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看来我们两个同病相怜!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6-08 13:54      字数:2208
  95 看来我们两个同病相怜!

  看到他们两个都在流泪,邓田田想到自己和柳伯祥这些日子来的冷淡,不由得悲上心头,他把酒杯一举,说:“来,干杯!为了这折磨人的感情!”说完,一口饮下。接着,也“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听到他都哭出了声,行一清马上止住泪问:“邓田田,你哭什么?你又怎么了?”

  邓田田悲切地说:“我和你也一样,被人给抛弃了!”在邓田田苦苦联系柳伯祥,总是无果后,后来发现他居然把自己给拉黑了,他现在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柳伯伯抛弃了的事实!

  “啊?你也是?”邓迪迪刚才看到邓田田哭,还以为他是和自己一样,为行一清流泪呢。现在听到他这样说,才明白原来邓田田也已经经历了感情挫折,是心有苦楚的。

  听到迪迪问自己,邓田田微微点点头,对他哭着说:“我的事情等以后再告诉你吧。”

  行一清把酒杯举着说:“来吧,咱们两个都没人珍惜,咱们同病相怜,再干一个!”

  邓田田恨恨地骂了一句:“都是渣男!一帮混蛋!提了裤子就不理人了。”说完,泪水横溢。

  “啊……?原来,你也被……”邓迪迪吃惊地看着他问。

  邓田田点点头,说:“我把自己的身子给了他,他却变心了。”

  行一清看着邓迪迪说:“我呢,给了两个人我的真心还有身体,都被绿了……”

  邓田田打断他说:“渣男!迪迪,以后你找人,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再犯我们的错误。”

  行一清点点头,说:“远离那些花心之人,都是些渣男!”

  邓迪迪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哦……,我知道了。”

  后来,邓田田付了帐,几个人一起往回走。走着走着,突然,邓田田一口吐酒了,接着就扶着路边的墙“呕呕呕”地吐起来。

  行一清对邓迪迪说:“邓田田不行了,你把他送回去吧。”

  “那你呢?我看你精神也不好,又喝了不少酒。”邓迪迪关切地问。

  行一清笑着说:“我还可以,我打个的就直接回我的美院宿舍了。”

  “不行!我也不放心你。”邓迪迪不知如何安排这两个醉酒的人。

  “真的,我,我没事情,我,我可以自己回去!”行一清一边说着一边就要走。

  这时,邓田田吐完了,对迪迪说:“我没事情了,你送送行一清吧。”行一清立刻摇头,摆手表示不用了。邓迪迪左看看右看看,陷入两难。

  行一清走过来拍拍他肩膀说:“听我的,你送你哥回去,我自己回!”

  邓迪迪看着邓田田的确醉的更厉害,就点点头说:“好吧,那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呀。”

  行一清点点头,刚要走。邓迪迪忽然叫着他说:“等等,把你的手机拿出来,我加个微信。等你到了,给我发个微信,我就知道你安全到了,好放心。”

  行一清就拿出了手机和他对扫了,然后一挥手,挡了出租就走了。

  邓迪迪把邓田田送回艾梅的家后,自己坐车回家。今天他看到了行一清和邓田田两个人为了感情之殇,痛哭流涕的样子活生生地震惊了他。

  原来,感情可以这么伤人呀。他默默地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我以后的路该往哪里走?谁又是我在人海中寻找的伴侣?不知道为什么,和哥哥邓田田长得有几分相似的行一清,那胖胖的身子,圆圆的脸,还有镜片后面流泪的双眼就浮现在眼前……

  艾梅看着躺在床上的邓田田,不由得叹了口气,走出来对杜时宝说:“我怎么觉得这段时间田田好像不对劲?”

  杜时宝点点头说:“我也觉得,好像情绪不高。”两个人对邓田田的现状也是忧心忡忡。

  艾梅问:“你和杜佳妮联系了没有?”

  杜时宝说:“和她?我再也没有这个女儿了,我早把她拉黑了。”

  “唉,这些儿女呀……”艾梅发出了一声叹息……

  春节过后,邓田田意外地收到了曹春明的微信,写了一大段话。说给他的报酬3000块钱已经转给了李淑英。他也同爱人、儿子一起回到了江西九江。为了儿子以后的前程,他决定将工作重心放在江西了,石家庄就慢慢放手了。最后,还感谢了邓田田。

  邓田田心里明白,曹伯伯这是回归家庭了,像是出游的渔船,在大海上漂泊一段时间后,最终还是停靠在了平静的港湾了。

  咦?罗伯伯呢?过完年这些天了,也没见到他回来?

  邓田田给他发了个微信,居然很快接到了他的回复。

  罗伯伯也写了一大段文字,说他女儿女婿提前结束了南极科考,已经回国了,自己就不用再来石家庄了。并且,他也在哈尔滨找到了自己的对象,舍不得了。

  还附了一张照片,他和他小对象的合影。合影中,罗伯伯一头白发十分耀眼,身边的小伙子二十出头,胖胖的圆脸,绽放着笑容。

  邓田田笑了:罗伯伯终于找到了他喜欢的人了,咦?这个小伙子看着真还有点像自己呢。

  我呢?我的柳伯伯!他把我微信拉黑了。唉……邓田田心里发出一声感叹。

  开学后的时间飞一般地逝去,高三的最后一年中,丁小一看到邓田田再也不理自己后,知道自己和他做不成朋友了。

  最后丁小一给邓田田发的的微信:我知道我错了,马强也知道错了,我们两个人已经彻底分开了!

  马强给邓田田也发过微信:能不能帮忙劝劝行一清?我错了,还想和他在一起。

  邓田田看着马强的微信,发出一声冷笑,理也没理。

  还有一天,李子明给邓田田发了微信:他和马强散了,能不能和行一清说说,让我们重新开始?

  邓田田不由得笑了:这两个都是渣男!伤害了行一清,现在怎么又都想着回头了?早干什么了?

  邓田田给行一清发微信,说了他们两个都求自己,想着复合的事情。行一清就发了简单的四个字:覆水难收!

  此后,邓田田忙着高考,听到行一清也开始忙着生产实习和毕业论文,就互相减少了联系。马强和李子明也再没有打搅过他们两个。

  当邓田田终于完成了紧张的高考后,他意外地收到了马强的一个微信:刚刚听说柳伯祥走了!去了美国!

  啊?这是怎么回事?邓田田心里压抑了许久的情感,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再也按捺不住了,如同那沉默在海底的火山瞬间喷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