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我又和你在一起了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6-02 14:16      字数:2167
  89 我又和你在一起了

  果然,不到五分钟,就看见柳伯祥神色匆匆地回来了。邓田田刚喊了一声:“柳伯伯!”就看见又一个人也跟着出现了,啊?原来是林海!他马上平静下来,对着林海笑笑说:“你好。”

  柳伯祥一边开门,一边解释说:“我刚去了系里一趟,正好碰上林海,他有东西落在我这了。”

  邓田田看到林海进屋后径直走到自己曾经住过的房间,拿了一个小行李包出来,冲他淡淡一笑,说:“放假了,要回家时,才想到一些东西落在这里了。”说完,对着柳伯祥笑着说:“那我走了,柳老师,开学再见了。”

  柳伯祥送他走后,关了门,看了邓田田一眼,用一副平淡的语调说:“你要拿的东西,都在那个桌子上呢。”言语平稳,没有丝毫惊喜,愤怒,不喜不悲的神情让邓田田觉得自己像个陌生人。

  他就木木地走到桌子跟前,一看是一个精致的透明塑料袋,上面印着生日快乐几个字,一看就是专门买的那种生日包装袋。

  他打开一看,里面共有三样东西:一个生日贺卡,里面简单地写着:祝邓田田生日快乐,柳伯祥。

  一个笔记本,打开扉页写着:祝邓田田十八岁生日快乐!你终于获得公民权了,愿你在未来的路上披荆斩棘,一路辉煌!落款却只有一个大大的柳字。

  在笔记本下面,却是一双袜子,浅浅的灰黑色,在脚踝处有两条亮眼的白边。邓田田有些不解,怎么还会送我一双袜子为生日礼物?

  他无言地把三样东西放进袋子里,将封口拉住,默默地来到门口。

  他来之前原来本打算好好和柳伯祥谈谈的念头,在见到他和林海的一瞬间,就打消了。尤其是听到柳伯祥对自己不咸不淡的话语,那一刻,他忽然都有些后悔来了。

  为什么非要来呢?就为了一个生日礼物来呢?这种人和人之间的情感已经没了,这些礼物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看着柳伯祥站在门口等着他,怔怔地看着他,轻声地说:“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要送你双袜子吗?”

  此时,听到他柔声说话,邓田田的眼泪就忍不住一下子“唰”地流了出来,接着就变成了一串串的泪珠,顺着胖胖的脸颊往下“哗哗”地流起来。

  这些日子,心里天天都满满充斥着对这个人的思念。如今,看到他就站在面前,脸上露着哀怨,看来这些日子他也不好过!

  但是这一刻,邓田田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默默地点头,又摇摇头,他想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又不想知道了。两个人都淡漠了,知道了能有什么用?

  看到他哭的梨花如雨,柳伯祥的眼泪也夺眶而出。他喃喃地说:“我不敢买情侣装,不敢买情侣的一切东西,但是想着要和你有共同能穿的东西,这双袜子……就是为了和你能一起穿,共行人生之路。我们穿上,没人能知道,也没人能看出来……”

  原来如此!原来他心里念念想着还是我!

  没等柳伯祥把话说完,邓田田一把抱住了他,哭着说:“你怎么这样,怎么这样?”说完,就不顾一切地吻上了他的脸,他嘴里品到了柳伯伯的眼泪,那咸咸涩涩的味道。

  柳伯祥也忘情地吻着他的脸,用嘴在他的脸上啄着,试图将他流出的眼泪一点一点的地舔舐。最后,两个人的唇激烈地碰撞了,紧紧地贴在一起,热热地感受彼此口腔里的温暖。

  邓田田喃喃地说:“柳伯伯,你这些天不理我,我特别难受。”

  柳伯祥亲了他嘴一口,才说:“别说了,你都不知道,这些日子我也特别难受。”

  邓田田亲了他一口,说:“我想你,我一直都在想你。”

  柳伯祥也喃喃地说:“我也想你,无时无刻地不在想你。”

  邓田田被他亲的浑身发软,心里又是激情荡漾,他觉得内心的火山就要爆发了,他的手下去,一把握住了,嘴里喃喃地说:“柳伯伯,要了我吧,再一次要了我吧。”

  柳伯祥此时再也忍不住了,紧紧地贴着他,用力抱紧他,在邓田田的耳边急急地说:“我受不了了,我给你,现在就给你。我要你,我要好好地要你!”

  两个人泪眼喜笑,相拥着来到了柳伯祥的大床边,一下子就倒了下去……

  看着柳伯祥卖力耕耘着,邓田田脸上绽放出久违的笑容,那种心与心,灵与肉的结合,让他的心里彷佛瞬间就荡漾起一首快乐的歌来。

  终于,暴风骤雨停止了,他们两个大汗淋漓地躺在一起……

  邓田田一脸温柔地望着柳伯祥,帮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看你一头汗的,累着了?”

  柳伯祥激动地喘着气,看着自己的胸脯一上一下的起伏,他感叹地说:“真的太好了,太激动了。”说完,也将手在邓田田的身上摸摸,说:“你这里也都是汗呢。对了,刚才好不好?啊,好不好?”

  邓田田害羞地说:“好,特别好,比第一次还好。”

  柳伯祥嘿嘿一笑,说:“那当然了,那一次在北京的宾馆,又着急。这一次不同了,在家嘛,心情也放松,当然好了。”

  邓田田笑着说:“你好像也特别威猛。”

  柳伯祥一听,忙关切地问:“对了,你那怎么样?疼不疼了?”

  邓田田笑了,说:“不疼了,习惯了。”然后,依偎在柳伯祥的身边,幸福地说:“太好了,我终于又和你在一起了。”

  柳伯祥轻轻地在他的额头上一亲,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邓田田此时觉得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他喃喃地说:“柳伯伯,有你这样爱我,我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现在,我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真正受皇上宠爱的人!你呢,就是宠爱我的那个真命天子!”

  “啊?你还想当那个大唐美人呢?”柳伯祥嘿嘿地笑着问道。

  “啊?大唐美人?”邓田田一下子想起了他们两个有一次说起了大唐夜宴的场景,不由得心神向往地说:“嗯呢,就想呢。我的好皇上,你和我一起沐浴吧。”

  “哈哈,是要一起沐浴呢,看看咱们身上都多脏了。”柳伯祥用手在他肚皮上划了一下。

  邓田田看着他手指在慢慢地研磨,就不好意思地说:“又不都是我的,还有你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