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留宿
作者:贪梦好      更新:2021-06-17 00:22      字数:2094
  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茶逢知己也可千杯少,谭经理和蔡总就着喝茶的时间,渐渐地越聊越广,上到国家大事,下到鸡毛蒜皮,无所不谈。

  我坐在一旁,一开始还偶尔笑着搭嘴说上两句,后面就是一边饿着肚子,一边假装有人找,刷着手机,时不时吃块饼干果脯。其实心里想的却是:这俩胖子是不是打算通过喝茶来减肥的呢,喝这么多茶没感觉的吗。

  临近六点,我已经彻底沦为工具人坐着,谭经理无意看了看手表,说:“都这么晚了,蔡总,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

  蔡总意犹未尽地说:“谭经理,今晚就别回去了,难的有空,一起吃个饭呗,我中午刚好买多了点菜”。

  我以为这只是客套话,没想到谭经理看我一眼,爽快地回答到:“那就吃个饭再回去吧,蔡总,你都买了些什么菜,我要下厨”。

  随后谭经理拍了拍我肩膀,说:“反正你现在回去都是吃外卖的,今天我做些菜你试试,比外面吃的健康”。

  我心想:谭经理是你听不懂人话,还是我听不懂人话,蔡总就客套一下,你倒好,还送上去当厨子,是想秀秀你是个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胖子吗。下次你去我那里,我也提前准备些菜让你下厨才行。

  看着他们两人走进厨房,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心里满是无奈。

  厨房里,谭经理已经把外套脱了,穿着正装西裤,把圆圆的肚子勾勒出来,然后披着一件围裙,拿着一个铲子在炒菜,看上去要多别扭有多别扭,我看着谭经理扭来扭去的身体,噗呲一笑,随后赶紧拿起手机,把这一幕拍下来。

  蔡总在隔壁打着下手,还时不时说:“谭经理,厨艺又进步了,挺久没吃过你炒的菜了”。

  一会后,看着餐桌上摆着几道色香味俱全的菜,我肚子的“咕咕”声又响了起来,好吧,为了不浪费粮食,留下来吃饭是应该的。

  谭经理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匆匆走到阳台,拨通了电话:“老婆,我今晚可能要迟点回去,要应酬客户……不止我一个人,还有我们网点的另一个对公客户经理一起……好好好,我会早点回去的”。

  打完电话,我们三人坐到餐桌上,静静地吃着饭,吃饭时间你们俩个总不能聊天聊地聊空气了吧。

  然而,我还是太年轻了。

  吃到一半,蔡总从柜子里拿出瓶红酒,说:“只吃菜多没意思,来点酒,这酒是我从……”。

  几口酒下肚,我渐渐开始融入他们俩个的聊天,也许对谭经理来说,蔡总这个朋友是很难得的,在忙碌的工作生活中能抽出一个下午,与知己品茶聊天,喝酒吃饭。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餐桌还摆着吃剩的饭菜,蔡总拉着我和谭经理坐到沙发上,不知何时开了一些轻柔的音乐,然后在他的众多柜子里拿出几包花生和几瓶酒,什么梅子酒、桃花酿等等。

  蔡总诚不欺我,这套房子果然买来就是用来招待朋友,喝喝酒、聊聊天的,没少准备着吃的、喝的,看着墙上挂着的大电视,想必看球时更尽兴。

  酒精是乱性之物还是吐真之酿,无人可说清,推杯换盏之间,我也和他们俩越聊越欢,全然没有下午喝茶那时候的理智与清醒,也没有了下午时的种种陌生,话匣子也越开越大。

  和两位五斗先生喝酒,我不多时就躺在了沙发上,脑袋迷迷糊糊的,此时夜亦渐深,蔡总于是说:“谭经理,今晚就别走了吧,你看林经理都走不动了,我这边有间客房,一次性的毛巾、睡衣都有,今晚将就一下吧”。

  不想留宿的厨子,不是好的谭经理。谭经理连客气话都懒得说了。

  “好,蔡总你先收拾一下,我帮小羽擦擦身子再让他到床上睡”。

  迷糊之间,我感觉全身的衣物一件件被脱掉,丝丝寒意刺激着我清醒过来,随后又感觉到温热的毛巾擦拭过我的身体。

  随后,谭经理给我穿上了宽松的睡衣,把我抱到床上,然后又走了出去,我依稀听到蔡总的声音:“谭经理,水温我调好了,你也喝了不少,卫生间有点滑,小心点,你站好,我帮你擦一下后背……”。

  “我把我们俩个的内裤洗洗挂阳台外面,衬衣和西裤就放洗衣机洗好了”。

  “洗衣机有烘干功能的,你不用等它洗完,头晕就早点去休息”。

  夜深露重,谭经理躺到床上时,我正被寒意刺激到,打了一个喷嚏,蔡总见状,走出去翻柜子找被子。

  谭经理赶紧过来拉紧了我的睡衣,不让肚子露出来,我此时一把抱住谭经理圆圆的肚子,把头埋进他温暖宽厚的胸膛,左右蹭了蹭,两条腿也紧紧缠住谭经理的腿,口中模糊叨叨:“不要走,冷”。

  谭经理伸过手把我搂住,似是安慰我一般,轻轻说:“等等就有被子了,不用怕”。

  蔡总走进来,看到我这样我紧紧抱住谭经理,谭经理也紧紧地搂着我,顿时抱着被子愣了愣,直勾勾地看着我俩,眼中因喝酒导致的红色似乎更深了一分。

  谭经理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小羽喝醉了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老是这样腻着我,赶紧把被子拿过来,别冷着他单薄的身子”。

  蔡总把被子盖在我和谭经理身上,说:“我先回去睡了,有什么事叫我”。

  刚转身想走出去,蔡总又走到床边,说:“要不我们三个挤挤,我也怕冷”。

  谭经理一只手还搂着我,另一只手把被子铺好,说“又不是事业线,挤挤也不会有更多位置,我们两个睡一起,小羽就要被踢下床去了,这张被子和床可不够大,下次你买张大的被子再挤吧”。

  蔡总听罢,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出去,谭经理丝毫没有留意到这细节,还说:“帮忙关关灯”。

  谭经理看到蔡总走了出去后,才把我的手脚拿开,把我躺平盖好被子,看着我自顾自地唠叨了一句:“你这小子,酒量这么小,一喝醉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酒量还是得练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