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罗伯伯要见我!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6-01 15:09      字数:2294
  88 罗伯伯要见我!

  邓田田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想着看看手机。没想到,他看到了罗学文的微信,刚刚发来的:田田,我听你妈说你又去别人家住了?

  邓田田回了:嗯,在一个曹伯伯家住,护理他,就在咱们一个小区,咱们楼后面。

  你能不能到花园来,我想见你,有话对你说。又一条微信立刻回来了,看来罗伯伯真的很急。

  邓田田对曹春明说:“我下楼去一趟,你想不想去?”

  曹春明摇摇头说:“刚洗完,我怕凉着,就不去了。对了,你干吗?”

  邓田田扬扬手机说:“有个人要见我,和我说说话,看着很急。”

  “什么人呀?”曹春明不假思索地问了一嘴:“不会是你那个柳老头吧?”

  “什么呀?怎么会是柳伯伯呢?是我楼上的罗伯伯。他说有事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看着语气很着急的样子。” 邓田田笑着回答。

  “怎么又来了一个姓罗的伯伯?这个老头难道……也是你的相好?”曹春明好奇又有些怨气地问。

  “什么相好?胡说什么呢,我就和柳伯伯一个人好。这个罗伯伯他就是一个孤独老人,对我,嗯,只不过有些……”邓田田一时语塞。

  “对你……?也有意思?”曹春明笑着说:“是不是和我一样?”

  邓田田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就喃喃地说:“嗯,是和你……有些像!”

  “那他也是一样的人?”曹春明自语道:“不行,我要下楼去见见。”

  “啊?为什么你要见他?”邓田田大吃一惊说:“那,那多尴尬呀。”

  曹春明嘿嘿一笑,说:“都是我的情敌,我当然要见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说完,又看了邓田田一眼说:“就是远远看看,不靠近你们,你们尽管说你们的悄悄话。”

  “啥呀?我们哪有什么悄悄话?他要很快回东北了,可能有事情吧。”邓田田说:“你真的要去,那就一起下楼吧,正好你也走走,锻炼锻炼。”

  曹春明笑着说:“好吧,我也同你一起下楼,哈哈,借着走路去好好看看这个老罗头。哼!”

  看着他像个小孩一般地撒气说话,邓田田不由得笑了说:“看看你多大年纪了,说话还像幼儿园的一样。怎么还哼上了?”

  “我就哼!”曹春明愤愤地说:“来跟我抢你的人,我都要哼!”

  邓田田笑了,说:“别哼了,咱们快点走吧。”

  两个人下了楼,来到小区花园附近,曹春明示意邓田田自己去,自己就在那里驻足停下了。看到不远处,一个满头银发的胖胖的老人在那里踱着步子。见到邓田田,就急急地迎了上来。

  “田田,你来了?”罗学文激动地迎上前来问。

  邓田田回头看看曹伯伯在不远处走路,就忙问:“怎么了罗伯伯,叫我马上见面,是有急事?”

  “哼!我就是想亲自问问你!你到底怎么回事?刚刚去了柳老头家住,现在又到曹老头家住!幸亏那天我问了你妈才知道的。你说说看,不愿意到我家里住,却去别人的家住!你到底喜欢哪个老头?你心里有没有我呀?”

  看看四下无人,邓田田笑了,说:“原来看着没人,你嗓门挺大呀。我早都给你说过了,我就喜欢柳伯伯一个人。”

  “那,那你还又有这个姓曹的,又怎么回事?”罗学文一脸气愤地说。

  “他和你一样,嘿嘿,都是同样的人。”邓田田笑着说:“他出车祸了,手坏了,我才照顾他来的。”

  “你真是一个心好的孩子,上次帮我拎油,我就知道了。估计这个曹老头也是发现了你的好,对你念念不忘吧?”罗学文嘿嘿笑起来。

  “别胡说了,你有没有事情呀?”邓田田不耐烦了。

  罗学文悲哀地说:“我要回去了,票已经买了。就是想着你,想着临走前能不能你到我家来,和我吃顿饭?”

  一下子想到他那天对自己的龌龊行为,邓田田一口拒绝:“不行,我忙,走不开。”

  “难道吃顿饭都没有时间?”罗学文有些哀怨地又问了一句。

  “没有!”邓田田回答干脆,说:“曹伯伯手不能动,我离不开。”

  “哦……那就算了。”罗学文说:“那,那你忙去吧,拜拜。”说完,转身离去了。

  看到他银丝一般的头发随着他离去的步伐飘扬着,邓田田心里有些难过。是不是自己说话太绝情了?他一个老人,对自己处处表达着喜欢,这样的伤一个好人的心,唉,真不应该呀。但是我又能为他做什么呢?我心里只有一个柳伯伯呀。

  邓田田低头往回走着,到了楼道门口,才想起了曹伯伯还落在了后面,刚想转身去寻。就听见楼道里面一个声音传出来:“现在才想着找我呀?”

  “啊,你原来回来了?”邓田田看到曹春明,有些出乎意料。

  “嗯,走了几步,觉得冷,就回来在这等你。”曹春明嘿嘿一笑,说:“没说几句吗?他怎么就走了?”

  邓田田说:“他就是想着要走了,来和我告别一声。”邓田田没有说罗学文想请自己吃顿离别饭的事情。

  “他长得挺帅的,一头白发很好看。”曹春明摸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无不羡慕地说。

  邓田田点点头,应了一句:“嗯,是挺帅的。”

  看着他情绪不高,曹春明也不敢多问,就说:“那咱们就回家?”

  “嗯,回家。”邓田田应了一句,就沉默地往前走去。这个罗伯伯,我当真是要辜负了他了!

  看着邓田田进屋后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曹春明知道他情绪不高,也就说了声自己要休息了,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邓田田躺在床上,一时间有些发愣。

  我对柳伯伯好,但是我们现在关系很凉。罗伯伯一再表示他喜欢我,还有曹伯伯也是的,但是我心里已经装下了一个人,再也装不了别人了?这样,就无形地在伤害别人的感情呢。

  哎呀,真苦恼呀,以前没有经历感情时,渴望着。现在经历了,却又让自己难受!

  明天,唉,明天见到柳伯伯,又将会是怎么样的情况呢?

  当邓田田再一次来到柳伯祥的家,他激动的心情比第一次来到时更加热烈。

  他想象着各种各样的可能场景,他一敲门,他立刻开门,两个人热烈拥抱?亲吻?是不是先说些话?还是就直接抱上?或者是另一种场景,一张严肃的脸?还是对自己冷眼相对?

  但是当他敲了一会儿门不见里面有动静时,邓田田心里变得拔凉拔凉的。

  怎么回事?说好了让我这个时间来的呀,怎么会不在呢?他急急地给柳伯祥发了个微信:我到了,就在你家门口,你在哪?

  柳伯祥回了:路上,等着我,马上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