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我生病了吗?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4-28 15:00      字数:2249
  59 我生病了吗?

  柳伯祥轻声说:“已经很晚了,田田,你早些睡吧。”

  邓田田点点头,看着柳伯祥回了自己的屋子,他也急急忙忙地去卫生间洗了脸,刷牙后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下了。

  不知道是怎么了 ,半夜就忽然醒来了,觉得脸烧的红,嗓子也是又干又疼。他去厨房倒了杯水,坐在那里喝了几口,就觉得自己胃里不舒服,有什么东西在乱搅一通。邓田田心里纳闷:我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就在这时,柳伯祥也听到了动静,出来了。看到他坐在那里喝水就问:“田田,你怎么了?”

  邓田田有些没精神地回答:“不知道,嗓子疼,肚子也不舒服。”

  柳伯祥忙过来,急急地问:“是不是想吐?吃什么东西不对了?还是感冒了?”

  邓田田摇摇头,说:“不知道。”

  柳伯祥走过来,一边问:“我看看发烧没有?”一边用自己的嘴贴在邓田田的额头,感受着。

  邓田田第一次看到有人会是用这种方法来感受发烧的。以前,艾梅和邓建国都给他测过,小时候用手放在额头试试,后来大了就直接用温度计来量了。

  邓田田看着柳伯祥就站在自己身前,用嘴贴着额头在量温度,心里涌出一种异样的感觉。他是如此细致体贴自己。一想到这里,不由得将头轻轻地贴在柳伯祥的肚子上。柳伯祥用手轻轻抚着他的头,说:“哦,好像没有发烧,这还好,可能就是感冒了。”

  邓田田这时觉得自己身上一阵发冷,说:“好像就是。可能今天在外面冷着了。”

  柳伯祥说:“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药,吃一片,明天就会好起来的。”

  他去自己房里取了感冒药,对邓田田说:“头次吃两片,吃完后就赶紧上床,盖多一些,让自己暖和一下。”看着邓田田把药吃完,柳伯祥扶着邓田田回到房间,让他上床躺下后,替他盖好了被子,又出去拿来了一件毛毯盖在被子上面。然后,坐在床边,看着他说:“现在觉得好些吗?”

  邓田田觉得身子热多了,说:“好像一下子热了。”

  “热了?”柳伯祥笑了,说:“热了就好呀,出出汗,就好的快。”说完,想起什么来了,说:“对了,你等着。”说完,出去了。

  在厨房忙活了一会儿后,他端着一个保温杯走了进来,放在邓田田的桌子边,说:“这是温开水,用保温杯放着,一直都是这个温度。你记得口渴了,就喝呀。”

  邓田田说:“好了,你也别忙了,这么晚了,你睡去吧,别影响了你明天的工作。”

  柳伯祥摸摸他的头,说:“行,那我走了,你睡吧,睡觉有利病好的快。”说完,走了。到了门口,又说:“我把你的门就开个缝,你要是需要什么,哼一声我就听到了。”说完,走出去,将门开了一个口子。

  听到他的脚步声进了自己的房间,邓田田觉得头晕极了,就沉沉地睡去了。

  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却看到柳伯祥正坐在自己的床边,怔怔地看着。邓田田揉揉眼睛,吃惊地问:“你?怎么这么早?”

  柳伯祥微微一笑,说:“醒了?我也就是睡不着,起得早。”

  邓田田问:“多早?你几点过来的?”

  柳伯祥笑了,说:“五点半。”

  邓田田吃惊地问:“这么早?你,你都没怎么睡嘛。”

  柳伯祥笑了,说:“怎么没睡?还是睡了几个小时。我习惯了,人老了,就没有多少瞌睡了。”

  邓田田有些内疚地问:“是不是因为我?害的你没睡好?”

  柳伯祥摇摇头,说:“哪里了?就是醒来早,过来看看你好点没有。”说完,嘿嘿地笑起来。

  “你笑什么?”邓田田问道。

  柳伯祥说:“在你醒来之前,我就看了你好一会儿了。你睡觉的样子,太,太好玩了。”

  邓田田说:“睡觉有什么好看的?还好玩,有什么好玩的?”

  柳伯祥说:“你睡觉时候,眼睛不是全闭的,你知道吗?”

  “啊?”邓田田吃惊了,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睡觉时眼睛不是全闭的。他问:“没有闭着?那,那还睁着?”

  柳伯祥说:“有一点睁着,所以看着好玩。眼睛好像微微闭着,似乎眼球有时还要动一下。”

  邓田田说:“那,那多吓人。像翻白眼一样?”

  柳伯祥笑了,说:“不吓人,看着你睡的样子还挺好看呢。”

  邓田田说:“你看了好久?”

  柳伯祥心里暗暗地想:不仅看了好久,还想亲你呢。但是他忍住了,开口说:“没多久,就一会儿。”接着又问:“你现在觉得身子好了吗?有没有精神?”

  邓田田伸出手,使劲地握握说:“嗯,好像有些劲了,可能好了。”

  “你年轻,睡了一觉身子恢复就快。”柳伯祥说:“不过,还是最好再吃一次药吧。”

  邓田田看着他递给自己药,就着水喝了,然后问:“我可以起来了吗?”

  柳伯祥笑了,说:“当然了,你要是感觉好了,就起来收拾一下自己。我去给你打些稀饭,对了,现在有没有胃口吃呀?包子?油条?”

  邓田田也觉得奇怪,昨天肚子还不舒服呢,现在好像一点事都没了,听到包子两个字就馋了,说:“想吃,包子!”

  柳伯祥用手在他的鼻子上一点,说:“看来真好了。”说完,高兴地说:“好了,就有胃口了。”

  邓田田说:“就是!这个一点都装不来。”

  柳伯祥笑笑说:“本来我还担心呢,你要是不好,今天还能去上课吗?”

  邓田田笑了,说:“到时候,吃了你的肉包子,我就好透了,当然可以去上课了。我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拉课,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

  柳伯祥笑了,说:“好,你还行呀,有这个心学习就好。”说完,去厨房拿了饭盆说了声去食堂了就走了。

  一会儿,端着稀饭和包子就回来了,说:“赶紧吃,趁热!”

  看着邓田田大口吃着包子,柳伯祥说:“小口些,就着稀饭,别噎着了。”

  邓田田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饿了!”

  柳伯祥笑了,说:“看你吃饭的样呀,真的感觉年轻就是好!”

  邓田田忙说:“你也吃呀,怎么光看我吃?”

  柳伯祥甜甜地说:“我就是喜欢看着你吃饭的样子,还有刚才喜欢看着你睡觉的样子。”说完,深情地看着邓田田说:“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邓田田一口包子差一点给噎着,喝了口稀饭,才咽了下去,说:“你爱……爱上了?”

  邓田田看见柳伯祥微笑着冲自己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