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他去了美国!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6-09 14:23      字数:2265
  96 他去了美国!

  他给柳伯祥发不了微信,打不了电话。他不能再等待了,他要见他!他不想让他走!

  当邓田田急急地赶到柳伯祥的住处,发现门上贴了学校房管的封条!他真的走了?已经走了?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邓田田冲进师大去找马强,没想到马强和李子明都不在宿舍,宿舍都锁着门。

  邓田田给马强发了微信,才知道他们已经在下面去实习了。

  邓田田问:马强,柳伯祥是怎么回事?

  马强回了微信:打开视频说吧。

  邓田田和马强通了视频,聊了许久,这才知道了事情全部的来龙去脉。

  原来,就在邓田田高考之前,柳伯祥辞职了,去了美国,永远地离开了石家庄。至于为什么要辞职,马强表示自己一点也不清楚。

  邓田田遥望天空,心里无比悔恨,为什么自己不早一点来找他。可能是自己彻彻底底地伤了他的心,才让他不顾一切地要辞职去美国,回到他那个不爱的妻子身边。此时此刻,他惆怅万分,嘴里默默地念着两个字:美国……

  邓田田通过自己的感情纠葛,慢慢地懂得了感情不是一件容易控制的事情。在高三毕业的最后一天,他选择原谅了丁小一。

  邓田田说:“丁小一,咱们出去走走吧。”

  丁小一用吃惊的眼神看着他,喃喃地问:“你说咱们两个走走?”

  看着邓田田冲自己点头,丁小一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他们两个沿着学校的操场走了一圈又一圈,说了许多许多的话,终于将两个人的心结都打开了……

  高考分下来了,接着是等大学通知。最后丁小一考上了北京大学,邓田田则选择去了南方,上了中山大学。

  邓建国和艾梅两家都是喜出望外。他们以前看邓田田学习不太好,都有些担心他考不上。没想到,自从他去柳伯祥那里住了以后,学业是飞速长进,不但预考有了明显进步,获了奖,而且在上了高三后,更是一路开挂般地前行,考试一次比一次要好。最后,不但考上了,还进了985,211工程的中山大学。

  他们分别为邓田田进行了奖励,办了喜宴。尤其是艾梅,还时常说:“田田,都是你那个忘年交柳老师帮你帮的好呀。”

  邓田田笑着说:“是呀,他对我作文启发很大,他是我的大功臣。”

  艾梅说:“要不咱们请请他?谢谢他?”

  邓田田无不哀怨地说:“不用了,他去了美国,再也不回来了。”说完,邓田田都能自己感觉到一颗晶莹的泪滴落在了心上……

  那是突发事件!艾梅匆匆让正在上大学的邓田田立刻回家。

  原来,杜佳妮有音讯了,在美国!但是不幸死于枪击!

  杜时宝又加了她的微信,很快就收到杜佳妮的消息,他大吃一惊!

  【我现在在美国旧金山的一个月子中心,还有三个月就要生了。】

  本来对这个女儿心里厌恨的杜时宝看到这个微信时,一把老泪不由得流了下来。

  艾梅看到他一言不发地看着手机还眼泪汪汪地后,吃惊地问:“老杜,怎么了?”

  杜时宝把手机往她眼前一放,说:“你看看吧。”

  艾梅看了后,急急地说:“赶紧问问,怎么回事?”看着他动也不动,生气地说:“你还愣着干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憋着气?她都要生了,你还气什么气?快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时宝心里一万个不情愿,还在犹豫不定中。

  艾梅急了说:“这么长时间了,她主动给你发消息,表示她认错了。现在又怀孕了,你也要快当爷爷了,还这么小心眼呢?怎么还跟自己的女儿置气呢,也许她在那边可能……”

  杜时宝哼了一声:“可能什么?还跑到美国去生,难道中国还生不了孩子吗?不就是有几个钱吗?哼!都是有钱闹的!”

  艾梅说:“先别说了,你问问情况。”

  杜时宝想想,回了:他和你在一起?

  没想到,杜佳妮很快就回了:没有,就我一个人,我们分手了!他把我放下后就回国了,他在国内还有家。

  杜时宝生气地对艾梅说:“看到没?现在才说实话了。她就是一个人家的小三,被包养的!人家在国内还有家呢。哎呀,我怎么就生出这样一个女儿来!”

  艾梅看着他生气地把手机一扔,就劝他说:“你消消气,别气坏了自己了。”

  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杜时宝看也不看,艾梅赶忙拿起来看,喊了一声:“哎呀,不好!”

  “怎么了?“杜时宝急忙看。

  原来,杜佳妮写道:我一个人在这里,我很害怕。这两天,总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在月子中心周围晃来晃去,还有人举着牌子抗议,游行!

  杜时宝赶紧回了:要不,你回来?

  杜佳妮:回不去!月子中心的钱都交了!

  杜时宝:那你要千万小心呀,尽量别出门。

  杜佳妮:我真担心,别那一天出事情!

  没想到,还真如杜佳妮说的偏偏就出事情了!

  接连几天的抗议游行,慢慢有些升级,都上了当地的电视新闻。结果,事态没有停息,反而愈演愈烈。

  前来反对到美生孩子的人越来越多,月子中心前的抗议行为也渐渐出格起来。最后一天,竟然有两个属于白人至上组织里的极端人士拿着枪冲进来一通扫射,死伤了好多人。不幸的是,杜佳妮也在这次事故中丧命了。

  中国大使馆根据她留的联系人是杜时宝,及时地告知了杜时宝。

  当杜时宝听到这个噩耗时,放声痛哭!一尸两命!

  艾梅这才把邓田田叫回来,因为他懂英语,让他陪着杜时宝去趟美国旧金山。

  美国?旧金山?邓田田一下子就想到了柳伯祥!他好像就在旧金山!

  和其他死去的人在一起,杜佳妮的葬礼是由中国大使馆委托当地的华人社团承办的,在一个很大的教堂举行。

  当邓田田和杜时宝赶到教堂时,看到里面黑压压的一片都是人。

  他俩就在最后一排坐下,看着前面的人一排排地都坐满了。大家基本上都身穿黑色和近乎黑色的深色衣服,庄严肃穆地坐在那里,聆听一个华人牧师在台上为死去的亡灵做祷告。最后,仪式完了,大家一起起立,听唱诗班唱了歌。

  当所有活动结束后,邓田田和杜时宝走出来,刚刚坐上车,他顺便往后一望,竟然惊讶地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柳伯祥!

  是柳伯伯?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地揉揉眼,定睛一看,果然,就是他的柳伯伯!

  他虽然身体明显有些佝偻了,但是那张脸,眼镜,花白的头发,一点都没有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