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我是一个你生命中的过客?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5-16 13:37      字数:2388
  75 我是一个你生命中的过客?

  如约到了见面的那天,邓田田和丁小一又一次见到了行一清。行一清高兴地给他们两个人一人一个熊抱,说:“这些日子都没见了,还挺想念你们的。”

  丁小一说:“我们也是,前些日子都忙于考试了,都没有时间会会朋友了。”说完,瞥了马强一眼,看到马强眼睛一直看着行一清,心里就有些小小的失落。

  邓田田看着行一清,说:“怎么你期末考试没用功吗?”

  行一清透过眼镜,一双明亮的眼睛望着他,有些纳闷地问:“为什么说我没用功?我用功了呀。”

  邓田田哈哈大笑,说:“用功了?怎么感觉你又胖了些呢?”

  行一清摸摸自己微微外凸的肚子,笑着说:“你原来是这个意思。还取笑我,看看你自己呢,好像也是胖了一些呀。”

  邓田田笑了,说:“我呀,这段时间就是吃食堂,伙食好呗。”说完,就想到自己住在柳伯祥家里,每天他都给自己打好吃的肉菜,那不就是贴膘嘛。现在,又回到这熟悉的地方,看着熟悉的道路,他却和自己又离得那么远,脸上就浮现出一丝乌云。

  “什么?你吃食堂?”行一清吃惊地问:“为什么不在家吃?”

  忽然想到柳伯祥交代过自己不要和马强说他们两个住在一起,免得让学生们知道。邓田田顿时有些支吾起来:“嗯……就是,就是……”他还一时想不出好的说法来。

  丁小一知道邓田田这个秘密,也知道柳伯祥不想让别人知道邓田田在他那里住。以前邓田田就给他下过死命令,千万不能在马强面前走漏风声。此时,看到邓田田一脸窘态,马上接着话说:“哎呀,人家邓田田家里事烦人,不好给人说了。你也别打听了,咱们快去吃饭吧。”说完,又看向马强。

  马强也点点头,说:“就是,这外面说话多冷,咱们去职工食堂!边吃边说!走吧。”说完,用手轻轻一拉行一清,行一清就顺从地跟着他走了。

  看到马强这个小小的动作,似乎透露着无限的爱意,看的丁小一心里十分羡慕起行一清来。

  邓田田看到行一清虽然身形比马强还要微胖一些,但是言谈举止都十分地温柔顺贴,眼神看着马强时也满满都是爱意,不由得也在心里羡慕起来:行一清真的好,说话干事不急不慢,待人接物也有礼有行。我要是像行一清这样体贴可人,那多招人爱呀。

  四个人到了职工食堂,他们来到比较早,还没什么人。马强找了一个桌子让他们三个坐下,就去那边的小炒堂点菜了。

  邓田田看着那个小炒堂,心里不是滋味。那里也是柳伯祥常常带他点菜的地方,好吃的红烧肉,回锅肉都是从那里端回家的,然后两个人欢欢喜喜地边吃边聊。

  不一会儿,马强就点好了,菜也上齐了,马强还要了一些啤酒,说:“虽然天冷,没酒没意思,咱们都少喝一些吧。”

  行一清笑着对他说:“你呀,凡事还要搞个排场,没酒也行,有茶就好了。”

  马强看着他,笑得如花一般:“你要走了嘛,我又有时间见不到你,喝一点呗。”

  “你们两个怎么那么肉麻?”丁小一假装不在乎,无不讽刺地说。

  邓田田瞪了他一眼:“你说话就是难听,人家那叫恩爱!”

  被抢白一声,丁小一有些不服,恨恨地说:“恩爱呀,你也知道呀,你的恩爱呢?”说完,故意对邓田田吐吐舌头。

  听到他说话古怪,行一清小声问邓田田:“怎么了?你有变化?”

  邓田田还没搭话呢,丁小一抢着说:“他现在孤单一人了,被人家冷落了。哼!所以处处对我挑刺,拿我撒气。”

  邓田田委屈地说:“哪里?我哪有拿你撒气了?”

  行一清轻声宽慰说:“要是你被冷落了,想想自己有什么做的不好,才让人家对你有想法了。”

  “啊?想想自己?”邓田田重复着他的话,看到行一清微笑着冲自己点头。

  原来,原来行一清这么柔,这么招人爱,招人疼,就是他主动找自己的错,总是先检查自己的不是?难怪他让李子明还有马强都对他那么痴迷。

  就在这时,丁小一眼睛看着门口,对邓田田喊了一声:“嘘,快看,谁来了?”

  邓田田一眼看去,从外面走进来的正是他这几天日思夜想的柳伯祥!

  只见他还是一如往昔刚刚见面那般的帅气,手里拿着一个饭盒,一边笑着,说着,一边走了进来。在他身边和他一同走进的正是他的研究生林海!他们两个似乎说什么说的很是激动,边说边笑,有时,柳伯祥还用手不停地比划起来。

  邓田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心里又甜又酸,还有些苦。

  他看到柳伯祥似乎眼睛往大厅里扫了一眼,也好像看到他们了,但是又好像没在意似的扫过去了,和林海还是说着话去排队打饭了。

  他没来小炒堂,而是去吃大堂了。他和林海在一起,为什么?难道林海不去学生食堂吗?难道林海也在他家住?邓田田愣着了,心里想着各种想法。

  原来,在来之前,他也想过会有可能见到柳伯祥。他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见面呢?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微笑着说你好,然后转身后流泪?还是默默在一旁看着,而不上前,直到他离开,望着背影,默默数着悲伤?

  不管怎么想,邓田田都觉得要是见面,就会有难受的感觉。没想到,看到柳伯祥一脸春风的样子,似乎他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自己这些天难受他一点都没有。我就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一个没有留下痕迹的过客?

  看着柳伯祥打好了饭,和林海依旧说着话出去了,邓田田才收回了眼睛,仿佛这一刻,心才落回了自己原来的地方。

  马强和行一清,还有丁小一在那里说的热闹,他似乎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他们的话语就像是一阵清风从这个耳朵飘进,又从那个耳朵飘出了。

  我就坐在这里,他看见了,但是他眼光都没有做任何的停留!他对我,真的没有了一点感情吗?我不信,我不信!邓田田想着,就举起了啤酒瓶,咕嘟咕嘟地喝起来。

  看到他忽然喝酒,丁小一小声问:“他不理你了,又不是你不想理他。你干嘛自己难受呢?“

  马强听到了,说:“什么难受?怎么了?”

  邓田田瞪了丁小一一眼,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就是想着行一清回正定老家过年了,我们都在石家庄没意思,难受呗。”

  行一清听了,笑着说:“邓田田!你就拿我开涮是不是?”

  邓田田嘿嘿一笑,说:“哪里了?真的。马强,你是不是难受呀?”

  马强看着行一清,马上点点头说:“就是,就是,我舍不得你走呢。”

  丁小一噘着嘴说:“瞧瞧,酸样!”

  听到他这样说,几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邓田田笑着笑着,一滴眼泪就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