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没想到就戳错了地方了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4-03 15:08      字数:2401
  34 没想到就戳错了地方了

  邓田田有些吃惊地问:“你以前还不知道你是怎样的人?”

  柳伯祥笑笑,说:“那个时候,我真的是懵懵懂懂的,一直以为自己是将心思放在学习上了,所以对女孩子不感兴趣。一直到了我上了研究生,遇到了我们教育系心理学研究室的室主任。他一个很有风度的教授,一头白发,讲课特别风趣。以前我不喜欢心理学,就是因为他,我后来喜欢了,而且还变成了职业。”柳伯祥笑笑,说:“没想到吧。”

  邓田田好奇地问:“你和他就好上了?”

  柳伯祥笑了,说:“哪里?那时的时代是不一样的,没有现在这么开放。你想想,我连自己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还怎么会去和他好上呢?再说,他是一个有家的人呢。”

  邓田田想想,说:“你就喜欢他了?”

  柳伯祥笑了,说:“那时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爱听他的课,有时故意找些问题去问他,其实就是想和他靠近,看他的脸,闻他的气味。他喜欢抽烟,身上总是有一股烟草味。有一阵,我特别迷恋那种味道,还试着自己买烟抽,但是我实在抽不了烟。所以你可以想到,我当时是有多么迷恋他。毕业后,我就留校了,在他的教研室工作,就是为了想和他多多相处。”

  “后来呢?”邓田田有些等不及了,想着知道下面的事情。

  柳伯祥惨然地一笑,说:“没有后来!他和爱人一次出差,路上出了车祸都死了。”

  “啊?都死了?”邓田田吃惊了。

  柳伯祥说:“但是,就在他出差前,他把女儿介绍给我了,他想让我当他的女婿。”

  邓田田说:“看来,他对你也印象不错呀。”

  柳伯祥笑了,说:“是呀,他可能会错我意了。不过我想着能成为他的女婿也不错,就可以多和他有机会在一起了。我就同意了。”

  “那他的女儿怎么对你呢?”邓田田关心地问道。

  柳伯祥笑了,说:“后来,他女儿就成了我的妻子了。我们结婚了,但是我们并没有什么感情,我是因为他爸而娶她的,她是因为她爸而嫁给我的。我当时不知道,她原来有个恋人,毕业后没分在一起才被迫分手了。”

  “你们两个是那种同床异梦?”邓田田笑着说。

  柳伯祥点点头说:“说起来都好笑,我们新婚之夜,都没有干那个事情。”说完,看着邓田田笑着问:“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吧?”

  “做爱呗。”邓田田笑着说:“新婚之夜,这个谁不知道呀?”

  柳伯祥笑了,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呀,哎,真是懂得多呀。”说完,又陷入沉思,说:“当时因为互相没什么兴趣,我也不太懂,她也不积极。就是,嘿嘿,嘿嘿,真的没干成。”

  看着他在尴尬地笑着,邓田田说:“怎么会没干成呢?”

  柳伯祥笑了,说:“我下面就不是很硬,她那里也没有出水,所以我随便地动动,她就把我踢下床了。”说完,大笑起来说:“哈,哈,哈哈,她,她说我戳错地方了。”

  “啊?戳错地方了?”邓田田笑得不行了,又重复了一次:“哈哈,哈哈,戳错地方了?”

  柳伯祥笑了,说:“可笑吧,想想也是特别可笑。第二天我都不敢给人说,怕丢人呢。”

  “后来呢?”邓田田忍住了笑,又问道。

  柳伯祥笑了,说:“后来,后来,后来就进去了。”

  “为啥?”邓田田好奇地问。

  柳伯祥笑着说:“我也不知道,那次看着她的脸,就想到了她爸的样子,就一下子特别硬了,顶着就冲进去了。”然后,摸摸邓田田的头,说:“完了后就射了,她也怀孕了,生了一个女儿。”

  “你们离婚了?”邓田田好奇地又问。

  柳伯祥笑了,说:“没有,她虽然对我也没什么感情,但是还是顾及脸面的。她也察觉到我对她也是没感情,就在九十年代那阵出国热的时候到美国去了。”

  “到美国去了?”邓田田不可思议地问:“就她一人?”

  “没有,她带着我们的女儿,那时女儿才五岁。”柳伯祥说:“她是投奔她以前那个恋人去了。”

  “那你们这么多年就这样分着?”邓田田吃惊地问。

  “是呀,我不会去美国的,她也不会回来的。她也不想离婚,以前因为孩子,现在人老了,也觉得没有必要了。”柳伯祥叹口气说:“就这样一直分着了。”

  “这,这不耽误了你吗?”邓田田有些为他心里鸣不平。

  柳伯祥笑了,说:“后来我发现自己好像对女人也没兴趣,就渐渐地把心思都放到了工作中了。只是这些年,越来越觉得自己原来不喜欢女人是有原因的,我是喜欢男人的。这样一来,单身着反而好了呢。”

  “那你就开始约人了?”邓田田好奇了。

  柳伯祥摇摇头,说:“没有。我是一个大学老师,哪能那样?我还要顾及我的脸面,我的工作呢。再说我也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我喜欢一个人,我会珍惜他,认真待他,想着长长久久地好下去。”

  邓田田问:“那你就一直没有遇到一个吗?”

  柳伯祥说:“我真的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了后,我开始上网查些资料看,有时看看网上的照片,有时看看一些小说。说实在的,就是在暗地里过过瘾。只是有些小说写的太假了,太不切合实际了。所以我一直都向外界隐瞒着,从没有向任何人说过我内心的想法。”

  “那你也真苦了自己。”邓田田安慰他说。

  柳伯祥说:“直到那天在公共车上,那个小悦他大胆地走到我跟前,我才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一听他提起小悦,邓田田有些醋意了,不屑地说:“他把你带到宾馆,和你开房,就是想和你干那事,为了钱呗。”

  柳伯祥点点头,说:“开始我没有经得起诱惑和他开了房,但当他真的脱光了,赤裸裸地站在我面前时,我就害怕了,心里也开始抵制了,我不喜欢这样随便的发泄,我想要的是两个人互相喜欢产生的真真切切的感情!”

  邓田田说:“你说的太好了,我也看不起那种人,我觉得只有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柳伯祥笑了,又摸摸他的头,说:“你真好,你也还是个实诚的人。”

  看着邓田田一脸笑意回迎自己,柳伯祥又说:“说实话,那天我回来后就想着也许给他一个机会,我们会好好开始的。我就想到了小蓝软件,刚刚注册上,就看到一个叫小月月的在石家庄。我好奇地想会不会是他呢?就约了,特意还提到了红珊瑚冰激凌店。真没想到,那个小月月不是他,反而是你!不过,我现在认清了小悦,不会再理他了。”

  邓田田笑着说:“还要谢谢他呢,才让我有机会认识了你呢。”

  柳伯祥把邓田田搂住了,说:“让我们好好开始吧。”

  “开始?开,开始?”邓田田心跳一下子加速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