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田田,我陪你去!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5-24 10:03      字数:2108
  80 田田,我陪你去!

  曹春明用手一指他的那里,笑着问:“咱们两个不会都还穿着裤头洗吧?”

  邓田田说:“洗澡那当然是要脱光了。但是我先说明了,只能搓背,不能搓别的地方。”

  “你太有意思了,不搓背莫非你还想搓什么特殊地方呢?”曹春明笑着说。

  邓田田看着他先进了卫生间,顺手就脱了裤头放在了洗手台上。邓田田紧跟着他,也脱了放在那里。

  曹春明打开水就洗了起来,对邓田田说:“你也进来呀,进来给我好好搓搓。”

  柳伯伯,才是我心中的挚爱!一想到这儿,心里仿佛一下变得圣洁了。

  当水哗哗的落在身上时候,他忽然间对曹春明的身体没了刚才那种渴望,他拿起毛巾问:“曹伯伯,准备好了吗,我现在就给你搓吗?”

  曹春明点点头说:“我准备好了,你开始吧。”说完,就将双手扶着墙,慢慢弓起了腰。

  邓田田倒是用了些力气,给他搓起来。一边搓,一边笑着说:“曹伯伯,你这身上也真有些脏了,不经搓呀,这么多的脏东西。”

  曹春明笑了,说:“想着来北京住宾馆呢,这两天我忘了在家洗了。”

  邓田田笑着说:“难怪呢。我可不像你,我天天都洗,不会这么脏的。”说完,又搓了搓,说:“好了,我都给你把背搓红了,现在是一点垢跏都没有了。”

  曹春明高兴地说:“好呀,谢谢你田田!现在,轮到我给你也搓搓吧。”

  “我?不用了,我没有什么垢跏。”邓田田笑着说。

  “那我就不信了,你过来,让我试试,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说完,不由分说地把他一推,说:“转过去,背对着我,手扶着墙。”

  邓田田被他一推,就背转了过去,也顺手扶着了墙,说:“那你就搓吧,看看我有没有。”

  曹春明就开始在他背上搓起来,一边搓着,一边说:“哎,还真的干净,什么好像都没有哎。”虽然嘴里这样说着,但是手底下并没有停,继续在他的后背上搓着。

  忽然,邓田田感到有些不对了。邓田田扭头一看,果然如此!曹伯伯那里变……呢。

  邓田田一看着急了,喊了起来:“曹伯伯!你干吗?”

  曹春明不好意思地捂着自己的那里,嘿嘿地笑,说:“对不起,田田,我,我没忍住。他,他不听我的话嘛,我在心里都数了五百头羊了,但是还是控制不住呀。”

  “用毛巾盖上!”邓田田命令道。

  曹春明赶紧听话地把毛巾盖在那里,虽然是搭上了毛巾,那里却像是一个魔术师用方巾遮住魔术棒一样,依然高高地挑着。

  没想到,忽然,曹春明一下子把他从后面就抱紧了,头靠着他的背,嘴在他后背上像是小鸡啄食一般不停地亲吻着。

  “你!流氓!走开!”邓田田恼了,一个急转身,就把他给推开了。接着就拿起了一件干净的浴巾和自己的裤头急速地冲出了浴室。

  在用浴巾擦干自己的时候,发现自己也激动了。他不禁有些心虚地看着卫生间,好在曹伯伯还在里面没有出来。他快快地下手擦干了自己,把裤头穿上。当他穿好了衣服裤子的时候,才看到曹春明慢慢地出来了。

  邓田田看了一眼,恨恨地说了一句:“你怎么敢那样!”

  曹春明眼睛不敢看他,嘴里喃喃地解释说:“田田,都是我不好,我刚才看到你那里软软的,就……”

  “你还说!”邓田田气愤地说:“还有脸!”

  曹春明用手按了按自己的,也骂了起来:“你这个小东西!这么不听话,还有脸!让田田都生气骂我了!”

  看到他竟然指着自己的小东西在说话,一下子把邓田田给惹笑了,他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了。

  看到他笑了,曹春明嘿嘿一笑,说:“田田,你笑了,不生气了?你原谅我吧。”

  邓田田看到他把头伸过来,在自己前面微微抵着,头顶油光发亮,不由得玩心大开,用手在他秃秃的头顶上一摸,说:“都这么大年纪了,头发都没了,还控制不住自己。”说完,顺手就弹了一下。

  “哎呀,”曹春明手摸着被他弹过的地方,叫起来:“疼呀!”

  “让你好好记住!”邓田田说:“疼就对了,哼!你刚才还把我那里弄疼了呢。”说完,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后面。

  “是吗?”曹春明嘻嘻笑起来,说:“快来,让我给你揉揉。”

  “去吧!还想占我便宜!”邓田田用手一挡,说:“我不会让你再得逞了。”

  曹春明笑了,说:“我知道了,嘿嘿,我就是逗逗你,我不会再骚扰你了。”

  邓田田说:“这次你记住,以后不许了。我现在要走了,去找我的柳伯伯了。”

  “哎……你等等!我,我陪你去!”曹春明急急地说:“北京这么大,万一你丢了,出事情了,我可付不起责任。”

  “你去?那,那怎么行呢?”邓田田一万个不愿意。他心里想着和柳伯祥单独在一起独处呢,他可不想周围有个人在那里明晃晃地监视着自己。

  “我,我就陪着你,你和他一起的时候,我,我就在外面等着。”曹春明说:“不管怎样,我一定不让你单独行动,我们两个一起出来,干什么都要在一起。”

  “那,那我要是去到他房间呢?你,你也跟着?”邓田田不满的叫嚷起来。

  “嘿嘿,我才不跟呢。那,那我就在大厅里等着呗。”曹春明笑着说。

  邓田田想想,他可能也真担心自己一个人出去,毕竟他是老板,这次一同出来的,还有后妈李淑英的缘故,想到这儿,就点点头说:“好吧,我让你陪我一起去。”

  曹春明说:“说好了,我可不想当电灯泡!看到你和他见面了,我就闪一边了。最好,你不要给他说有我这么个人,好不好?”

  他的这番话正好符合邓田田的心意,他马上说:“好,好!你最好躲得远远的。”

  曹春明嘿嘿一笑,说:“我就是一个护花使者!我亲爱的胖胖花儿!”

  “说什么呢?还说自己是护花使者?我还是胖胖花儿?” 但是,嘴里一说完,邓田田却甜甜地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