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别这样,我还要学习呢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4-01 16:01      字数:1824
  32 别这样,我还要学习呢

  柳伯祥笑着说:“感情当然是越纯越好,不纯那不就乱了嘛。”

  “啊?你说的,原来是感情呀。”邓田田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不知为什么,心里顿时有些失落。他此时的心情很复杂,像是一个身处洞房的小新娘,有些害怕,还有些期盼。当他明白了柳伯祥并不是像丁小一说的那样对他,反而在内心产生了渴望,渴望不得时就有些隐隐地幽怨了。

  他悄悄地看了柳伯祥一眼,看他正在专心地收拾着桌子,就有些恼了,自己把手机拿起来就对丁小一发了微信。

  邓田田:现在吃完饭了。

  丁小一:他攻了你吗?

  邓田田:就摸了一下手,然后就收拾桌子了。

  丁小一:没有下文了?

  邓田田:没有了。什么强攻,什么硬上,都没有。

  丁小一:那你不就放心了。

  邓田田:什么呀,你说的那些话让我警惕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心里落空空的。

  丁小一:明白了,你是想被压着破了身吧。

  邓田田:胡说。

  丁小一:听你说话我就知道了。你要真想,就主动呗。

  邓田田:怎么主动?

  丁小一:说你想,往他身上贴,抱他,亲他,摸他下面。

  邓田田:流氓,不跟你说了。

  丁小一:好吧,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过。记得明天到学校给我说一声呀。

  邓田田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放,这时柳伯祥也收拾利落,过来对着他笑着说:“又和朋友微信了?吃饱喝足了,咱们也开始正常生活了。我呢,就去备课了,你呢,也去复习功课吧。记得呀,早点学完,早点睡觉,明天还要上课呢。”

  听他说话说的如此平常,一点要撩拨人心的劲都没有,邓田田觉得自己被冷落了,就无言的拿起手机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听见身后柳伯祥关心的声音说:“你要是想呢,可以把门关上,那样就更安静一些。”接着他就听见门被柳伯祥关上了,很快,接着他听见柳伯祥自己也进了书房,好像也有关门的声音。

  顿时,房间里安静极了,没有一点动静了。

  “哼!什么吗?对我一点都不上心?还说喜欢我?”这时的邓田田如同一个怨妇,被人冷落后心里落寞极了,他来之前的所有担心压根,一点都没有发生。

  他想着柳伯祥会不会突然抱住他,突然亲他的脸,或者更猛些,直接亲他的嘴!把他一下压在身下,脱他的衣服。这些担心,统统没有,不但没有发生,而且丝毫没有迹象。看来都是自己幻想的,其实反过来这些都是自己真正的想法。

  自己想让他对自己下手,对自己用强,对自己疼爱。

  邓田田心里不由得哀叹了一声,把书本摊开,无精打采地看起来。

  这时,门开了,柳伯祥进来了。

  邓田田高兴地看着他走过来,他有些赌气埋怨地说:“你?怎么又来看我了,刚刚还对人家那么冷淡呢。”

  柳伯祥把双手往邓田田的双肩上一放,轻轻地晃动着,说:“你多心了,我怎么会对你冷淡呢?我就是喜欢你,心疼你,看看我现在不是来了吗?”

  说完,两只手就顺着肩膀往下滑了下来。一边下滑,一边用手指在邓田田的胸前抚摸起来。宽大温暖的手中有丝丝热气传来,透过衣服就传到了他的身上。

  邓田田心里有把火瞬时就燃烧起来。但是他害怕,他顾虑,他不想这么快和他有身体接触,就轻声地说:“别这样,我还要学习呢。”

  说着话,他就想把他的手移开,没想到柳伯祥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就让我疼疼你吧,学习呀可以,嗯,就晚一些吧。”

  邓田田感到他说话时的热气顺着耳朵进入了自己的脑袋里,嗡地一下,他的头就热了起来。而且这股热也顺着耳朵,沿着脸颊烧起来,他感到整个脸也热烘烘的。他想:完了完了,我的脸肯定涨红了。

  这时的柳伯祥还没有停止,把他的右手顺着邓田田的内衣领口就滑了进去。他火热的手在他胸前胖乎乎的肉上摸着,用指头探索着,好像他在弹钢琴一样,不时地还会碰到他的小突起。

  邓田田赤身照镜子的时候,知道自己胸前的两点有些红晕,在那红晕圈层内还稀疏地长些毛发。现在,他能明显地感到他的手在那里掠过,轻轻地扫过那些细毛,像微风吹过草地一般。

  邓田田刚才陶醉地闭着眼睛,现在从微微睁开的眼睛里,可以看到他耳鬓边的几许白发,还有他的金丝眼镜的镜框。

  柳伯祥用他的嘴在邓田田的脸上吻着,一下一下,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他亲完了这边的脸后,又移到另一边去亲,仿佛他在吃一块精美的蛋糕,舍不得一下子都吃完,非得一口一口小口地品尝似的。

  就在他慢慢地品尝中,邓田田被彻底燃烧了。他不停地说着:“别亲脸了,亲我的嘴,亲我的嘴。”说着话,他渴望地将嘴扬起来,噘着朝上,如同一朵盛开的向阳花儿,等待着蜂蝶采蜜似的。

  当柳伯祥真的将嘴一下子落在自己的嘴上时,邓田田不由得心里长吟起来:太美了,太好了,太甜了。他如饥似渴地迎着他的亲吻,两个人的嘴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柳伯祥的声音如梦似幻,轻轻地在他耳畔响起:“田田,田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