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我刚才又被绿了!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6-07 13:57      字数:2319
  94 我刚才又被绿了!

  当邓田田接到行一清的微信时,他正好在邓建国的家。

  他和邓迪迪正在玩游戏,一看行一清的微信:邓田田,有急事, 我想马上见你。

  邓田田吃惊了,怎么行一清回来了?这么早?好像走的时候说过了初十以后再回来的呀。他赶忙回了:可以,你在哪?

  行一清:我在师大门口。

  邓田田:你等着,我马上到。

  当邓田田要走时,邓迪迪说:“我也在家憋坏了,让我跟你一起去吧。”

  邓田田问李淑英:“迪迪和我一起出去见一个朋友,行不行?”

  看到李淑英点点头,他就说:“好吧,这次就带上你!”

  当邓田田和邓迪迪两个人下了出租车,在师大门口见到行一清时,顿时被他的模样吓坏了……

  行一清双眼哭的红肿一片,透过镜片显得更加明显。

  邓田田关切地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行一清擦了眼泪,看了一眼邓迪迪,疑惑地望着邓田田。

  邓田田赶忙介绍说:“哦……他是邓迪迪,我同父异母的弟弟。我刚刚在我爸家和他玩,就顺便带着他一起来了。”有些尴尬地说:“我没想到你……发生事情了。”

  邓迪迪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问道:“哎呀,是不是我不应该来呀?不合适吗?”

  行一清摇摇头说:“没事没事,你是他弟弟?都这么高了?快赶上你哥的个头了。”

  邓迪迪羞涩地笑笑说:“嘿嘿,就是刚刚窜起来的个子。”

  邓田田急忙地问:“你快说,怎么回事?”

  行一清眼泪又流了下来,悲哀地说:“我,我刚才又被绿了!”

  “啊?”邓田田吃惊地说:“马强?”说完,摇摇头说:“不会吧,他那么喜欢你。”

  行一清没有再说话,眼睛看着远处。

  邓田田小声地问:“你怎么知道的?你……”

  “我看到了!”行一清立刻打断他说:“我为了陪他,提前回来了。谁想到……他,他却在宿舍里和别人……”说完,用手掩面,泣不成声。

  “真的?”邓田田吃惊极了,他心里实在不相信这是真的。马强?他处处表现出对行一清的爱恋,怎么会呢?气不过,就问:“他约了人?”

  行一清凄苦地笑笑说:“丁小一!”

  “谁?丁小一?”邓田田大声喊了起来。过节这些天,他想和丁小一约着玩,他总说在忙着见亲戚,原来事出有因?原来……是和马强在一起了!

  邓田田义愤填膺地说:“他,他还在宿舍?我去当面问他!”

  行一清一把拉住他,说:“别了!我不想再见他们。”

  邓田田还是有些不相信,问:“你,你看仔细了?是丁小一?”

  行一清这时嘿嘿地笑起来,说:“我去时看过手机定位,知道马强在宿舍。但是我到的时候发现门是反锁的。我听到了里面的声响,使劲敲门。马强就穿着裤头来开的门,我进去就看到丁小一在被子里,掀开看见他光光的什么都没穿!”

  邓田田喃喃地说:“这么说,你,你是捉奸在床了?”他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刚才他们三个经历一切的那种尴尬画面来,气的脸涨的通红:“丁小一!不是个东西!我现在就去找他问个清楚!”

  行一清悲哀地说:“别为难他们了。我都问了,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这样了。”

  “啊? 都第三次了?”邓田田这时真的无语了。

  邓迪迪小声地问:“要不咱们去哪坐坐吧?不能在外面这样站着呀。”

  “对,对,坐坐。”邓田田这时才反应过来。

  三个人来到离师大不远的一处小饭店坐下,邓田田要了几个小炒。行一清说:“你请客?能不能再来一点酒。我想喝酒!”

  “啊?喝酒?”邓田田有些犹豫。

  邓迪迪急忙答应说:“好好,我叫他们上酒。”说完,对邓田田说:“就喝一点吧,你们可以多说说话!”

  邓田田看了他一眼,说:“那,那你可别喝!到时候老爸会骂我的。”

  邓迪迪笑着说:“你这个哥呀,还拿爸来压我。好好,我听你的,我不喝!”说完,对行一清说:“你们两个好好喝,多聊聊,我爱听你们说话。”

  行一清苦笑一声:“我们聊天?恐怕都是你不喜欢听的。”

  邓田田也白了他一眼,说:“你就在一边坐在,吃你的就行了。记着,我们说的话可别给别人说呀。”

  见邓迪迪点点头,就冲着行一清笑笑说:“你也不用顾虑,他呀,也是咱们一样的人。”

  “啊?”行一清这时才好好端详起邓迪迪来,笑着说:“哎呀,看不出来,你这么小小的就敢承认了?对你家人都说了?”

  邓田田嘿嘿一笑,说:“哪里?他没敢跟我爸妈说,就和我说了。不过,我猜我爸妈也都知道了,只是大家都没有点透罢了。”

  邓迪迪笑着说:“我才不管呢,都什么社会了,他们要是问,我就说!只要我碰到了我喜欢的人!”说完,瞥了行一清一眼。

  行一清笑着说:“你还别说,咱们三个长的还蛮像的。”说完,看着邓田田说:“就在刚才,我心里难受,拿着手机就忽然想见你了,想给你说。”说完,一举杯说:“来,咱们先喝一个。”

  邓田田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就一口喝干了。

  来来回回几杯喝下,行一清眼泪忽然又流了出来。看到他眼泪哗哗地流,邓田田就知道他又伤心了,忙劝到:“算了,都过去了,别再想了。”

  行一清凄楚地说:“为什么?我对他们都是一心一意的,却总被他们绿我?”说完,泪眼婆娑地看着邓田田说:“难道我就是一个不被人珍惜的人吗?”说完,又摇着头说:“马强呀什么感情呀,全是骗人的。”

  邓田田也附着说:“就是,马强怎么也变成李子明了?他当初追你追的那么狠……”

  “就是!”行一清打断他说:“我开始不想谈感情了,被李子明伤了后,我好一阵缓不过来。要不是他紧赶着这样表现那样表现的,我可能都不会和他好呢。”

  “这我知道,马强说过,你对他一直不冷不热的。”邓田田点头说。

  “啊?他说的?”行一清哭着说:“不冷不热的?那是一开始!等我们真的交往后,我把一颗心都完完全全地给了他。”说完,流着泪就讲起了他向父母出柜,终于取得了他们的同意,还幻想着某天带着马强回乡的事情。

  听着这一切,让邓田田鼻子发酸。

  行一清继续说:“我妈也知道了我有马强了,这次还专门炒了牛肉辣咸菜,让我带给他。邓田田,你知道吗?刚才我把那瓶咸菜放在他的桌子上了,我让他好好吃,好好品味!”说完,泪流满面。

  邓迪迪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也流下了同情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