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这就是我们爱的路途!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5-17 08:19      字数:2546
  76 这就是我们爱的路途!

  当马强,邓田田和丁小一回到师大门口时,远远就看见李子明背着一个背包走了过来。李子明看到他们,冲他们挥手打招呼。行一清从马强手里接过自己的背包,说:“那我就走了,再见。”然后,行一清给马强一个熊抱,给了丁小一一个熊抱,给邓田田熊抱时笑着说:“咱们两个就像熊大和熊二一样。”

  邓田田说:“回农村过年好,有年味,愿你过个好年。”

  行一清悄悄在他耳边说:“要是对方没有大错,你就先和他说话吧,免得两个人都难受。”邓田田听了他的话,心里感动极了。行一清刚才无声地观察到了自己的内心活动,这时好像有一种默契一般,邓田田没有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他就冲他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丁小一笑着说:“你好好回去过年,我们会照顾好马强的。”

  马强嘿嘿一笑,说:“我?还要你们照顾?可笑!”

  行一清对他微微一笑,说:“你怎么还是这样没心呢?人家就是关心你呗,你还来劲。”说完,对丁小一笑着说:“你们要是过年有空,就来陪陪他吧。马强一个人有时候不知道怎么安排时间呢。”

  “看吧,连行一清都说了,”丁小一笑着说:“马强呀,我们就要盯着你,免得让你犯错误。”

  行一清抿嘴一笑,说:“他要是敢犯错呀,我,我就不要他了。”

  马强嘿嘿一笑,说:“都说我干吗?好了,行一清,你走吧,别再啰嗦了。”说完,看着一旁的李子明,小声对行一清说:“和他还是保持距离呀。”

  行一清笑笑,说:“我知道分寸呢,你放心吧。”

  看着李子明和行一清上了车,直到目送着远去,马强还是依依不舍地说:“我现在就开始想他了。”

  丁小一不由得笑了,说:“酸不酸呀,你咋这么矫情?”

  邓田田回头看看师大的大门,心情也是不舍。马强问:“你们要不要去我宿舍坐坐?”

  邓田田摇摇头,说:“不了,我还要回去呢。准备一下,我马上要去北京了。”

  马强吃惊地说:“去北京?干吗?”

  丁小一说:“人家有美差,挣钱!”

  邓田田简单地说了要去北京的事情,马强一脸羡慕,说:“这样的好事?我怎么摊不上?一放寒假,我都觉得没事可做。”

  丁小一笑着说:“放心,哪天我来陪你玩。”

  “真的?”马强说:“对了,要是邓田田不在了,你也没什么意思,我也不愿意在家里。那就到我这儿来,宿舍里也没什么人,咱们好好打游戏。”

  丁小一眼睛放光,说:“好呀,好呀,我们好好打个过瘾。”

  邓田田笑着说:“那你们到时候就玩好吧,我反正要去北京挣钱了。”

  马强笑着说:“别忘了,回来请客。等着行一清回来了,咱们再聚聚,到时候,你就是我们里面的小大款,负责买单!”

  邓田田一拍胸膛,说:“这个?一点都没问题!”

  回到家里,邓田田脑海里翻来复去都是柳伯祥笑呵呵地和林海打饭的样子。这个样子不就是自己以前的样子吗?他和柳伯祥笑着一同进了食堂,有人问起时,柳伯祥还说自己是他的远房侄儿呢。想到这里,又想到行一清临别时对自己说的话,不由得心思波动起来。

  我先给他发个微信,看看他如何反应?

  想到这儿,就给柳伯祥发了:我今天去师大了,在职工食堂还见到你了。

  过了一会儿,就看见柳伯祥回了:我也看见你了,和你的朋友。

  邓田田:你还生我气?

  柳伯祥:没有!

  邓田田:那你怎么对我不理了?我十八岁生日都过了。

  柳伯祥:你生日时,我在北京。不过,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就放在你房间的桌子上,等着你有时间来拿呢。

  啊?他还给我准备了生日礼物?他还记得我!邓田田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这些天心里的不舍和委屈顿时化成了一串串的眼泪,没完没了地流起来。

  可能看他没有回,那边柳伯祥又来了一条:我马上去北京了,等回来再联系。

  此时,邓田田心里不知道是喜了还是悲,总之是说不清道不明了:我到时也去北京,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他上次在柳伯祥那里,把北京学术研讨会的时间地址都详细地记在了手机里。

  时间也是过得飞快,几天后,邓田田就坐上了曹春明的汽车,两个人从石家庄出发了,踏上了去北京的路途。

  看到曹春明头上带了一顶帽子,邓田田好奇地问:“曹伯伯,你以前都不戴帽子的,怎么今天带了帽子呢?”

  曹春明笑呵呵地问:“好看吗?”

  邓田田点点头,说:“好看,像个大导演。”

  曹春明笑着说:“对了,这就是个导演帽呗。这次去北京,主要是见一些文化人,打扮一下,充充样子。”

  邓田田笑着说:“你的样子本来就像个有文化的人,不在乎帽子不帽子的,你还充什么样子呀?”

  曹春明笑着问:“我的样子像文化人?”

  邓田田点点头,说:“像!”

  曹春明又问:“哪像了?”

  邓田田笑着说:“看看,你的眼睛,眉毛,脸,皮肤,哈哈,连光光的头顶都像呀。”

  曹春明笑了,说:“你这哪里说的是文化了?你是光看外表了。那文化呀都是内在的东西,是一种气质,你光从外表是看不出的。”

  邓田田有些不服气地说:“谁说看不出?我就可以看出来。曹伯伯,你挺帅的,从你的外表我就觉得你就是一个好人,这不也就看到内在了嘛。”

  曹春明怔怔地看着他,问:“你从我外表就能看到我内在了?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被他这么一问,邓田田一时愣着了,说:“你,你是一个善良的人,有爱心,有教养,有……”

  “你就编吧,把脑子里知道的好词都编在我身上吧。”曹春明嘿嘿笑着,转头看了他一眼,说:“我知道,你喜欢我。是不是?”

  “啊?我,我喜欢你?”邓田田被问的吓住了。

  曹春明笑着说:“嗯!我看出来了,你喜欢我!是不是?”

  邓田田不知道如何回答,喃喃地说:“嗯,是,嗯,不是。”

  曹春明说:“是呀还是不是?干吗这么吞吞吐吐?”说完,嘿嘿笑起来,说:“我知道你心里的秘密。你喜欢老人,喜欢像我这样的老人,是不是?”

  邓田田吃惊地看着他,说:“你,你怎么知道的?”

  曹春明点点头,笑着说:“果然如此。你别问了,我这么大年纪了,还没一点人生的经验吗?”

  邓田田不知道他这么说话的意思,一时不敢接话。没想到,下一句,他听到曹春明的一句话,把他吓了一大跳。

  曹春明笑着说:“田田,我也喜欢你!”他一声田田,一下子仿佛就变得亲密起来,瞬间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了。

  “啊?喜欢……我?”邓田田不由地发出一声惊叹。

  曹春明接着说:“从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喜欢你了!”

  “你喜欢我?从第一次见面?”邓田田难抑心中的惊讶。

  “对呀!”曹春明哈哈大笑,说:“这次去北京,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什么?”邓田田吃惊地问:“为我准备的?”

  曹春明笑呵呵地说:“咱们两个互相喜欢,这就是我们的爱的路途!”

  “爱的路途?”邓田田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曹伯伯,他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