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你的点心和肉?我不要!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5-09 13:45      字数:2635
  69 你的点心和肉?我不要!

  元旦这天,邓田田从下午起就在医院陪着艾梅看望杜时宝,一直到了傍晚时刻。

  杜时宝心脏搭桥手术进行的很成功,人也变得精神起来。三个人在病房里吃了晚饭后,杜时宝笑着对艾梅说:“要是在家里呀,我今天肯定是要你们再喝上一顿的。”

  艾梅白了他一眼,说:“这刚刚有了精神,就惦着喝酒了。我可告诉你呀,你以后也要少喝了。”

  杜时宝嘿嘿一笑,说:“这不想着是元旦嘛。对吧,田田,要是在家,咱们是不是要喝一点小酒呀庆祝一下呢。”

  “还庆祝?有什么好庆祝的?我们又老了一岁!”艾梅哀怨地说。

  杜时宝笑了,说:“我们老了一岁又怎么了?那是自然规律!怕什么怕?但是对于田田就不一样了,今年一过呀,他就十八了,成人了!”

  “成人了?哪又怎么样?”艾梅还是一腔的哀怨。

  “你说什么呢?成人?多重要呀,他,他就是可以……”杜时宝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表述。

  “他就可以干什么?你想说什么呢?”艾梅将目光瞥向他,让他住嘴。

  没想到,杜时宝没理会她,接着说:“可以干成人的事情了!”

  “成人的事情?什么事情?”艾梅不依不饶地说。

  杜时宝嘿嘿一笑,说:“哦,他还没有女朋友呢?嘿嘿……”

  艾梅笑了,说:“就是我们田田有了女朋友,那也不能一到十八岁,就和人家姑娘那样呀,你这个老不正经的东西,尽说些不着边的话!”

  邓田田看着他们两个打情骂俏地说话,心里不由得思念起柳伯祥了。

  他清楚地记得柳伯伯曾经也像杜时宝刚才那样提及他要十八岁的时候,他激动地告诉邓田田:成人了,就可以干成人干的事情了!那一刻,邓田田心里明白他的柳伯伯为什么一直慢慢地忍着,原来就想等着自己十八后,才和自己干成人的事情呢。

  他还真是个老夫子!想到这,邓田田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看看,田田笑了!他也在盼着呢。对不对?田田?”杜时宝笑着问邓田田。

  邓田田心思被发现,有些羞涩地笑起来,说:“什么呀,成人有什么好呀?还要对一些事情自己负责呢。以前你们对我负责,现在想着快快甩包袱了,是不是?”

  艾梅哈哈笑起来,说:“我才不呢,我还希望你一直都是小小的,永远长不大。最好你就是四五岁的样子,那时最好玩,又听话又疼人。而且那样的话,我也还年轻着呢。”

  杜时宝笑着说:“想着时光倒流了?你现在也不老呀。”

  邓田田心里惦着柳伯祥,知道他们系里今天有活动,要结束的晚些。本来想着给他发个微信,后来想想,还是没有发。

  看到天色也晚了,杜时宝催促着他们两个回家。艾梅嘱咐了一番后,就和邓田田挡了个出租车回家了。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邓田田望着车窗外高楼大厦一派节日灯火装饰,还有依旧川流不息的车流,陷入深深的思考中:又是一年了,看看这大街小巷来来往往的人们还在这样的时候依旧忙碌着,都是在为了将来在打拼。我的未来如何呢?

  下了车,艾梅和邓田田进了小区,远远看见一个老人走在前面。艾梅悄悄地对邓田田说:“你看,前面的那个人!一头白发的那个!”

  邓田田这才注意到,前面远远走的正是罗学文!

  艾梅说:“那个人,可好了,就爱帮助人!我听说的,好像是个退休的工程师!他给人家帮忙捅下水道,一分钱不要。还帮着别人找到了丢的小狗,也是不要报酬。只是老伴死了,一个人过,也没个人陪着。听说这是在女儿家住,女儿女婿又出差了。唉……也是个可怜人呀。”

  邓田田吃惊地听着艾梅的八卦,看着前面的罗伯伯飘扬的白发,忽然产生了一丝怜悯。对了,他上次给自己发微信说要是回家的话,一定要去看看他,自己好像也答应了。

  邓田田笑着对艾梅说:“哦,我认得他,罗伯伯!就住在咱们家上面。”

  艾梅吃惊地看着他说:“你怎么认识的?”

  邓田田笑了,说:“有一次看到他拎着油,好像很重,我就帮忙了。正好那天咱们楼还在修电梯,我就帮着他走楼梯拎到了家呢。”

  “哦,这样呀,”艾梅感概地说:“看来,你也帮了一个好人呢。”

  “好人?”邓田田重复了一句,但是脑海里就浮现出罗学文把他紧紧地抱住的样子。不由得嘴里发出了一声恶恶的“哼!”的一声。

  没想到,他一抬头却看见罗学文对着他们两个笑着走过了,说:“邓田田,我一回头,就看见好像是 你呀。”说完,对着艾梅笑笑,说:“你好呀!我认得他!你是他妈吧?好妈妈呀,你可养了一个好儿子呀,热心助人,上次帮了我一个大忙呢。”

  艾梅听到他这样夸自己,脸上有些得意,说:“你不要这样夸他。我也知道你,都说你是个热心人呢,刚才还听田田说他也认得你,这可真好呀。”

  罗学文嘿嘿一笑,说:“看来我们两个都是好人呀。你说是不是呀,田田?不过,现在这世上,好人越来越少,都不愿意帮人了。”

  艾梅点点头,说:“就是,人都变得谨小慎微了。”

  罗学文看了邓田田一眼,说:“谨小慎微是人的天性嘛,我们也不能强求别人呀。”

  邓田田听得他说话是话里有话,心里有些反感,说:“为什么要强求别人呢?”

  罗学文没有理会他说话,反而问艾梅:“你们刚回家?”

  艾梅点点头,说:“刚从医院回来,他爸爸在医院呢。”

  罗学文又问:“那你们吃了吗?”

  艾梅笑着点点头,说:“在医院吃了呢。”

  罗学文摇摇头,说:“医院?那,那算是什么饭呀?我今天专门烤了一些肉和点心,我给你们送点吃!”

  艾梅忙说:“不用不用,我们不要。”

  罗学文笑了,说:“我烤了不少呢,本来想着给左右邻居都送一些呢,但是送了两家后,发现人家还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我们在哈尔滨那儿,楼里都是朋友,过节互相经常送些好吃的都是习惯了。没想到,这儿的人却对我不理解……”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

  艾梅有些过意不去,忙说:“我,我没那个意思,我们就是吃过了嘛。”

  “吃过了那又怎么了?像田田这样的一个大小伙子还不得再加点餐?”罗学文对艾梅说:“就让田田和我去一趟,到家里拿点点心吧。”说完,一脸哀怨又期盼地看着艾梅。

  邓田田马上说:“不去,我不去。”

  没想到,艾梅马上制止了他,说:“别再伤人心了!人家罗伯伯也是好心。他为了邻居们着想,专门烤了点心。田田,你就和他去一趟,满足一下人家这份心呗。”

  罗学文嘿嘿一笑,对着邓田田祈求说:“你就别再伤人心了,满足一下人家这份心呗。”他说的话好像是重复了艾梅的原话,但是在邓田田看来,这些话都是一语双关的。

  他瞪着着罗学文,说:“我吃过了,不想再加餐嘛。”

  艾梅马上说:“你不想,我想!田田,你就别再扫人面子了,人家还是一个老人呢。”

  罗学文点点头,说:“就是,就是,可怜可怜我这个老人的一片好心呗。”

  邓田田心里一软,说:“那好吧,我就跟你去一趟,说好了,就取点点心呀。”

  罗学文笑了,说:“好呀,好呀,我还有肉呢,你不要?”

  “肉?”邓田田明白他说的我还有肉呢是另有所指,就马上摇头,说:“你的肉?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