诡异,不免大声呼喊了一句。

  而络腮胡大叔不急不慌,抬起手中的斩马刀就挥了过去,刀锋呼啸,一刀便把那团毒雾吹散了。

  眼见如此,那十一巫也没有停留,接着便又是几团毒雾飞了过来,络腮胡大叔手握大刀,横劈竖砍,又轻而易举地就接住了那几团毒雾。

  那斩马刀似乎一把凝聚的飓风之刃,刀锋锐利,每一刀下去,刀光之中总是带着风啸之声。

  十一巫瞧着自己的招数被络腮胡大叔尽数接住,也不免皱了皱眉,随即停下手来看着他。

  “你身怀‘风啸’异术,武功又高,到底是谁?”十一巫从未见过络腮胡大叔这样的功夫,看着应该是习武之人,但是身体里却隐藏着一股浑厚的风属性气息,不免让人好奇:“你是风溪谷的人?不,不对,你不是风溪谷的!”

  十一巫的猜测随即被他自己否认了。

  风溪谷之中有一门派,叫【风清宗】,是盛产风属性的宗派,里面都是能控制风啸气流的高手。在中原之中,能使用风属性的人物绝大部分都是出自风溪谷。

  但眼前的人,这个人虽然用的是风属性异术,但却没有风溪谷那般灵动漂移,反而有一股霸道的王者气质。

  “嘿嘿,你倒是对我们中原的门派十分了解,不过确实如你所说,我不是风清宗的人。”络腮胡大叔嘿嘿一笑,揉了揉鼻子,好像有些不好意思。

  十一巫皱了皱眉,他对眼前这个人又疑心了几分,不是风清宗的人,却可以使用风属性的功夫,确实让人好奇。

  不过此时的长武县,蛮族的铁骑已经越来越多,外面的士兵也源源不断地涌入这里,眼瞧着不远处长武县的士兵已经跟蛮族厮杀起来。

  十一巫身为蛮族巫师之一,要协助蛮族将长武县拿下,所以他不能再此久留。想到如此,十一巫便不再细思其中的困惑,伸出手臂,浑身升腾起无数的黑色的气息,不断萦绕在身边。

  那些雾气层层叠叠,不一会便布满他全身,一双阴寒的眼眸透过黑雾,冷冷看着那几人,身形宛如鬼魅。

  “这……这是……”千牧和刘氏躲在后面,瞧着那个光头的男人变成这副模样,一时间吓得够呛。

  “能让死在我恶灵之体的手中,也算是你们的福气了。”十一巫身裹无数黑气雾气下,冷冷地开口道。

  十一巫是蛮族十二巫之中最善于操控冤魂恶灵的巫师,这些冤魂恶灵可腐蚀常人的心智,是极为高阶的蛊惑操控手法。

  而此时他让自己体内的恶灵翻滚出来,覆盖在自己的身躯之上,也让自己变成了恶灵的形体,想在瞬息之间秒杀了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人物。

  说罢,十一巫的身体竟然缓缓升空,宛如邪灵一般漂浮在空中。

  紧接着便呼啸一声朝着络腮胡大叔扑下来,而络腮胡大叔也不躲闪,抡起斩马刀便挥舞而去,一时间罡风阵阵对上妖风呼啸,小小的巷子之中翻滚起杂乱的气流。

  霎时,飓风乱窜,好似巨大的滔天气息翻飞起来。

  “哎呀……”千牧在巨大的风息气流中,闭着眼睛,紧紧抱住刘氏,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被吹飞掀翻在地。

  而络腮胡大叔宛如巨像般,一动不动,刀身上的气息不断翻滚,跟十一巫的黑色雾气不断抗衡。

  “去死吧!”十一巫咬着牙,状如鬼魅地朝着络腮胡大叫起来。

  他瞧着自己的鬼气黑雾在络腮胡大叔的刀刃之下,竟然没有一丝优势,心里当下不由一惊,只能又加大几分力度。

  一时间,络腮胡大叔只觉得眼前的那团黑色人影,像是一头巨大的公牛,以泰山压顶般的气势碾压过来。

  他憋着一口气,死死地扛着自己面前飞舞的鬼影黑雾。

  这些鬼魅雾气极为阴邪,若是自己稍有松懈,哪怕一丝一毫,身后的千牧和他母亲都会在瞬息之间命丧于此。

  “火来!”

  思虑如此,络腮胡大叔突然大叫了一声,而下一秒,在小巷外的一股股灼热火焰,竟然如火龙般,全部翻过白墙,朝着络腮胡大叔的斩马刀上涌来。

  一时间,原本气流纷飞的场面,竟然明亮起来!

  那些火焰被吸收进络腮胡大叔的罡风之中,宛如泣血的枫叶般,炽热鲜红,不断萦绕在飓风之中!

  滚烫火焰加上凌冽的飓风,此时的络腮胡大叔竟然同时操控了风和火两种属性!

  “火之飞舞!破!”一声怒喝,络腮胡大叔手掌的斩马刀的力量又大了许多,如排山倒海般扑向十一巫!

  扑面而来的灼热明亮的光芒中,络腮胡大叔的斗笠被巨大的气流吹落,露出满是胡茬子的俊朗脸庞和五官,他的双目在火焰的映照下无比明亮,坚毅的表情看上去无比阳刚威猛,而那双宽厚的手掌依旧死死握住斩马刀!

  在如此烈焰焚烧之下,十一巫的黑色雾气在宛如枯木般开始不断燃烧起来。

  “什么?你竟然会操控火属性?”十一巫惊声尖叫出来,满目皆是骇然!

  他显然十一巫低估了络腮胡大叔的实力,没想到这个男人会使用两种力量!他自己的恶魂阴灵的力量,最怕这种至刚至阳的力量,一时间,他的力量便在火焰气流中消得七七八八。

  随着火焰和飓风的越来越强盛,只听‘嘣!’一声巨响,小巷的两边白墙,在巨大的冲击下,碎出两面巨大的裂口。

  一时间碎石纷落,灰尘四起,但很快就被尘埃就被巨大的气息吹开。

  没有墙体的遮掩,络腮胡大叔浑身的巨大火焰气息如一朵巨大的业火红莲,在长武县的地面上绽放出来!

  明亮又灼热!

  而火乃焚荼,遇风而盛,现在又没有小巷子的那般狭小的空间束缚,火焰飞舞得更加强盛!

  “啊啊啊啊!”

  火焰的气息不断蚕食十一巫的黑色雾气,连同他的身体都开始不断燃烧起来!

  “我要杀了你!”十一巫惨烈叫嚣着,满目的凶恶歹毒,现在两边力量不分伯仲,且络腮胡大叔那边越来越强盛,很快就要吞灭自己。

  现在,自己不得不孤注一掷,用尽全部力量奋力一击!

  接着他浑身黑芒强盛,挡住横卧在两人之间的气息空隙,然后使出全身力气冲破阻碍,伸出手掌死死握住那萦绕飓风和赤焰的斩马刀,而另一只手则缠住络腮胡大叔的手腕!

  瞬间,一股冰冷恶臭的气息从沿着他手掌,灌入络腮胡大叔的手臂上。

  “什么?!”络腮胡大叔心中一愣,只觉得从手臂上传来一阵窒息的冰冷气息,随之而来的就是剧烈的疼痛!

  “啊啊!”络腮胡大叔一声惨叫,身体本能的撒开手,向后退了一步。

  而这一撒手,刚才还宛如火海的小巷子随即消散,漫天的风火光芒慢慢消失,逐渐恢复残垣断壁的场景。

  络腮胡大叔往后踉跄一倒,一屁股蹲坐在地上,而他手臂上,刚才被十一巫握住的地方,留下一条条漆黑的伤痕。而且这些伤痕,宛如被什么东西腐蚀了一般,开始不断腐烂!

  才几秒钟,络腮胡大叔的手臂,竟然皮肉翻开,露出深可见骨的伤口。

  “大叔,大叔你怎么了?”千牧见络腮胡大叔痛得脸色苍白,嘴里咬着牙齿,满脸青筋。

  心里害怕不已,急忙爬过去准备看看他的伤势。

  不过才走到一半,便被络腮胡大叔呵斥住了:“你别过来,别碰我!这是巫蛊术,你会被传染的!”

  听到这里,刘氏一把拉住千牧把他抱在怀里,不让他过去:“牧儿,你别去!”

  而另一边的十一巫显然也是力竭,靠在蛮族骑兵的身边,喘着粗气,脸苍白得就像即将油尽灯枯的老人一般。

  他抬起眼,胸口不断起伏,冷笑了一声:“哼!看来你还是有些见识,这蚀肉腐骨的巫蛊,不把你全身的皮肉腐烂完是不会结束的,你仗着有气息护体,撑得住着一时半会,但不消两个时辰,你就会变成一摊血水!”

  一听这句话,千牧当下就急了,他焦急万分地看着络腮胡大叔,又看了看自己的母亲:“那可怎么办啊?大叔是为了救我们,不能让他枉死啊!”

  刘氏一个普通老百姓,怎么会想到办法,只能满脸着急拉住千牧,没有一点办法。

  “这巫蛊不止不灭,非得烂完全身才会停下,若是你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本事,倒也可以,哈哈哈!”十一巫说完,便放肆的笑了起来,那张干瘪的脸皮越来越扭曲。

  千牧听到这里,心里绝忘极了,他满脸悲痛地看着络腮胡大叔,悲痛地喊道:“大叔……你别死啊!”

  但络腮胡大叔这边却咬着牙一句话都没说,因为此时他正忍受着非常人的痛苦,他整个手臂都开始腐烂,手指、掌心、臂膀,都开始腐烂。

  那种连肉带经的腐烂,让他陷入巨大的疼痛之中,冷汗遍布他全身,好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

  双手的溃烂,让他再也握不住斩马刀,现在的他就像一具即将化成腐朽的尸体。

  最绝望的是,因为这里的爆炸,蛮族士兵纷纷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乌泱泱地将他们围在里面。

  如果说刚才络腮胡大叔还有九死一生的把握,但现在面对如此众多的蛮族士兵,他就算有刚才最巅峰的状态,估计都很难找到活路。

  “你死定了!”十一巫看着自己蛮族的士兵越来越多地汇聚在此处,不免发出猖狂的笑声。

  面对十一巫的笑声,络腮胡大叔也不回应,只是瘫坐在地上,任由自己的身体开始腐烂。

  他脑海中依旧想着刚才十一巫的话,要想活命,就得活死人,肉白骨……

  但是,这好像也不是很难啊!

  下一秒,络腮胡大叔,突然抬起头,那一双原本明亮的眸子,瞬间变成了漆黑的墨色。

  他狡黠一笑,地朝着十一巫冷冷看去,浑身开始散发出跟刚才至阳至刚截然相反的气息!

  宛如一个沉睡许久的嗜血魔头,重新来到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