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6-03 19:17      字数:2260
  90 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

  两个人起来去了卫生间洗,又免不了一番互相擦洗抚摸的恩爱场景。

  柳伯祥洗好了,先出来了,对着邓田田说了声:“你慢慢地洗,洗干净点,免得一会儿又往外流了。”

  邓田田怒怼了一句:“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情,害人家要多费些时间。”

  柳伯祥回头依着门口,看着他,一脸色迷迷的说:“就是,都是我害的。我不好,这样吧,晚上我再好好给你安慰安慰,温柔补偿一下。”

  “还来呀?你简直是……”邓田田心里甜蜜,想着他还要疼爱自己,不由得心花怒放。但是,忽然想到了曹伯伯,马上说:“哎呀,不行了,我不能在你这留宿了。”

  “怎么?你没告诉你爸妈?现在说也来的急呀。”柳伯祥笑眯眯地看着他。

  邓田田说:“哎呀不是了,不是我爸妈的事情。我,我现在在曹伯伯那里住,照顾他呢。”

  “什么?”柳伯祥急了,赶忙问:“你在他家住?”

  邓田田赶忙解释:“我们从北京回来时,出了车祸,他伤了手,打着石膏,不能自理。所以,我妈就让我在他那里住着,护理他。”

  “手上了石膏?你护理?怎么护理?”柳伯祥一下子急了。

  “嗯,就是日常护理呗,喂饭,上厕所,洗澡什么的。”邓田田毫不隐瞒地回答了。

  “啊……那你还会挨上他的那个东西?”柳伯祥脸上流出不满的神色。

  “嗯,那当然了。”邓田田笑着回答。他刚刚说完,一看,柳伯祥已经转身离开了。

  他心里不由得笑起来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在乎这点小事,还嫉妒呢?嘿嘿,待会我洗完后,好好羞羞他,一个老夫子!

  没想到,当他洗好后,一出来,就看到柳伯祥手里拿着自己的手机,脸色铁青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邓田田看他脸上凝重,也不敢开玩笑了,马上紧张地问。

  “怎么了?我都不想说!”柳伯祥恨恨地说:“赶紧!穿上你的衣服,给我滚!滚!”

  邓田田脑袋一下子懵了,怎么了?刚才还是温柔可人的柳伯伯,现在却如凶神恶煞一般。

  看到他丝毫没动,柳伯祥走过去,抱来他的衣服往他跟前一扔,衣服洒落了一地。他恶狠狠地咆哮道:“你没听见吗?穿上你的衣服,快点,滚!从我家里滚出去!”

  邓田田眼泪“唰”的流了出来。这,这是怎么了?

  他怯怯地捡起衣服,慢慢地穿起来,心里又是害怕又是迷惑。难道我做错什么了?我说错什么了?他为什么这么对我?真的又是提了裤子就翻脸吗?但是,这翻脸也翻的太快了吧?

  邓田田委屈的穿好了衣服,又看到柳伯祥把鞋子也拿来了,就一口气穿上,眼泪止不住地流。他看到柳伯祥依旧一脸愤懑地望着自己,好像自己是一堆一文不值的垃圾,眼神中透着轻蔑和鄙视。

  邓田田被这无情的目光刺痛了,眼泪哗哗地流淌。他哭着问:“怎么了?你至少说呀?让我明白好吗?”

  柳伯祥先是不说话,停顿了一下,说:“你,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知道!”

  邓田田嚎啕大哭,说:“嗯嗯,我不知道,你说吗?至少让我知道怎么了?”

  柳伯祥看到他哭的歇斯底里的,不禁心里也怜悯起来,他真的不知道?就劝他说:“别哭了,哭坏了眼睛了。”

  “嗯嗯嗯嗯,我就哭!你说呀,到底是怎么回事?”邓田田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哭腔说。

  柳伯祥恨恨地说:“看看你自己的手机!以前我还不知道了,刚刚看了你和姓曹的微信,还有你和姓罗的,哼!我全明白了。”

  以前,他们两个在一起住的时候,两个人为了互相表示喜欢,就都告诉了对方手机的密码。

  原来是这样!看了我和曹伯伯的微信?那又怎样了?

  听到这,邓田田的心里的石头一下子落地了,转哭为笑了,说:“原来是这个?嘿嘿,那,那又怎样了?”

  柳伯祥看他又开始笑了,嘴里不由得骂了一句:“无耻!你还有脸笑!”

  邓田田吃惊了,柳伯伯这样骂人这还是第一次!他一边点开微信,一边说:“看就看,怎么了?”

  柳伯祥气的肺都要炸了,说:“好好看看,你是不是无耻!”说完,用手一指那些对话:

  邓田田:你这个人,为什么拿我的脸做手机封面呢?

  曹春明:我就是觉得你的胖胖的脸好看,喜庆,看到你的脸,我就开心呗。

  邓田田:你呀,老不正经,是不是个大坏蛋?

  曹春明:我呀,就是老不正经,我就是个大坏蛋。

  邓田田:我欺负你,是喜欢你,逗你开心。

  曹春明:少来了,谁让你喜欢我逗我了?

  邓田田:我偏不,就逗你了,让你开心死!

  邓田田:我不要钱!我是自愿的!

  曹春明:“不要钱哪能呢?”

  邓田田:为了你,我心甘情愿!

  看完这些对话,邓田田觉得有口难辨,他哭着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手坏了都上石膏了,我拿着我们两个人的手机玩,这些微信都是我一个人写的。”

  柳伯祥呸了一句,说:“还会编了?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让我相信呢?以前就有个罗伯伯,现在又有一个曹伯伯,你简直就是一个花蝴蝶!”

  邓田田泪眼朦胧地看着他,无力地辩解说:“我不是花蝴蝶,真的,那些微信就是我一个人发着玩的。”

  柳伯祥咬牙切齿地说:“那次你到我这儿来住,就是他送你的吧。对了,你还说什么黑色的车,车头大呀什么的,这次到北京又是和他一起,吃住都在一起。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要来北京?是不是心虚,怕我知道?”

  邓田田哭着说:“没有,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哈!惊喜?”柳伯祥冷笑一声说:“确实惊喜了,你都惊喜我到床上了。哈哈,我现在才明白了,那天他送你来的,他还坐在下面等你,你见了我,就急不可耐地说要了我吧要了我吧。哈哈,原来你已经被他给……”

  邓田田立刻打断他,大声哭着说:“我没有!我是纯洁的!看到你那一刻,就想着给你,给你我的一切。我是不是第一次,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

  想到自己那次为了献身,忍住了疼,便是流了血,都没有这样难受过。但是,自己无私的奉献,却遭来如此不堪的猜忌,一想到这里,邓田田委屈的眼泪更是止不住了,喃喃地又说了一句:“你别冤枉我呀,我是不是第一次呀,你都那样做了,难道都不知道?你说话呀。”眼泪成串地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