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降神兵!
作者:猫叔没养猫      更新:2021-03-27 14:40      字数:3522
  长武县的深夜,冷的宛如一窟冒着寒气的冰窖,乌云遮月,群鸦哀嚎。

  刘氏已经从城门跑回了城东,她知道万乾要是回家,必定是要经过自己小院的城东街道的。

  不过此时已到深夜,再加上晏城破城的消息传遍,整条长街已经见不到几个人影了。

  县中众人早就收拾好行李细软,纷纷涌入城门去,现在的城东如鬼城般。

  “乾哥儿!乾哥儿,你在哪里?”

  刘氏一边在长街上奔走,一边沿街大声呼喊,她害怕万乾混迹人群之中,还专门举着火把,一路走来,她不放过一条小巷。

  万乾是洛长梅的公子哥儿,县中人都认识他,但刘氏一路走过来,逢人便问,却没有听到万乾的消息。

  一阵大风刮过,吹得刘氏浑身冰凉,她想自己一个成年人都如此,那他一个小孩子岂不是更加寒冷?

  这样想着刘氏,更加急迫,她焦急地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街道和巷子,脚步不断加快。

  “乾哥儿!你在哪里?”

  刘氏还不断呼喊,眼见着自己又要回到自己的小院附近,此时的月色几乎看不见了,眼前都是一片漆黑。

  “小娘!小娘!”

  突然,在自己小院的一处阴影处,万乾和子若正躲在角落里,见到刘氏后才微弱地发出一丝声响。

  刘氏见到万乾的一瞬间,就像找到丢失许多年的母亲一般,她激动地快速跑了过去。

  “乾哥儿!你咋跑到这里来了!”刘氏一边惊呼,一边从角落里拽出他俩。

  万乾脸上还挂着泪痕,紧紧抱着刘氏的腰,仿佛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对他来说是多么高兴的一件事。

  “呜呜呜,我们刚从爹爹的武督办出来,便听到晏城破的消息,陪我们回家的两个嬷嬷也跑丢了。我们害怕,想着到你们的小院子避一避,结果你们院子也人去楼空了,我们太害怕了,就躲在这里来。”

  万乾哭着脸,一边抹眼泪,一边抽泣地说出来龙去脉。

  “我们见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了,也不敢乱走,只能在这里了。”旁边的子若也附和道。

  刘氏一听,来不及再询问其他,便一手牵着一个孩子,急忙起身:“走,晏城破了!蛮族要不了多久就要追过来了,我们先去城门!”

  说罢,刘氏就准备迈开步子,准备朝着城门的方向跑去。

  可他们还没走几步,便瞧着街角出,千牧竟然也跑了过来!

  “母亲!母亲!”千牧扛着一包细软,迈着小脚步,便朝着刘氏跑了过来。

  “牧儿?你怎么跑回来了?”刘氏见到千牧,大声地呼喊了出来,她满脸惊讶地看着千牧,但下一秒便责骂起来:“你怎么也跑过来了?不是让你去城外的山神庙等我吗?”

  千牧见到母亲,连哭带嚎地奔跑而来,一下子扑倒在刘氏的怀中。

  他哭红着脸,眼泪汪汪地看着刘氏:“母亲你别丢下我啊?我怕……”

  千牧虽然平日里胆子不小,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如此年纪,还是被吓得不轻。

  刘氏本来气得想揍他两巴掌,但是瞧着千牧的可怜样,也没再说什么,她慌忙地接过千牧身上的行李,对千牧道:“好了好了,现在我们快快动身吧,这里太危险了!”

  她知道现在再来责怪千牧,也为时已晚,当下之急便是快点逃出城去。

  如此,她一个柔弱女子,带着三个孩子一起朝着城门的位置跑了过去。

  不过还没等他们跑出街角,城东的后城门处,传来了有人撞城门的声音,‘咚咚’的巨响紧锣密鼓。紧接着在漆黑的夜色,几个原本死守城门的士兵便慌不择路地追了上来。

  他们一边跑,一边惊恐地朝着身后看去,嘴里还大声叫嚣着:“快跑啊!蛮族来了!蛮族来了!”

  说罢,他们声音异常凄厉,好像被吓坏了!

  刘氏还没反应过来,一声巨响‘轰隆’,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紧接着就是若隐若现的人声马啸在不远处响起,刘氏惊慌地回头看了一眼,她心里瞬间就凉透了。

  后城门破了!

  “牧儿、乾哥儿快跑!”刘氏眼见着蛮族已经攻到长武县,急忙拽着几个孩子加快脚步,朝着大城门跑去!

  但是几个妇孺,怎么跑得过铮铮铁骑,不一会铁骑奔腾的声音便传来过来,宛如阵阵洪流,在他们身后翻滚而起!

  ‘驾!’

  ‘驾!’

  几匹先驱探路骑兵,大声呼啸着,手里的皮鞭在夜里抽得呼呼作响!

  在眨眼间,两三匹褐色追风马便从身后追了上来!

  刘氏惊恐不已,她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追了上来,脚下如风,顾不得什么,只能加快步伐。

  但是脚步怎么跟铁骑相比,不一会,骑兵便追到了刘氏的身后。

  眼见着危险越来越近,刘氏突然撒开万乾和牧儿的手,大声对他们说道:“牧儿,乾哥儿,我引开那些骑兵,你们快去城门,你们的爹爹驻守城门的士兵就在那里!快去!”

  “不要啊母亲,你跟我们一起走啊!”千牧抓住刘氏的手,哭喊着让她不要走。

  但是现在骑兵将至,刘氏带着这几个孩子肯定跑不过他们,为今之计,只能由自己吸引注意,为几个孩子换来些许保命时间。

  “牧儿你听话,快快逃走!”刘氏眼见情景紧迫,顾不得跟自己孩子再说些留恋的话,只能咬牙忍痛让他们快些离开这里,好找到活下去的时间。

  说罢,她强忍悲痛,心里一狠,便使劲将几个小孩子推开,自己反身往回走。

  “母亲啊!”牧儿瞧着自己的母亲头也不回的远去,朝着刘氏远去的身影大声呼喊了出来,下意识的想跟上去。

  不过此时万乾却抓住千牧的手,:“千牧别去!我们去找爹爹!”

  谁知千牧却使劲甩开万乾的手,恶狠狠地看着他:“都怪你!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我母亲也不会回来救你!你就是个灾星!我要去找我母亲!”

  说完,千牧便如刚才那般,迈开脚步跟着刘氏的身影跑去。

  “千牧!”万乾朝着千牧的身影大喊道,伸出手想抓住千牧,却抓了个空。

  千牧已经跑开,逐渐远去了。

  “少爷,我们快走吧!来不及了!”万乾身边的子若十分焦急地大声呼喊了一句,使劲拽着万乾。

  千牧……

  万乾呆呆地看着千牧离开的方向,头一次明白了刘氏对他说的话,他们是两兄弟,是血缘想通的兄弟,而这一次,他真正的明白兄弟之间的感情。

  可是,这种感情,却马上就消失了……

  就这样,还来不及伤心的万乾被子若拉扯着,朝着城门跑去。

  而另一边,千牧一边喊着母亲的名字,一边跟着刘氏跑去,在街道的尽头,他已经看见蛮族的骑兵跑了过来。

  他们手持长刀,身上挂满了明晃晃的铁片和兽齿,满身都充满了腥臭味。那些骑兵穿街走巷,好像在寻找还没离开的老百姓,而在偶尔几个角落,那些没有来得及逃走残疾老人,接连死在那些人的利刃之下!

  “啊!!”

  那些人临死之前,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千牧被吓坏了,他一脸惊恐地看着前面,紧紧追着刘氏的身影。

  “看!有小娘子!”几个骑兵看到了刘氏的身影,随即发出了令人胆颤的‘咯咯咯’小声,他们邪恶的一笑,胯下一夹,便朝着刘氏骑马过来。

  刘氏大叫了一声,惊恐地往一处僻静的角落跑去,在她身后,那几个骑马的蛮族侵略者紧跟其后。

  “大坏蛋!别追我母亲!”千牧大喊了一句,满脸悲愤地朝着那几个骑马的蛮族跑了过去。

  “哟,还有一个儿子呢?”其中一个蛮族骑兵发现了千牧,饶有兴趣地大喊了一句,他们也不着急,像是挑逗玩具一样,饶有兴趣地看着千牧。

  千牧看着那些野蛮凶恶的外族人,吓得不轻,虽然腿肚子已经吓软了,但是他还是咬了咬牙,鼓起勇气,跟着刘氏跑了过去。

  “牧儿?”刘氏见到千牧,心里一寒,惊恐地喊了出来,她没想到千牧竟然又跟了过来。

  她转身跑向千牧,哭嚎着脸,一巴掌扇在千牧的脸上,随即心如死灰地责骂道:“你这个挨千刀的!你怎么又跟过来了?不是让你逃命去吗?”

  千牧本来就被吓坏了,现在还被扇了一巴掌,当下心中就憋不住,哭嚎了起来:“呜呜呜,母亲,你别丢下我……别丢下我……”

  听到这个话,刘氏也是哭红了眼睛,她没想到自己母子二人竟然会命丧今日,随即跟千牧抱在一起,哭作一团。

  此时,骑兵身后无数的蛮族士兵,也紧随其后,浩浩荡荡地攻入长武县中。

  那些铁骑洪流,像是无数的利刃组合而成,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他们手持火把,拿着长刀毫不留情地踏进城中民房中。

  他们烧杀抢夺,没有丝毫人性,像恶魔般对着手无寸铁的人群,无差别屠杀。

  “救命啊!”

  “啊!!”

  而那些没有逃得掉的普通老百姓很快惨死在他们手中,临死前的哭嚎声此起彼伏!

  不一会,民房瓦舍便燃起火焰,明艳艳的火光冲天而起,宛如地狱中的烈焰花朵,不断在长武县中绽放!

  “小娘子,别跑了,你们跑不掉的!”刚才那几个发现刘氏和千牧的蛮族士兵,从马匹上翻跨下来,走进小巷。

  千牧紧紧抱住刘氏,大大的眼睛看着那几个蛮族骑兵从小巷外面走了进来,慢慢靠近自己。

  而他身边四周无数的火光不断燃起,而远处响起了一片众人逃命屠杀的哭喊声,一时间哀鸿遍野,生灵涂炭。

  就在蛮族的铁骑手持长刀,带着诡异笑意准备对刘氏和千牧手起刀落时,一声呼啸声,从千牧的头顶掠过!

  ‘咚!’

  一个巨大的人影,落在了旁边的白墙上,脚下的站处瓦砾纷纷落下。

  这下子,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人影吸引住了,全部好奇地看向那个蹲在墙上的人。

  只见那个人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肩膀上扛着一柄半人高的长柄斩马刀!

  他面容隐藏在斗笠的阴影中,只看见一抹奇特的笑容在嘴角扬起,他头轻轻一侧,瞧向了千牧。

  随即,他抬起头,那双宛如被寒雾包裹的眸子微微一亮,朝着千牧缓缓开口道:“小娃娃,我们又见面了……”

  千牧猛然一惊,想起来此人是谁,竟然是今日他递给烙饼的那个络腮胡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