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你真是纯的像张白纸呀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3-31 14:00      字数:2364
  31 你真是纯的像张白纸呀

  柳伯祥笑着说:“我家里只有红酒,那就喝一杯红酒吧。红酒没有什么劲,喝了后也不会影响你学习的。”说完,起身去到客厅的酒柜里取酒了。

  邓田田跟着他,看到他酒柜里有不少的酒,就诧异地说:“这么多的酒呀!你……爱喝酒?”他怎么也联想不起来这个儒雅的大学老师和一个爱喝酒的酒鬼的形象重叠。

  “以前……我爱喝,现在……不喝了。”柳伯祥简单地回答道,说:“这不是你来了,这是第一天嘛,我高兴,今天和你喝一杯。”说完,又有些迟疑地说:“你……能不能喝呀?你们家大人管不管?”

  邓田田笑了,说:“我早都喝过了,我们家里不管!就在昨天,我们一家还喝了呢,还是五十二度的五粮液呢。”

  “你昨天就喝了?”柳伯祥吃惊地说:“喝的多不多?”

  邓田田笑了,说:“不多,要是喝多了,今天还能到你这里吗?我是不敢喝多,我怕影响了今天呢,我心里……早都盼着想搬过来呢。”他说话一不小心,把自己真正的内心给说出来了。说完,他立刻意识到了,马上又用手捂了一下嘴。

  “你……想早搬过来?”柳伯祥含笑地说:“那……为啥?”

  邓田田听他这样问,有些害羞自己的心事被揭,就忙掩饰说:“没啥,就是想安静。”

  柳伯祥看着他,似乎明白了他的心思,没有再多说。把酒瓶酒杯摆好后,对邓田田说:“你说喝一点点,是多少我也不知道,干脆你自己倒吧。”说完,将酒瓶递给了邓田田。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邓田田打开一看,是丁小一的微信。

  丁小一:小月月,到了没?说了联系我,忘了?

  邓田田赶忙对柳伯祥说:“我……一个同学,我给他回个微信。”说完,快速地给回了一句:到了,吃饭呢,一会回你。

  然后,邓田田拿起酒瓶,给自己到了满满的一杯,笑着对柳伯祥说:“我就……这一点点。”

  “啊?”柳伯祥哈哈笑着,说:“这是……你说的……一点点?”

  邓田田想着这是红酒,又不是白酒,就说:“怎么了?是多了?”

  柳伯祥还在笑,说:“我……真不明白你了,你说的一点点,原来……是这样。”说完,自己给自己就到了一点,刚刚漫过酒杯底。

  邓田田看到他这样,吃惊的说:“你……这么一点,也叫喝酒?”他觉得那些也就够吸一嘴的就没了。

  柳伯祥笑了,说:“我就是象征性地陪你一下,你第一天入住嘛,乔迁之喜。”说完,又笑笑说:“明天我还有早课呢,我今天晚上还要备课呀。”

  邓田田好奇地问:“你教什么呀?是教授吗?”

  柳伯祥笑了,说:“我呀,教的是教育心理学。我……当然是教授了。”

  邓田田嘻嘻一笑,说:“我……还是第一次……和大教授住在一起呢。”说完,有些甜蜜地抿着嘴说:“还和教授……第一次喝酒呢。”

  柳伯祥看他一脸可爱的样子,有些心境飘移,觉得被他的胖胖的笑脸甜到了,就说:“你……这个样子,可爱极了。别再让我把持不住了,别笑了,咱们就此喝一点吧。”说完,举起酒杯就要和邓田田碰杯。

  邓田田一听,他说他有些被自己的可爱把持不住了,就暗暗得意,顺便就举起酒杯来,和他碰着,但是马上说:“你先别喝,我想问你一下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柳伯祥笑了,说:“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的。”

  邓田田笑了,说:“我当然知道了,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对那个小悦……也是把持不住?”

  柳伯祥听他问,就把酒杯放下了,说:“那个小悦,他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人敢揭开我面纱的,起初我以为他对我是真心的,但是我错了。好在我遇到了你,田田!我忽然发现我……对你有些着迷了。”

  邓田田也感触地说:“我……也是,自从看到你后,我就对你也十分着迷,还……总想着你呢。”

  “太好了,”柳伯祥笑着说:“我们……都是一样的,但愿我们能好好在一起。”说完,又举起了酒杯,说:“这次,可以喝了吧。”

  邓田田笑了,说:“当然可以喝了,你先来,我看着你喝。”

  他看着柳伯祥用嘴唇轻轻地抿了一口杯子中的红酒,那些酒仿佛有了魔法一般,还是有那么多在杯中转着。他就笑了,说:“你呀,真的老人喝酒,只看风度了。看看我怎么喝呀!”说完,把酒杯往嘴边一放,就大口喝了一口。

  柳伯祥满脸温柔地看着他,说:“小心点,别呛着。”说完,对他示意:“快吃些菜吧,就着菜好下酒。”并用筷子给他夹了一块肉。

  邓田田就忙着夹着块肉吃了。看着他满嘴咀嚼的样子,柳伯祥开心地笑了,像个天真的孩子。邓田田也给他回夹了一块肉,说:“别光看着我吃,你也吃呀。”

  柳伯祥笑着说:“你……别管我,你只要自己吃好就行了。”

  说着话,两个人就边吃边喝起来,一会儿差不多吃好了。一看桌子上的红烧肉就被吃光了,就剩了一些别的菜。柳伯祥对邓田田说:“要是吃好了,我就收拾了。”

  邓田田忙说:“怎么能让你来收拾,还是让我来吧。”说着,就把手伸出去,要去拿那些饭盆。没想到,正好就碰上了柳伯祥的手。他像触电一般地立刻弹开了,笑着说:“嘿嘿,碰上……你手了。”

  没想到,柳伯祥一把将他的手抓住,说:“碰上了我的手,干嘛躲开?我就让你好好碰碰。”说完,用手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地摩挲起来。

  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从手上传来,邓田田赶忙把手拿开了,说:“有电,你的手上……有电。”

  柳伯祥笑了,说:“就胡说,哪里有电了?”说着,自己将两只手来回搓着,看着邓田田。邓田田知道不是真有电,就笑着说:“刚才……我被麻到了,就想到了电。”

  柳伯祥看到他真的天真,就问:“你……这是第一次……和别人接触?”

  邓田田说:“可不?我……从来没有和别人接触过。”

  柳伯祥笑着说:“你……还真是纯,纯的像张……白纸。”声音小又轻,好像在自言自语一般。

  邓田田看他有些呢喃着说话,就问:“我……纯?是不是……不好?”

  “不好?”柳伯祥摇摇头,说:“怎么不好了?”

  邓田田怯怯地说:“没……没什么经验呗。”

  “经验?”柳伯祥一脸吃惊地看着他,说:“这个事情,要经验……干吗?”

  邓田田想到了丁小一说的话,第一次很疼的,有了经验后,就好了。他就迟疑地说:“难道,这个事情……不用经验?”

  柳伯祥看着他就笑了,邓田田不知道他笑什么,也跟着嘿嘿地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