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我想见你!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6-10 15:16      字数:2174
  97 我想见你!

  邓田田在来到美国的一路上,无论是在飞机上,还是走着旧金山陌生的街道上,他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能和柳伯祥重逢。

  偶然间他们在海边?在公园?还是在超市?在一堆陌生的人群中,就那么一眼,又看见了他。他们相对无语,默默凝望……

  在今天就要离开旧金山的时候,邓田田已经丧失了希望。这些天跑来跑去,悲伤的心情一直缠绕心间。我是看不到他了,柳伯伯,我和他将永远地失去了联系!

  但是,这一刻,已经不做任何打算,没有了希望的邓田田,却在丧礼的教堂前忽然看到了他!

  这是天意吗?偏要如此折磨人!

  邓田田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急急对着杜时宝喊了一声:“我还有事!”说完,就下车跑了过去。他一边跑,一边扬起手喊:柳伯伯,柳伯伯!

  他看到柳伯祥走路走的很急,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他的喊声,匆匆地上了一辆小车,车子扬长而去……

  “柳伯伯……”当邓田田哭着喊出最后一声后,他无力的扶在了教堂前的花园栏杆上,捂着脸,无助地嚎啕大哭起来……

  等他回到车里,杜时宝吓坏了,急忙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邓田田说:“我看到一个朋友,他没看到我,走了。”

  看到他一脸悲哀的样子,杜时宝说:“要不,问问刚才的那个华人社团的人?”

  “对呀!”刚刚绝望的邓田田顿时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对呀,华人社团的人!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他们也许可以帮到我,找到柳伯祥的。

  他和杜时宝立刻又回到教堂,看到华人社团的人还在,马上就跑过去,焦急地问:“我刚才看到了一个朋友,想问问你们知道不知道他?”

  “谁呀?叫什么?”那个华人社团的人看到他们一脸焦急,就说:“要是本地人,我可以帮你查查,要是从国内来的,我,我就没办法了。”

  邓田田急急地说:“他姓柳!是一个戴眼镜,头发花白,有些胖的老人。”

  “你说的是柳伯祥?”那人说。

  “对!对!”邓田田急急地说:“这么说,你认识他?”

  “嗯!”那人点点头说:“这一次,他可惨了。老婆和女儿都在这一次事件中死了。”

  “什么?”邓田田吃惊地问:“惨案不是发生在月子中心吗?”

  那人悲哀地说:“他爱人和女儿刚好那天来月子中心做义工的,没想到就……”说完,难过的低下头。

  “啊……?原来是这样!”邓田田刚才看到柳伯祥的一瞬间,还在迟疑,怎么他来到教堂?现在明白了,一下子失去了妻子和女儿,他的打击多大呀。邓田田为柳伯伯有这样的遭遇心揪起来。

  “怎么你想找他?”那人问。

  邓田田急急地说:“对,对,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上他?我今天要回国了,找他十万火急!”

  那人说:“我想没问题的,我肯定能帮你找到他。这样吧,你把你的电话和微信留给我,我联系上他了马上通知你。”

  邓田田激动万分,一再致谢后,才告别后回到了自己的宾馆。

  终于等到了那人的微信,说是找到了柳伯祥,并且给了邓田田他的电话号码。

  邓田田难抑心中的激动,立刻打过去,却无人接听,就是自动的英语留言箱。邓田田留言:柳伯伯,我是邓田田,我在旧金山。我想见你,给我回电话。

  等了许久,还是没有电话来。

  邓田田一连打了几次,还是一样,无人接听。最后,杜时宝在催了:“田田,咱们准备了,该去机场了。”

  邓田田又打过去,这次留言:我要回国了,现在去机场。要是你可能的话,给我回电话吧,我求求你了。

  在他们一路飞驰去机场的路上,那个华人司机喋喋不休地用着不流利的普通话和杜时宝说着话。邓田田心里莫名地悲伤起来。

  杜佳妮的丧事本来就是一件伤悲的事情,现在和柳伯伯不能联系上让内心的悲哀无形中又加剧了一层。

  忽然,电话响了,邓田田一接,是柳伯祥颤抖的声音:“邓田田?是你吗?”

  尽管有心里准备,但这一刻,邓田田眼泪“唰“的一下子流了下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听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人的声音,不过这次声音中带着沧桑。

  邓田田急急地答道:“嗯,是我,邓田田。”

  柳伯伯的声音激动起来:“你现在在哪?我想见你。”

  邓田田说:“我要回国了,现在在路上,马上就到机场了。”

  柳伯祥说:“在安检口等着我,我现在就去机场见你。”

  车子南行了大约二十公里,到了旧金山国际机场。

  完成了检票后,邓田田在安检处等着,一脸焦急。他知道离飞机的起飞时间所剩不多了,他多希望能早一点见到柳伯伯,好好听听他说说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

  杜时宝知道了他在等柳伯祥,当邓田田告诉了他一切的时候,他惊讶了。

  没想到在异国他乡,邓田田勇敢地向他出柜了,还是一个恋老一组。

  但是,看着时间,他有些担心地说:“也许,他赶不上了。”

  邓田田说:“他说了要来,就一定会来的。他说话算数的!”这一刻,邓田田想到了他和他第一次相约见面时,柳伯祥就说了不见不散的话。

  柳伯伯,这一次,我们还是要不见不散!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柳伯祥!他急急地朝前走来,一边走,一边焦急地四下张望着。邓田田对杜时宝说了句:“我看到他了,我马上就回来。”说完,就朝柳伯祥飞奔过去。

  柳伯祥也看到他了,一下子无力地腿软了,站着不动了,双臂一伸,等着他飞身入怀。

  当邓田田被他拥入怀中的一刹那,眼泪就不听话地流了出来。他泪眼朦胧中,看到柳伯祥也早已是泪流满面了。

  两个人都哭着,竟然都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柳伯祥先开口了:“田田,你好吗?”

  邓田田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摇摇头说:“不好。你好吗?”

  柳伯祥也是老泪纵横地说:“我也不好。”

  邓田田哭着说:“你为什么要来美国?这么长时间了,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

  柳伯祥哭着说:“我,我也不情愿。都是为了你呀,我,我是不得已呀。”

  “啊……?为了我?”邓田田吃惊地看着柳伯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