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我终于跨进你的门里了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3-28 13:56      字数:2257
  29 我终于跨进你的门里了

  在车上时,邓田田满眼都是柳伯祥,他知道他是在看出租车呢,他是专门来迎自己的。

  果然,一听他是搭了别人的顺风车,柳伯祥就直说完全没有想到。后来,邓田田不让他帮忙,自己就站着那里,看到邓田田和车上的人打了招呼后,取了行李就和他一同回来。

  柳伯祥住的八号楼是个教授楼,一共有八层,他住在四楼。邓田田和他说着话,就进了屋。他把行李箱放在门口,就急急地看起来,边看边说:“哦,你这……房子蛮大的。”

  柳伯祥看他一脸欣喜的样子,就在旁边给他解释着:“是个套三的,这间是我的卧房,这间是书房,这间……就是我给你收拾的卧房,看看满意吗?”

  邓田田一看,马上喊了起来:“太……满意了!”只见在房间的左边,放着一张单人床。床上用品一应俱全,崭新干净。中间有一个大大的桌子,上面有一个台灯。右边立着一个宽宽的书柜,有两层空着。

  柳伯祥在一边说:“床铺全是新换的,新床单,新被套。这个书柜,我也给你腾空了些,你尽管放你的学习书本。”说完,笑嘻嘻地看着邓田田说:“这样,你就可以安安静静的学习了。”

  邓田田把书包放在桌子上,双手按着桌子,探身看着前面的那扇大大的窗子,说:“这里阳光真好,亮堂堂的。”说完,又看看外面,说:“咱们这是最外边的一幢楼?”

  柳伯祥笑了,说:“嗯。前面没楼了,所有阳光才好嘛,要不都被遮了呢。”说完,对邓田田说:“走,我领着你看看别的。”

  他介绍着厨房,阳台,最后介绍到卫生间时,有些尴尬地说:“就是这把锁坏了,一直没弄。”

  邓田田一看,在厕所门上原来是锁的位置,现在空着,只露出一个圆圆的洞来。他就好奇地问:“这个锁……是怎么回事?”

  柳伯祥笑了,说:“已经……好久了。以前有个同学来家里,用完了不知怎么就反锁了。我怎么也打不开,情急之下,就把锁给砸了。没想到,把整个锁头框都给破坏了。人家物业的人看了说,要不就重新换个门。我就想着反正就我一人住,也用不着锁呀。这样一放就是这么多年了。”说完,对邓田田笑笑,说:“你……不介意吧。”

  邓田田笑了,说:“这……有什么介意的,我没事。咱们都是男的,又不是女的。”

  柳伯祥笑了,说:“也是,都是男的嘛,就不讲究了。”说完,指着马桶旁边说:“这是洗澡的开关,你可以用浴池泡,也可以洗淋浴。只是,有时大家都用水时,水压不够。你要洗,可以选择不在用水高峰时间就可以了。”

  邓田田看着,听他介绍完后,就嘿嘿一笑,说:“和我们家那里差不多。”

  柳伯祥说:“这样吧,你把你的衣服什么的,原放在箱子里也行,或者就放在柜子里也行,咋样舒服咋样来。你先收拾一下,等一会儿,我带你去食堂,咱们打饭吃。”

  “啊?”邓田田笑了,说:“去食堂?”

  柳伯祥笑了,说:“不要以为食堂的伙食不好,我们学校的可好了。这么多年,我一个人基本上不开火,就吃食堂。”说完,问:“你什么时候吃的饭?”

  邓田田嘿嘿一笑,说:“今天起的晚,没吃早饭,就直接吃了午饭。”

  柳伯祥笑了,说:“在这里,一天三顿饭,食堂那是有时间的,过了饭点就买不上了。”说完,拍拍自己的肚子,说:“这里到时候……那就要提意见了。”

  邓田田忙说:“我妈还说了,问问你怎么算……这个钱呢,住的,还有吃的?”

  柳伯祥笑了,说:“我叫你来住的,那就是算我的。什么钱?别提呀。”

  邓田田一听,就知道多说也没用,就说:“我,嗯……都听你的。”

  柳伯祥笑了,说:“好了,你先收拾一下,我一会儿叫你。”说完,就出去了。

  邓田田把一些书放在书柜里,剩下的一些放在桌子上,又将行李箱打开,把一些衣服收拾一下,几件拿出来放在枕头边上,想着明天换了穿。忽然,心里叹气了,忘了带笔记本电脑了!

  这时,听见手机响了,他一看,是杜时宝。

  杜时宝:你妈让我问问你到了没,情况如何。

  邓田田赶忙回了微信:到了,一切都好。

  杜时宝:那好,挂了,常常和家里联系。

  邓田田笑了,这一出门,马上就开始想我了?在家的时候,可能都在心里烦死我了吧。他想起丁小一让他到了给他微信的话了,就忙给他也回了个微信。

  邓田田:顺利到了。

  丁小一马上回了:进家了?

  邓田田:嗯,给我专门收拾了一间,新床铺。

  丁小一:“真的?他对你可真上心呀。”

  邓田田:我摸着这床,真舒服。新床单,还有新被套,手感都好。

  丁小一:怎么听着,你像是新媳妇入洞房的感觉。

  邓田田:滚!又乱讲。

  丁小一:你可千万别跑马呀,把人家的新床单搞脏了。

  邓田田:你太流氓了。

  丁小一:你终于跨进他的门了,快要成了他的人了。

  邓田田:别瞎说了。

  丁小一:看看,今天晚上你能不能扛过去?

  邓田田:什么扛过去?

  丁小一:就是攻受对抗呗。

  邓田田:怎么又瞎说了。

  丁小一:他要是受不了,就会攻你。你要是受不了,就会让他……叫他来攻你。反正,要小心了,带卫生用品了吗?

  邓田田:我自己带了,但是刚刚听他说他还专门给我买了一套新的卫生用品。

  丁小一:你以为什么?牙刷牙膏香皂?

  邓田田:那你说的什么?

  丁小一:唉,我怎么说你呢,上次不是说过了吗?第一次很疼的,卫生很重要!

  邓田田终于明白了他说什么了,上次他专门告诉他要让对方带套套,还要有润滑油的。

  他顿时心里燥热,脸上热红起来,今天第一次进柳伯伯的家门,难道就要发生这种事情?说实在的,刚才柳伯祥在卫生间说他买了一套新的卫生用品,难道也是指这个?

  邓田田不由得心里紧张起来,如果真的这样,他是强攻呢?还是弱攻?那我……怎么办?接受?还是拒绝?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是怎么觉得还隐隐有些渴望呢?

  就在这时,他听到门口柳伯祥的声音:好了吗?走了,去打饭!

  这一刻,邓田田听到那温柔的声音,心里顿时下了决心:他是这么好的一个帅老,今天晚上,他要是攻我,我就接受……让他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