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我们相约了就不要互相背叛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4-27 16:54      字数:2232
  58 我们相约了就不要互相背叛

  正当邓田田甜蜜地依偎在柳伯祥的胸前时,这时手机又响了。邓田田一看,是老爸邓建国的。他赶忙接了,邓建国问:“你还没睡呢?”

  邓田田赶紧从柳伯祥身边走开,一边用嘴型示意他说是我老爸,一边走着说:“嗯,刚刚学完,没睡。怎么了?”

  邓建国说:“你能不能在这两天来我这里一趟,我有事跟你说。”

  邓田田纳闷,就说:“啥事还不能在电话里说了?”

  邓建国说:“嗯,这事还是当面说的好,也不急,你看着那天时间方便,放学后来家里一趟吧。”

  邓田田就回答了,说:“那行,好吧。”

  挂了电话,柳伯祥关切地问:“你爸找你有事?”

  邓田田点点头说:“看样子是,但是他没说,只是说了不急,要当面说。”

  柳伯祥想想说:“不会是关于我们的吧,他想让你去他那里住?”

  邓田田笑了,说:“让我去他那里住?不可能了。上次在他那里住了一阵,他都烦死我了,肯定不是。关于我们?他又不知道什么,也不会的。”说完,看着柳伯祥笑笑地问:“你怕我们之间的关系被他知道了?”

  柳伯祥微微一笑,说:“他是你爸呀,毕竟要是知道了他儿子和一个比他年龄还大的老人在交往,肯定会有想法的。对了,你爸知道不知道,你是一个喜欢男人的人?”

  邓田田嘿嘿地笑,说:“他不知道。我从来没有给他说过,不过,上次他给我说起了我弟弟的事情时候,我怎么觉得他好像有些明白我似的。”

  柳伯祥笑了,说:“我猜你爸可能知道你了,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想着等你告诉他,或者找个合适的时间谈谈。”

  邓田田笑了,说:“管他呢,反正我现在也已经成人了,他也管不了我了,我可以有我自己的意志。”说完,凑过来,轻轻地摸了柳伯祥的下巴一下,说:“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你成人了?还不到十八呢。”柳伯祥笑着说。

  邓田田反驳说:“过了年就是了,我的生日在元月。”

  “真的?”柳伯祥高兴地说:“那,那你就真的成人了,我们也可以……”

  看着他喜出望外的样子,邓田田疑惑地望着他问:“你什么意思?我们也可以什么了?”

  柳伯祥激动地搓着手,来回地走动,说:“没什么,没什么,就是你成人嘛。我们两个成人就可以做一些成人的事情了。”

  邓田田一下子明白了,害羞起来,说:“你,你想什么呢?难道你是想……”

  柳伯祥立刻打断他说:“我没想,我什么都没想,只是觉得你十八了后,变成成人了我就高兴。”

  邓田田说:“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想一些坏事呢。”

  “胡说!”柳伯祥笑了,说:“嘿嘿,哪里会想坏事呢,肯定会想好事呀,想好事。”

  邓田田刚想回答,这时手机又响了,一看居然又是罗学文的微信。

  罗学文:邓田田,你要了我的照片,为什么?

  邓田田一看,哈哈大笑起来,对柳伯祥说:“看看,我为了你,得罪了他了。他现在没完没了的说为什么?我怎么回他呢?”

  柳伯祥不屑地说:“你爱怎么回就怎么回,我才不管呢。”

  邓田田看了他一眼,说:“口是心非。你要真的不管,那我就随便回了?”说完,自顾自的在那里回了起来。

  邓田田:为了给人看呀。

  罗学文:只许你看,不许别人看。

  邓田田:晚了,已经给别人看了。

  罗学文: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他?

  邓田田:嗯,就是他。

  罗学文:他怎么说我的?

  邓田田:夸你帅,长得和他一样帅。

  罗学文:那你也发一张他的照片给我看看。

  邓田田:我问问他再说。

  邓田田过来对柳伯祥说:“你看了人家的照片,现在人家也想看看你了,你说怎么办?让我给你照一个发过去?”

  柳伯祥嘿嘿一笑,说:“这个老头有意思,怎么还要看我呢?不给!”

  邓田田说:“你这个人真是的,对人家和自己就不一视同仁!人家看你要了,立刻就发过来了,你呢,还这样扭捏起来,太不公平。再说了,你的照片在学校网上不也有吗?都是公众脸了,还怕什么呀?”

  柳伯祥想想,说:“那,那你就给他发一个,我,我这纯粹是为了公平起见呀。”

  邓田田不理他,说:“好了,看着,我照了!”说完就对着他拍照了。然后又说:“那我就发了?”

  看着柳伯祥点点头,他就给罗学文发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柳伯祥就笑嘻嘻地问:“怎么样?他回了吗?说什么了?”

  邓田田白了他一眼,说:“你怎么忽然这么上心了?你是喜欢他给你一个评价吗?这个人长得帅!是不是?”

  柳伯祥嘿嘿地笑,说:“什么呀,哪里有?”

  邓田田指着他的脸说:“都笑成这样了,还不承认?”说完,看看手机,说:“人家没回!”

  柳伯祥有些失望的说:“哦,可能太晚了,他睡了吧。”

  邓田田说:“但愿吧,不再说什么最好,免得我在你们两个之间传话,你不烦,我还烦呢。”就在这时,罗学文回了,邓田田一看,哈哈大笑起来,说:“有意思,有意思。”

  柳伯祥忙问:“啥意思?他说什么了?”

  邓田田把手机递过来让他看,柳伯祥一看,也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这个老头,有意思。”

  原来,罗学文回了:长的帅,像我。要不让我们两个见见面?

  邓田田笑着问:“你见不见?人家想见你呢?”

  柳伯祥一下子羞涩起来,说:“这是什么吗?我们两个见面是什么?”

  邓田田笑笑,说:“哪有什么?就是认识个朋友嘛。”

  柳伯祥想了想,说:“不能见。他对你是有意思呢,跟我是来抢人的,我怎么见?见了怎么说?”

  邓田田看着他说话的样子好笑,就说:“你把你们当成情敌了?你要这么说,那,那我又成什么了?我成你们两个老人强抢的共同情人?”说完,觉得好笑,捂着嘴笑了。

  柳伯祥说:“就是!给他回,不见!也说让他对你死心。”

  看着邓田田回了:不见。柳伯祥一把搂住邓田田,说:“田田,请答应我,就和我好,咱们两个相约,互相不要背叛对方,好吗?”

  忽然看见他这般动情,邓田田也感动了,马上说:“我答应你,互相不背叛。”

  柳伯祥在邓田田的额头轻轻一吻,说:“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