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走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4-02 14:16      字数:2162
  33 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走

  听到柳伯祥的声音,邓田田甜蜜地侧过头来,想去亲他……

  忽然,他醒了。他看到柳伯祥穿着一身奶白色的睡衣睡裤站着身边。邓田田有些吃惊地看着他,自己的嘴还在朝上噘着。咦?原来,这一切都是梦呀!

  柳伯祥笑眯眯地看着他,说:“我敲了你的门你都没听见,进来一看,你居然还睡着了。是不是在梦里还想着吃东西呢?听见你吧唧吧唧嘴巴呢,看看你的嘴,到现在还在噘着。”

  邓田田不好意思地把嘴抿住了,亏了仅仅是吧唧嘴巴,还没有喊出亲我的话来。他嘿嘿一笑,说:“我,刚刚怎么就睡着了?”

  柳伯祥拍拍他的头,轻声说:“可能你今天搬过来累着了,还有又喝了些红酒。别小看那些个红酒,有些后劲呢。”

  邓田田一时觉得梦里的情景就要发生了,他等着柳伯祥的手会慢慢地下移,移到自己的胸前。如果这一次真的像梦中这样发生,他绝不会再等待的,他要积极地响应。

  柳伯祥的手轻轻抚了抚他的头发,疼爱地说:“如果困了,那就休息吧。”说完,对着他笑笑又说:“我也回屋休息了,晚安,田田!”话音刚完,就把手从邓田田的头上移开,准备转身就走。

  邓田田心里不甘心,梦里的情景是如此的逼真和甜蜜。他不能就这样让他离开,他马上起身,一把就把柳伯祥抱住了,接着就像小猫一般将头贴在柳伯祥的肚子上,用脸轻轻地蹭着他柔软的肚子。一边蹭着,一边喃喃自语道:“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走。”

  他忽然起身的熊抱,一下子让柳伯祥吃惊了,他没想到的是邓田田还将胖胖的脸贴在自己的肚子上。听着他细语轻声地说着不让自己走,无限依恋的样子就像一个活脱脱的小奶狗。

  顿时,他觉得自己有些心情激荡,下身开始有反应了,慢慢地开始向上升腾。他知道自己穿的只是一件睡裤,薄薄棉质的料子根本遮不住。

  他不由得慌了,顺着邓田田抱自己的劲儿,就势往后一退,退到了床边,一下子就坐了下来。邓田田跟着他也坐在了床上。

  看到自己下身没有那么明显地张扬,柳伯祥才说话:“田田,你这是怎么了?”

  邓田田这才反应过来,吃惊地叫了一声:“啊?”马上松开了手,对柳伯祥尴尬地笑着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抱你了?”

  柳伯祥笑了,说:“你是不是舍不得我走?”

  邓田田浅浅地笑笑,说:“就是刚来,可能有些怕生呢。”

  “怕生?”柳伯祥笑了,说:“你这么大了,还怕生?你是想让我陪陪你?”

  邓田田一时都想不出怎么解释自己刚才的鲁莽行为,听到他这样说话,觉得有个很好下台阶的借口,马上说:“对对,人家刚来你家里住,有些不习惯嘛,你就陪陪我吧。”说完,又觉得自己这些话似乎透着些孩子气,立刻又说:“就是想着,你能不能再陪我说说话。”

  “哦?说说话?”柳伯祥好奇地看着他问。

  邓田田笑了,说:“对,你就和我先说说话,晚点再睡觉嘛。”

  柳伯祥一指床上,说:“就在这里?你的床上?”

  忽然心有感触,邓田田哈哈一笑,说:“对呀,就在床上。你等等,我也换上睡衣睡裤,咱们两个在被窝里说话吧。”说完,起身去拿睡衣了。

  柳伯祥听他这样说,就说:“那好吧。”说完坐在床上静静地等着他。邓田田取出了睡衣裤后,冲他嘿嘿一笑,说:“我在哪里换呀?”

  “这里是你的房间,你想在哪里换都行呀,怎么还问我呢?”柳伯祥笑笑答道。

  邓田田稍微犹豫一下,说:“我还是去卫生间换!”说完,就跑了出去。

  看到他胖胖的身影离开了,柳伯祥赶紧用手在自己下面移了移,让两腿之间有一个小小的空间,心里暗暗地告诫自己,别这么激动,别这么激动,在小字辈面前丢了面子。

  正在想着,就看见邓田田回来了,他穿了一身淡蓝色的睡衣睡裤,圆圆的脖领敞着,露出肉乎乎的脖子,胖胖的肚皮微微地向外凸着,笑着就向他一跳一跳地跑来了。

  柳伯祥刚刚安慰下去的小激动,呼地一下就又要翘起了。他赶忙将两腿夹住,坐着掩饰。邓田田一下子跳到床上,就紧紧地挨着他坐着了。

  为了不让自己出丑,柳伯祥赶紧把被子一掀,给两个人盖在腿上,说:“盖上被子,免得着凉了。”

  邓田田冲他甜甜一笑,说:“好呀,咱们两个现在就可以好好说说话了。”

  柳伯祥看着他问:“你想说什么呀?”

  邓田田笑了,说:“我不想说什么,我就是想听,听你说什么。”

  “我?”柳伯祥笑了,说:“你是想听我给你讲故事?”

  “嗯,”邓田田笑着,说:“这样吧,你给我就说说你自己吧。”

  柳伯祥笑了,说:“原来你想听我的故事呀。”

  邓田田说:“是的,我能不能靠着你,用手抱着你?”

  柳伯祥动动腿,说:“可以,是可以,手只能放在上面,不能放在别处呀。”他担心,他要是手不老实,自己的不文举动就会被发现了,老人了那样多丢人呀。

  邓田田看到他把被子给两个人盖上时,就想把手伸下去,想去探索他的神秘之处。这时听到他这样说,也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有些唐突和下流,提醒自己这是第一次和柳伯祥靠的这么近,千万别让人家认为自己是个小流氓。就马上应了一句说:“好来,就放在上面。”说完,他将头依靠着柳伯祥,柳伯祥顺势把手环抱着他,他也将手搭在柳伯祥的肚子上,两个人此时犹如一对恩爱的情侣。

  柳伯祥看他听话,并没有乱摸,就放心了。他慢慢说:“要不,我给你讲讲我的家庭吧。”

  邓田田说:“你讲吧,我听着。”

  柳伯祥笑笑,说:“你知道吗?我结过婚!”

  “啊?”邓田田吃惊地问:“你结过婚?我听马强说,你好像是一个人。”说完,又迟疑地看看四周说:“这房子里也没有别人住过的样子呀?

  柳伯祥笑了,说:“听我给你讲嘛,那时,我还不知道我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