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曹伯伯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呀?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5-18 14:10      字数:2398
  77 曹伯伯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呀?

  看着邓田田不说话了,曹春明哈哈大笑,说:“怎么了?吓着你了?”

  邓田田将眼睛看向车外,车里虽然很热,但是外面还是很冷的样子,一派冬天景象,万物萧条。

  邓田田看着飞驰向后远去的一排排光秃秃的树,心里暗暗盘算起来:曹伯伯,他是专门设计了这次的行程,还说叫什么爱的路程,看来他是想和我一路上想发生点什么。不管怎么,我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见机行事。

  “咦?你怎么不说话了?”曹春明笑着说:“真的被我说的话给吓着了?”

  邓田田笑了,说:“我那里被吓着了?我只是看着外面的景色,真美呀。”

  “又胡说了,这大冬天的有什么景色?还真美?我看你就是躲避我的话题。”曹春明接着说:“田田,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看出你的吗?”

  邓田田一听,好奇地问:“说说看,你是怎么看出我的?”

  曹春明暧昧地笑笑,说:“跟你一样,从外表看你内心的。”

  “我的外表?我的外表怎么了?”邓田田好奇地又问到。

  曹春明哈哈大笑,说:“你看看你胖胖的身子,圆圆的脸,白白的皮肤,你就是一头小优熊!”

  邓田田点点头,说:“这个呀,我知道,我朋友就说过了。那也说明不了什么呀?”

  曹春明笑着点点头,说:“是的,这些都说明不了什么。但是你就不一样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东西……”

  “什么?我浑身都散发着一种东西?什么东西?”邓田田不解地问。

  “嗯……这个东西不好说呀。”曹春明笑了,说:“嗯……好像是一种标识。对了,你看过动物世界吗?”

  “看过呀,怎么了?”邓田田有些困惑了。

  曹春明嘿嘿地笑,说:“那个母的呀,一到了发情期呀,就散发一种气味,或者气息来吸引雄性,来和她交配。这就是一种标识,就是想要让干的意思。”

  邓田田一听不高兴了,说:“我呸,你把我比作什么了?还是个母的?发情?”

  曹春明笑了,说:“看看,你这个撒娇的样子,就是这种标识。我就是喜欢你这样,我看着你下面就硬了呢。”

  邓田田觉得他怎么和罗伯伯有点像,说话直接又露骨,马上说:“你简直就是流氓!”

  曹春明嘿嘿一笑,说:“你刚刚还说我有文化气质呢,怎么现在就看走眼了?”

  邓田田瞪了他一眼,说:“我哪里能想到你这么文质彬彬的外表下,却有这么粗野的内在呢?”

  “哈哈,你都看出我内在粗野了?又粗又野?”曹春明笑着说:“你是不是就是这样想我的?喜欢我的粗野呀。”他每句话,都故意把粗字强调一下。

  邓田田不由得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不要脸。但是他不想再搭理,生怕自己说了什么,他又拿来说自己。

  曹春明看他不吭声了,笑了,说:“逗逗你!看你一点都不禁逗!”

  “啊?你是在逗我?”邓田田笑了,心想原来曹伯伯在开玩笑呢。

  果然,曹春明笑了,说:“哈哈,我就是跟你开玩笑呢。我是一个直直的男人,只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

  原来如此,虚惊一场。邓田田这才放松了心,笑着说:“你刚才真的吓死我了,我的心都怦怦乱跳了。”

  “是吗?”曹春明笑着说:“对不起呀,吓着你了。我就是纯粹开玩笑,让咱们一路上有笑声,不寂寞嘛。”

  邓田田想起了李淑英说过他有家的话来,就问了:“曹伯伯,我听我妈说你有家呢,怎么没见过你的家人呀?”

  曹春明嘿嘿一笑,说:“我老婆带着儿子在江西,过去很多年了。”

  “为什么?你们干吗分开呢?”邓田田好奇地问。

  “你还蛮好奇的,我的家说起来好玩,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曹春明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邓田田笑笑说:“好吧,我也不是故意想打听你的私事。你要是以后愿意讲给我听,可以。要是不想讲,也可以。”

  曹春明笑笑说:“好呀,但是我想打听一点你的私事。”

  “啊?我的私事?”邓田田不由得笑起来,说:“我有什么私事,你还好奇呢?”

  曹春明问:“上次我给你搭了一个顺风车去你朋友家住,在师大的那个。你们是什么关系?”

  他问的是和柳伯祥呀?邓田田脸立刻红了,马上说:“我们?就是一般的朋友关系呀?”

  “哦……一般的朋友关系?”曹春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接着问:“那你现在回家住了?”

  邓田田笑笑说:“可不,早都搬回来了,在朋友那就是暂时小住了一下。”

  曹春明笑了,说:“那我就放心了。”

  “嗯?你放心?你放心什么?”邓田田吃惊地问道。

  曹春明哈哈大笑,说:“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喜欢你,追求你,用这一路来证明我们的感情呀。”

  “啊?”邓田田吃惊的说:“你刚刚说了你有家呀,你喜欢女的呀,你不喜欢男的呀。”

  曹春明嘿嘿地笑说:“没错!我是有家呀!他们在江西呢。我是喜欢女的呀,你在我眼里就是个女的呀。我是不喜欢男的,我也没把你当成男的呀。”

  “什么?”邓田田叫了起来,说:“哪有你这样的人?翻来覆去的,我都不知道你说的话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曹春明笑了,说:“你认为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邓田田摇摇头,说:“我看不出来了。”

  “哈哈,你还说从我外表看出我内在呢?就连我说个话,是真的还是开玩笑都不知道?”曹春明嘿嘿地笑起来。

  “哎呀,人家那里能猜出你这样说话吗?”邓田田不由得埋怨起来了。

  “看看你这个样子,像不像个女的?你是男人吗?”曹春明眼睛一飞。

  “我?我怎么不是男人了?”邓田田气愤地反驳说:“还诬赖我不是男的?就胡说!”

  “看看,你这个样子,就是一个发情的母的,想勾引公的呢。”曹春明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顿时荡漾在车厢里了。

  邓田田气的说不出话来,就瞪了他一眼。

  曹春明看他瞪自己,脸上露出淫荡的笑容说:“瞧瞧你这个样子,就让我来劲!我都忍不住了想搂着你,抱着你,亲你,摸你,好好干干你呢。”

  邓田田大喊一声:“停车!我要下车!“

  曹春明马上收住了笑,问:“干吗?停什么车?这是高速!”

  邓田田恶狠狠地说:“我要撒尿!”

  曹春明笑了,说:“马上就到服务区了,到那儿有厕所!”说完,又笑着问:“我说田田,你不会想着跑了吧?”

  邓田田瞪着他,一言不发。

  “哈哈,我开玩笑,就把你吓着了。”曹春明说:“你呀,太逗了,这一路上咱们够开心的了。”

  邓田田看着他,一时没了主意。

  这个曹伯伯,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呀?他刚才对自己说的话,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