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你给我甜水喝吗?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4-19 08:49      字数:2172
  50 你给我甜水喝吗?

  邓田田赶忙低下头,不敢看他。柳伯祥也有些尴尬地吃起来,有些没话找话地说:“这个火龙果的皮还挺厚的。”

  邓田田白了他一眼,说:“有些人的脸皮也够厚的,比这果子的皮还厚呢。”

  柳伯祥嘿嘿一笑,说:“你好像是话里有话呀,你说有些人,是指什么人呀?”

  邓田田笑笑,说:“这个世界上,厚脸皮的人多的是了,政客呀,演员呀,当然还有一些教授呀。”说完,拿眼睛斜斜地瞥着看柳伯祥。

  “啊?你说教授?”柳伯祥笑笑,说:“你是指我吗?”

  “什么呀?”邓田田说:“你是吗?你自己说的,可不是我说的。我只是在网上看到一些教授的新闻,现在网上都给了那些大学的坏教授一个专门的词。柳伯伯,你想不想知道?”

  “嗯?坏教授还有专门的词?我不想知道。”刚说完,柳伯祥看到他往前凑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邓田田又不依不饶地往前凑上来,说:“不想知道也不行,我偏要告诉你。网上叫这种人是叫兽,野兽的兽。”

  “这也太难听了吧?”柳伯祥摇摇头说:“简直是侮辱人嘛。”

  邓田田笑了,说:“你要看看那些教授做的事情,叫他们这个一点都不亏。”

  柳伯祥点点头,说:“行,要是干了坏事,叫什么都行!”然后,朝着邓田田望去,说:“哎……你对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什么坏教授,你干嘛要这样说呀,你要对我说道歉。”

  邓田田笑了,说:“我就是笼统说说,也没有专门说你,你急什么?怎么还要我道歉呢?”

  柳伯祥嘴一撇,说:“不行,你刚刚对我说了,就是对我这个好教授的诋毁,你非得道歉不可。”

  邓田田看他故意噘着嘴,就知道他在逗自己,忙说:“好好,我道歉,没有说你,你脸皮……不薄,你是一个好教授。”

  柳伯祥点点头,微微一笑,说:“这还差不多,咦?你刚才说什么?我脸皮不薄?你不就是在说我脸皮厚吗?哈,差点又让你给钻了空子。田田……”

  邓田田忙打断他说:“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还较真起来字眼了?”说完,用手拽着柳伯祥的手说:“柳伯伯,你别没玩了好不好?我刚刚吃了火龙果,嘴里不是不甜吗?”

  “嘴里不甜?你就乱说?”柳伯祥笑了,说:“你是想要一点甜?”

  邓田田一下子想到一些电视剧里的样子,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要给我一点甜?他想亲我?他想亲我!邓田田的心一下子怦怦乱跳起来,顿时感觉口干舌燥,脸上也有些热涨了。

  看来,他还是要亲我的,回家再说!加上惊叹号就是这个意思。他一直有这个意思呀!邓田田一时有些楞住了,呆呆地说:“一点甜?嗯……想要。”

  他要是抱住我亲,我是不是要闭上眼睛呀?邓田田紧张地想着。

  柳伯祥笑了,说:“想要甜,等着!别动,马上就来。”

  马上就来?他就要硬上?也不问问我的意思?邓田田此时心跳的更加厉害了。

  他看见柳伯祥站起来,并没有走到自己身边,却是去了厨房。一会儿,柳伯祥端了一个水杯出来,递了过来说:“家里没糖,只有蜂蜜,我就给你泡了一些蜂蜜水。快尝尝,甜不甜?”

  “嗯……蜂蜜水?”邓田田喃喃地嘀咕了一句。

  “你不是说你嘴里没味,想要点甜吗?”柳伯祥笑着问他。

  邓田田无奈地点点头说:“嗯,就是。”心里暗暗有些失望,对刚才自己的误判所产生的渴望消失了遗憾起来。他要是真的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就好了。

  看到邓田田痴痴的样子,柳伯祥在一边催促道:“快呀,尝尝呀。”

  邓田田举起杯子喝了一口,说:“嗯!甜,真甜!你尝尝?”说着,他把水杯朝柳伯祥递去。

  柳伯祥轻轻抿了一口,点点头,说:“嗯!是真甜。”然后,对邓田田笑了,说:“这一下你满足了?你快喝吧,都是你的,我老了,可不敢多吃甜的。”

  邓田田几口就喝完了,用舌头在嘴角轻轻一舔,说:“好喝,喝完了。”说完,他看见柳伯祥愣愣地看着他,脖子处的喉结也往下吞咽着,似乎他也刚刚喝了一口甜水似的。

  “你喝完甜水,嘴巴红红的,真好看。”柳伯祥咽着口水说。

  “是吗?嘴巴红了?”邓田田说着话,又用舌头不自觉地在嘴巴边舔了一下,说:“可能是我刚刚用舌头舔的吧?舔了就红了吧?”

  柳伯祥眼睛里冒着光,说:“就是,可能吧,你舔了,就红了。”

  邓田田这才看到柳伯祥眼睛里炽热的欲火,他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说:“那我不舔了。”

  柳伯祥立刻恢复了原样,有些尴尬地说:“那就好,那就好。”说完,一把抢过邓田田手里的杯子说:“喝完了,我去洗洗。”

  邓田田忙说:“不用了,我来吧。”但是他看到柳伯祥已经拿着杯子进了厨房。他一边洗着,一边说:“这儿不用你了,你去学习吧。”

  邓田田冲他喊了一句:“真的不用我?”

  柳伯祥这才回过头来,冲他一笑,说:“真的不用了。”

  邓田田回到自己屋子,从书包里拿出课本摊在桌子上,他听到柳伯祥洗完了,从客厅走过去进了他自己的房间,这才认真看书,做起作业来了。写完作业一看时间都快到十一点了,他出来一看,柳伯祥的房间已经灭了灯。他睡了,他已经睡了。唉……邓田田不由得在心里发出了一声叹息。

  他去了卫生间洗漱完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才打开手机。

  只有丁小一给自己发了一个微信:回家再说!惊叹了没有?

  他看着,笑着摇摇头,也没有给他回。但是立刻就在脑海里浮现出刚刚自己喝蜂蜜水时柳伯祥出神地看着自己的样子。那一刻的柳伯祥看自己的眼神,有一种熊熊的欲火在里面。是的,柳伯伯对自己刚才有种渴望,让他又害怕,又喜欢。

  邓田田放下手机,看着天花板,想着:奇怪呀,以前喝过蜂蜜水呀,没觉得有多好喝。怎么刚刚他给我泡的蜂蜜水就那么好喝?真正的是甜呢?顿时,邓田田的心里也彷佛灌满了蜂蜜,一下子变得甜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