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田田,我舍不得你走!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5-08 14:43      字数:2319
  68 田田,我舍不得你走!

  当邓田田和艾梅回到家时,已经将近半夜十分。

  艾梅抚着胸口说:“今天吓死我了,田田,你都不知道刚才我都差点以为老杜他会过去了。他就那么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喊也没动静,简直就像一个死人一般。”

  邓田田宽慰他说:“放心了,老妈,他不就是急火攻心嘛。医院不是都说了嘛,已经没有多大问题了,你也别再自己吓自己了。”

  艾梅依旧一脸悲哀地说:“医生都说了,他的心脏有问题,看来是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呢。”说完,感慨地说:“他才50多岁呀,平常看着身体棒棒的,咋就忽然心脏不行了呢?”

  邓田田轻轻地拍拍艾梅的肩膀说:“妈呀,别想了,别到时你再想出了什么毛病出来,那我可真的怎么办呀。”

  艾梅点点头,露出一丝笑容说:“好吧,我不想了,咱们都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再去医院看看。”

  邓田田回到自己的房间一看,里面已经被收拾过了,看来杜佳妮走之前还进行了一些清理。他疲惫地躺在床上,拿出手机看。柳伯祥给他留的微信:田田,有事情找我!

  看看时间,邓田田想着他已经睡了,就没打算回。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

  柳伯祥:田田,有事情给我说!

  邓田田赶忙回了一条:我和我妈刚回家,我爸已经脱离危险了,医生不让我们留在医院。

  柳伯祥:你爸没事了,我就放心了。

  邓田田: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柳伯祥:想睡就是睡不着。

  邓田田:我妈让我回家住!我明天去你那里取东西。

  柳伯祥:知道了,你也该好好陪陪你妈,不要让她太伤心了。

  邓田田:知道了,你也要多保重。你和我后爸的年龄差不多,以后也要小心呢。

  柳伯祥:好的,谢谢你关心。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我等你。

  邓田田:好,明天见!

  刚刚放下手机,就听见又响了一声,一看又是柳伯祥的,他写着:今天真是个奇迹!

  邓田田心里明白他是指什么,他们今天发生的一切可不就是一个奇迹吗?

  他们有了真正的身体上的接触。奇迹?这个老夫子!怎么还会想着这么一个词!不过用奇迹来形容,的确是贴切呀。这些日子两个人天天在一起,相互陪伴,感情如涓涓细流,今天终于跃出山涧,叮咚一声跳出了心房,激情如火一般。那个亲吻,多么美妙呀!

  要是没有后面发生的艾梅打电话,杜时宝心脏病发作的事情,我们都到了他的床上,他的裤子都褪下了,那种激情是难以控制的,也无法控制,接着会不会……

  邓田田想到这里,心扑通扑通地跳起来,脸也一下子涨的通红起来。

  第二天,邓田田看见丁小一,脸上忍不住地荡漾起笑容来了。

  丁小一眼尖,一下子就看出了蹊跷,忙问:“怎么样?看你笑成了这样,你昨天有情况?”

  邓田田微笑着说:“哪里了,你还会猜的很,不就是人家的初吻没了嘛。”

  丁小一眼睛圆睁,吃惊地说:“初吻没了?你们亲嘴了?”

  邓田田舔舔嘴唇说:“嗯,昨天我们亲了。”

  丁小一激动地喊起来:“你们终于亲了,那么长时间在一起,你们都能忍呀。怎么样,怎么样?亲的好不好?接着呢,你们是不是……”

  邓田田悲哀地说:“亲的当然好呀,但是又能怎么样呀?后来我爸进医院了,我妈把我叫了回去。唉,今天我还要回去把我的行李拿回来,就要在家住了。”

  丁小一说:“亲完了,后面你们没干成?唉!是太遗憾了。”说完,看着邓田田一脸悲哀的样子,劝慰说:“也不急呗,放假了就有的是时间了,你们再找机会吧。”

  邓田田说:“他马上要去北京开会,我也要跟着人跑一趟货。找时间?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时间呢?以后怎么再找方便的机会呢?”

  丁小一笑了,说:“机会都是人创造的,只要你们想,就会有机会的。”

  “事在人为!”邓田田觉得有道理,就点点头,问:“那你呢?放假后又有什么打算呀?”

  丁小一嘿嘿一笑,说:“你要是不在呢,我就去找马强玩。他上次答应带我去他们大学里看看,说师大的食堂很好吃,请我吃饭呢。到时候宿舍没人了,还可以到宿舍里玩玩。”

  邓田田笑着说:“你呀就是对马强贼心不死。我可现在给你提个醒,一定记得呀。说好了,你们玩玩就玩玩,别千万别玩到床上去呀。”

  丁小一说:“看你说的,我会吗?要是那样你到时不说我吗?”

  邓田田笑着说:“我说你?我才不会说你呢。你要是敢对马强怎么了,行一清要饶不了你呢。”

  丁小一嘿嘿地笑,说:“我知道了,也就是你跑货了,要是找你不在的时候,我有个候补的伴玩玩呗。当然了,你放心吧,你还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多数时间还是要找你玩的。”

  当邓田田回到柳伯祥的家,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箱,依依不舍地摸了摸桌子,又将床铺好好地整理了一番,然后才拉着行李箱从房间里走出来。

  柳伯祥跟在他身后一直无言地看着他收拾,这时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邓田田,说:“田田,我真的舍不得你走!”

  邓田田像一个大人安慰害怕的小朋友一样拍拍他的后背,轻轻地说:“别这样,不要想,也不要再说了。”

  柳伯祥把头倚在他的肩膀处,痴痴地看着他的脸说:“我会想你的,想你这张胖胖的脸!”说完,用手轻轻地在他的脸颊处抚摸着。

  邓田田嘿嘿一笑,说:“要是想了,你就再亲一口。”

  柳伯祥就听话地亲了他的脸蛋一口,邓田田立刻回亲了他的脸蛋一口,说:“你这张脸,我也亲不够。”

  柳伯祥猛地抱住他的脸就在他的嘴上亲了起来,两个人又是一顿热烈的亲吻。

  当柳伯祥看着邓田田的出租车渐渐地驶远了,还在回味着嘴边邓田田留下的甜蜜的味道。他觉得冷风吹的有些凉,就把衣服又裹了裹身子,这才慢慢地回去了。

  进了房子,就觉得房子里面一下子变得好大好大,空荡荡的。以前怎么没有这种感觉?一个人住的时候,从未有过大而空旷的感觉。

  我这是怎么了?以前我不就是一个人好好住的嘛,不就是恢复了以前的模样嘛。但是……

  他走了,邓田田走了,他不在这里住了。

  柳伯祥不由自主地又走到邓田田的房间,坐在邓田田的床上,用手轻轻地抚着邓田田睡过的枕头。抚着抚着,心里竟然莫名地悲伤起来。

  心里不停地念着:田田,田田,然后就趴在床上,将脸埋在枕头上,嗅着邓田田留下的味道,小声地抽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