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我就叫你是我远房的表侄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3-30 14:10      字数:2371
  30 我就叫你是我远房的表侄

  邓田田跟着柳伯祥拿着饭碗就准备出门。柳伯祥多带了两个饭盆,对邓田田笑着说:“咱们多打一些菜,回来吃,余下的你还可以做些宵夜。”

  邓田田有些尴尬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胖些,就一定吃的多。其实,我是不吃宵夜的。”

  柳伯祥笑笑说:“以防万一呗。万一你晚上学习晚了,累了,想给自己加点小餐什么的,有东西总是要好一些。”说完,眼睛看着邓田田的肚皮,笑着说:“到时候,胖肚子要提意见了。”

  邓田田不好意思地揉揉肚子,有些羞涩地笑了。柳伯祥看到他一脸害羞的样子,脸上都泛起了红晕,脱口而出:“还害羞了?你害羞的样子,好像一个女孩子。”

  听到他这一句话,邓田田脸更红了,心想:你这样地盯着我看,我的脸能不红吗?就有些撒娇地说:“你这样看人家,人家脸能不红吗?”说完,就不由得奇怪了,自己怎么就忽然变得傲娇起来,这是自然的反应?

  柳伯祥哈哈大笑,说:“哦……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看的。那我不看了,好不好?”

  邓田田笑了,说:“只要不使劲盯着我看,就可以了。”

  柳伯祥把眼睛瞥向一处,假装看着另一个地方,说:“这样……可以了吧?现在,邓田田,我们走吧。”

  邓田田看他故意侧头,就急急地说:“那也用不着把头歪过去看人,别人还以为你脖子扭了呢。”

  “别人?”柳伯祥笑了,说:“这家里就咱们两个人,哪里来的别人?”

  邓田田笑了,说:“我……是说要是出去了,会有……别人的。”

  “对了,”柳伯祥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邓田田说:“出去……肯定会碰到别人的,那个别人问起了你这个别人来,我怎么对那个别人说,你这个别人是谁呀?”说完,嘿嘿地看着他笑。

  听着他故意地说着一串别人别人的话来逗自己,邓田田忍不住地扑哧一声笑了,他赶紧用手捂着嘴免的大笑出声。忽然,他想起丁小一曾经说他捂嘴笑的样子挺娘的,好像一个胖美人。还说过要是在柳伯祥面前,就让他用这样的捂嘴笑来勾引他。

  怎么自己就忽然变得想勾引他了吗?他立刻把手拿开了,但是他这个举动还是被柳伯祥看到眼里,说:“你……不用掩饰,我……喜欢你这个样子。”

  “什么?”邓田田一听,马上说:“你喜欢我?”他刚刚神思迷离,听错了,他听到了喜欢两个字,一下子就想到是柳伯祥第一次在他面前表白呢。

  “啊?”柳伯祥没想到他这样问,就顺便地点点头,说:“嗯……,我是说……”

  没等他把话说完,邓田田就打断他说:“你……这么快就说喜欢我,我……有些……害怕了。”

  “害怕?”柳伯祥一脸吃惊地看着他,问:“怎么会害怕呢?”

  邓田田想到丁小一说过老色狼,硬上他的话,看着柳伯祥慈祥的笑脸,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哦,”柳伯祥沉吟道:“你……是害怕有负担,感情的负担。一旦别人对你说了喜欢,你就害怕了。”

  邓田田马上点点头,表示同意。有些怯怯地说:“我……觉得,感情……还是慢慢地来……才好。”

  柳伯祥哈哈笑了,说:“你和我简直一模一样。我也觉得感情的事情急不得,要慢慢培养。就像小火熬汤一样,时间长了才有滋味。”说完,看着邓田田说:“而且,感情还要专一,只有忠贞唯一的感情才最动人。”

  邓田田痴痴地看着他,心里想着:我就愿意像你说的那样,和你专一唯我的……在一起呢。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柳伯祥又问了一遍:“你说,别人问起来,我怎么说你呢?”

  “啊?”邓田田不知所措地说:“问我?为什么问我?”

  柳伯祥笑了,说:“去食堂打饭,总会见到熟人,看到你这么一个大活人在我身边,当然要问了。要不,我就说……你是我干儿子吧。”

  邓田田一听,头摇的像拨浪鼓,说:“不行,不行,我不愿意。”

  柳伯祥笑着问:“为什么?干儿子不是很好吗?”

  邓田田嘿嘿一笑,说:“我有两个家,已经有两个爸爸了,我不想再多一个。”说完,叹了口气说:“现在,干爸爸也是一个不好听的词了。”

  “嗯?不好听?”柳伯祥不解地看着他,说:“干爸,很好呀。以前我们小时候常常有人还专门认干爸呢。”

  邓田田笑笑说:“现在,这个词……意思都变了,像包养的同义词了。”

  “哦?”柳伯祥笑了,说:“这个……我倒是没多想。那……你说我叫你什么?”

  邓田田笑着说:“什么都行,我反正叫你柳伯伯,你是我的伯伯。至于我,你爱给人说什么都行。”

  柳伯祥想想,说:“我就说你说我远房表侄!反正没人能知道有多远。”说完,笑着问邓田田:“这个,怎么样?”

  邓田田笑了,说:“表侄?嗯,听着不错,我喜欢,你叫吧。”

  柳伯祥笑了,说:“那大表侄,走吧,快去打饭吧。”说着,扬扬手中的饭盆。邓田田点点头,笑嘻嘻地跟着他出门去了。

  不一会儿,他们两个人都是一手一个饭盆地回来了。一进家门,邓田田就笑着说:“食堂人真多,排队时还真有好几个人问你呢,我是谁?你说是表侄的时候,我觉得差点笑出来。”

  柳伯祥也笑了,说:“居然还有个人说,你们两个都胖胖的,一看就是亲戚。好笑吧?还有这个道理?连远房亲戚都一定要有一些地方像吗?”

  邓田田不好意思地说:“还不是因为……我胖,都影响了你呗。”

  柳伯祥笑笑,把饭盆放好后,拍拍自己的肚子,说:“什么?你也不看看我这里?我也是个大肚子呀,还想着如何减肥呢。这个样子,想遮也遮不住呀,别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和你没关系。”说完,看着邓田田的肚子,笑着说:“不过,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没有你这么胖。那时我是瘦瘦的,还是你们现在的日子好了。”

  邓田田笑了,说:“你还这样说,我都不好意思再吃饭了。”说完,看着桌子上刚刚从食堂打来的饭又说:“那……你还又买这么多菜,这不是……故意的吗?”

  柳伯祥笑了,说:“胖就胖呗,别人也就是说说。至于吃嘛,还是自己说了算!咱们不能亏待自己呀。”说完,又问邓田田:“你想……喝点酒吗?”

  “喝……酒?”邓田田一下子就想到了酒醉……乱性……失身了,但是他心中又充满了一种渴望,暗暗有些期盼一些事情会发生。

  他低下头想想,轻轻地说:“喝一点吧。”马上又急急地补充了一句说:“就……一点点吧。”

  柳伯祥看着他,脸上露出了会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