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亲了……就要负责呢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4-21 15:19      字数:2400
  52 亲了……就要负责呢

  邓田田一脸吃惊地看着李子明,听见他用肯定的口吻说:“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比较直,你别往心里去。我现在对谁都不感兴趣了。”

  “你怎么这样说话?对谁都不感兴趣?”邓田田没有想到他这么阳光的外貌下,竟然藏着一颗如此颓废的心。他劝说:“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也总会有新的境遇,你干嘛这么说呢。”

  李子明淡淡一笑,说:“我就是给我自己一个惩罚。自从行一清和我分手后,我就觉得自己太不是人了,辜负了那么好的一个人,我还有什么资格再去和别人交往呢?”

  “所以你就把自己与别人隔绝起来?”邓田田好奇地问:“那样不难受吗?”

  “难受,当然难受!”李子明笑笑说:“越是难受,我越觉得自己就应该承受。”

  邓田田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看着他木木地说:“要是这样,你为啥还和他分呢?”说完,就有些暗暗后悔,自己这样说不是在揭别人的伤疤吗?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脸说:“我没有别的意思,你知道,我就是有点好奇……”

  李子明打断他说:“你不用这么小心,我不会介意的。其实,我还想让你多问问呢。”

  “啊?”邓田田有些吃惊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是何意。就静静地看着他,听他继续说:“你长的有些像他,对你说就如同对着他说一样,我已经多久没有和他好好说说话了,我自己也都快被自己憋死了。这样吧,今天就让我也吐个痛快。你要是愿意,你尽管来问,我也有问必答。”

  “是这样?”邓田田顿时明白了,他同情地看着李子明,说:“那好,你今天就当我是一个可以倾诉的陌生人,把你心里的苦闷说出来吧。”

  李子明嘿嘿一笑,说:“看不出来,你年纪蛮小,心眼还挺好。“

  邓田田听他夸自己,不由得脸红了,有些羞涩地低下头,抚弄起自己的手指来了。

  “就是这样……你和他这个样子太像了。”李子明喃喃地说:“当初,我就是被他这个害羞脸红的样子给吸引住了。”

  “你是说你们一开始?初中?”邓田田小声地问道,他记得行一清说过他们是从初二开始的。

  “初中?”李子明重复了一句,又摇摇头说:“不是!”然后又好奇地问:“你是从他那里知道的?是他说的从初中开始的?”

  “嗯,”邓田田点点头,说:“行一清说的 ,他说你们是从初二开始的。”

  李子明陷入了回忆中,他缓缓地说:“初二?那是我向他表白的时候。但是在那之前,我就对他有了好感。只不过我自己从来没有向他提及过。”

  “之前?多早?”邓田田好奇地问。

  李子明笑了,说:“我们小学就是一个学校的,只是不同班。我们两个学习都很好,常常是班里的三好学生。有一次学校颁奖,我记得那是五年级,我和他一同上台领奖,他站在我的旁边。我们都手拿着奖状。他当时有些胆小,不敢看下面,就看着自己的脚。我就悄悄地对他说把头抬起来,看着台下。他当时就有些脸红,你知道他是胖乎乎的,白白的脸,一红起来,就显得粉粉的,像极了年画里的招财童子。我看着他的脸那么红,就一下子记住了。从那天起,他那种羞涩脸红的样子就在我心里烙下了印迹。”

  邓田田想着两个小朋友站在领奖台上,共同看着台下乌乌央央的人群的样子,不由得笑着说:“想象你们那么小,在那么多人面前站着,可能都有些害羞吧。”

  “我就不!一点都不害羞。”李子明笑了,说:“可能我脸皮较厚吧。”说完,又继续说:“他就不一样了,一直害羞,差不多一直脸红到了结束呢。”

  “那以后呢?”邓田田好奇地问。

  李子明笑了,说:“以后?我们小学毕业了,后来又去了同一个中学。只是开始不在一个班,到了初二才进了一个班里。我们都是从下面农村来的,住校嘛。慢慢的就接触多了,就……”

  “我听行一清说了,他说你堵着他,向他表白了,还亲了他。”邓田田抢着说到。

  李子明笑了,说:“他这样说的?他连这个都给你说了?”

  邓田田笑了,说:“说了,还说后来……你就钻进他的被窝了呢。”

  “什么?”李子明吃惊地问:“他这也说了?他怎么说的?”

  邓田田看他一脸吃惊的样子,不知道他是喜还是气,就小声地说:“嗯,他说有一个晚上,你就钻进了他的被窝,把他给那样了。”

  听完邓田田的话,李子明摇着头,一脸的笑。

  “不是?”邓田田看到他笑的古怪,就好奇地问道。

  “嗯……是!嗯……也不是!”李子明笑着说:“事情大概就是那样,但是,还不太一样。”

  “不一样?”邓田田吃惊地问:“怎么不一样了?”

  李子明笑了,说:“我们之间,还是他先主动的。”

  “什么?他先主动的?”邓田田吃惊地喊起来,马上用手捂着了嘴,看看四周,怕自己声音太大了。

  “嗯!他先主动的。”李子明说:“初二的一天,我们两个上自习,他问我一个数学题。我给他讲着,发现他本来就会。我就纳闷了问他,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嘛。他说我就是想看看你懂不懂,我就告诉他我当然懂了。他说懂不懂他这个人,说完拿眼睛看我一下,脸就红了。当时,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说我知道你会这道题,就是说明我懂你这个人。”

  “那他呢?”邓田田问。

  李子明笑了,说:“他说了一句,原来你不傻,你是明白我的。说完就对我说学习累了,咱们两个出去走走吧。”

  “你就跟着出去了?”邓田田好奇地问。

  “嗯!”李子明说:“我们出去走走,到了楼转角的地方,他忽然停下来回头看我,我没想到他停下来,没忍住一下子撞上了他,他抱着我腰扶着我,我就没忍住亲了他。”

  “他是故意的?”邓田田吃惊地问。

  “嗯……我觉得是!”李子明笑笑说:“但是我后来问他,他死活不承认,他说是我先亲他的,亲了他,就要对他负责。”

  “亲了就要负责?”邓田田吃惊地重复着。

  “嗯……他说的,所以后来一天晚上,他就把被子掀开让我进去……对他负责了。”李子明尴尬地笑了,说:“其实以前我是喜欢女孩子的,没想到遇到了他,彻底改变了我自己。”

  邓田田点点头,说:“难怪呢,他知道你出去约人了,他是那么伤心。原来,他对你一早是动了心的,比较痴情。”

  李子明惨淡一笑,说:“他对我是真好!我那次约人,纯粹就是好奇,事后我就后悔了。看到他在外面站着等我受冻的样子,我就恨不得杀了我自己。我使劲地求他原谅我,但是你知道,他再也没有回来,回到我身边了。”说完,痛苦地低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