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他们一老一少是什么朋友?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3-27 14:49      字数:2771
  28 他们一老一少是什么朋友?

  邓田田睡了一个踏实的觉,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星期天他常常都是起的很晚,直接跳过早餐,洗漱完毕后,看到艾梅给他留的饭,就当成午餐吃了。

  看看屋里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觉得好像自己要出远门去旅游或是大人去出差一般,心里想到:这么大了,第一次出远门!他不由得笑起来了。

  忽然,手机响了,一看是丁小一的微信。

  丁小一:想着你应该起床了,吭一声呀。

  邓田田想着这个家伙还是知道我的老毛病,星期天早晨晚起,不愧是个好死党。他就笑笑马上回了微信。

  邓田田:刚起来,才吃了饭。

  丁小一:就是想知道,你今天搬过去?

  邓田田:嗯,咋了?

  丁小一:没啥,就是羡慕。

  邓田田:羡慕?

  丁小一:你和喜欢的人住在一块,当然羡慕了。

  邓田田:滚!上次你不是这么说的。

  丁小一:上次说的是实话!

  邓田田:那这次怎么又变了?

  丁小一:这次也说的是实话!

  邓田田:哈哈!你啥意思?

  丁小一:你不懂就算了。东西多不多?到时,要不要我帮忙?

  邓田田:不多,就一个箱子,书包,还有一个背包。出门打出租,我一个人就行。

  丁小一:好,那我不送了。到了那里,记得给我微信呀。

  邓田田:还说啥?

  丁小一:说说你的感受呗。

  邓田田:好吧。

  丁小一:你们不会待会一见面,就抱着亲吧?

  邓田田:滚!坏怂!

  丁小一:记得,小月月,胖美人要矜持,不能一下子就被俘虏了。

  邓田田:说什么呢?

  丁小一:怕你忍不住,提个醒。

  邓田田:我会把握自己的,不用你操这个闲心。拜拜!

  邓田田看到丁小一发了一个吐舌头做鬼脸的表情包,就笑笑,把手机放在了一边。他又将东西好好清理了一遍,这才拿出作业本,做作业看起书来。

  快到了三点了,他接到了艾梅的微信。艾梅说她和杜时宝都在饭店忙着,就不回来了,嘱咐他到了后给自己回个微信。邓田田答复了后,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把书本收好,准备着出门。

  杜佳妮昨晚上直播很晚,刚刚起床,和他打了个招呼,就进了卫生间。邓田田把书包和背包背好,自己就拎着箱子下楼了。

  邓田田心里高兴,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觉得舒服。便是迎着习习的凉风,他也脸上带着笑,拉着行李箱走到了小区的门口,正想去挡个出租车呢。忽然,就听见有人在喊他:“嗨,邓……田田!” 声音是从旁边的车里发出的。

  他侧头一看,就在小区的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这时,车窗慢慢地完全落下来,露出一个人头来,头上油光锃亮,没有一丝头发。他胖胖的脸上堆满了笑,对着邓田田招手示意。

  “曹……曹经理!”邓田田认出了,原来是后妈李淑英公司的经理,曹春明!上次在他爸家住的时候遇到过,他还送给了邓田田柠檬糖呢。他对这个好看又慈祥的老人颇有好感,马上跑过来,说:“这么巧呀,是您呀。”

  曹春明笑笑,说:“看着胖胖的身影就像你,等你走近了一看,果然是你。”

  邓田田对着他也是裂开了嘴笑着,说:“你……怎么在这里?”

  曹春明哈哈大笑,说:“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在这里?看你背包行李的一身是要出门呀?去哪呀?”

  邓田田笑笑说:“我……去一个朋友那里住些日子。”

  曹春明又笑了,说:“啊?看样子是……和家里闹别扭了,要离家出走了?”

  邓田田笑了,说:“没有!就是……我朋友家里安静,我马上要考期末了,想抓紧时间复习一下。”

  “哦,是这样。”曹春明又问:“你的朋友家……在哪里?”

  “河北师大家属区。”邓田田笑着说。

  曹春明笑了,说:“那倒不远,不如,我就开车送送你吧。”

  “啊?”邓田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怎么好呢?我还是……打个的吧。”

  曹春明说:“别了,就省点钱吧。”说完,就把车的后背盖打开了,问他:“能不能自己放进去?”

  到这时,邓田田觉得再说什么也不好了,就忙说:“可以可以,我一个人可以放进去。”说着话,就将自己的行李放进了汽车的后备箱中。然后,他就走过来,想打开后面的车门。

  曹春明笑着说:“到前面来,坐在这里。”说完,他就动动身子,把右边的车门打开了。

  邓田田上了车,系好了安全带,就好奇地问:“你怎么在这呀?”

  曹春明笑着说:“我……就在这住呀!”

  “啊?”邓田田吃惊地喊道:“你在这住!我怎么没见过你?我……也在这住呀!”

  曹春明笑了,说:“真是太巧了。就像今天一样,我刚要出门,就看见你也要出门,多巧呀。”

  邓田田这才想到要感谢他,忙说:“太谢谢你了,还给我搭个顺风车,会不会耽误……你的事情呀?”

  曹春明笑了,说:“不耽误,也正好顺路呗。”说完,就对邓田田挤挤眼,说:“是不是又特别的巧呀?”

  看着他一脸老小孩的样子,眼睛处的鱼尾纹都挤在了一起,甜甜的微笑荡漾在脸上,邓田田心里一下子就像是被挠过了一样,心痒痒起来,暗暗赞叹:帅,太帅了,笑也太迷人了。

  曹春明见他坐好了,就说:“那我们就走了?”见邓田田点点头,他一脚油门,车子就启动了,慢慢地汇入了街道中的车流里了。

  曹春明开车时,聚精会神地看着前面,不再和邓田田说话。邓田田见他认真开车的样子,也静静地坐着。这时,车子里只有音乐声,好像是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婉转悠扬的小提琴如泣如诉,哀怨动人。邓田田听着,心想:曹老板这么大的一个老板,看着又是一个喜气的人,怎么喜欢听梁祝?还是纯音乐的?他有些感性?他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吗?

  正当邓田田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听到曹春明说话了:“这就要到了师大家属区了,是……怎么走?”

  邓田田这才想着,他要自己坐在前面是为了指路。开始有些甜甜的想法,还以为曹春明让他坐前面是为了好和他多说话呢。他赶紧说:“往右拐,家属区。嗯,八号居民楼,前面不远处有个亭子,过了亭子,再右拐就到了。”他把柳伯祥的话又重复给了曹春明。

  曹春明一边开着车,一边说:“哦,到了,到了,看到亭子了。”说完,就右拐把车往小道上开。

  忽然,邓田田看到路边站着柳伯祥。他忙叫道:“好了,停车!”

  曹春明马上刹车了,说:“就这里?还没到楼呢。”

  邓田田一指柳伯祥,说:“我朋友,在……那里呢,他在等我呢。”他激动欣喜地向柳伯祥招手。

  柳伯祥站在那里向前张望着,没有留意他的招手。邓田田笑着对曹春明说:“他肯定没想到我坐你的车来的,他在看出租车呢。”

  曹春明看着邓田田一脸喜悦,有些诧异地问:“那个……站着的,就是……你的朋友?”

  邓田田还在不停地向外面招手,头也没回地说了句:“嗯!就是他!”

  曹春明看了柳伯祥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解的笑容。他赶忙将车在路边停下,看着邓田田冲下去,向柳伯祥奔去。一边跑,一边喊:“柳伯伯,柳伯伯。”

  曹春明看到他手舞足蹈地给柳伯祥说着,那个柳伯祥满脸慈祥地看着他。顿时,曹春明心里涌出一种难言的嫉妒情绪,好像是自己的儿子被别的男人给抢走了一般。

  邓田田过来,拿了行李后对着他说了声谢谢就走向柳伯祥了,他们两个边走边说,往八号楼去了。

  曹春明坐在车里,目送着他们的身影一直消失在楼道口后,才微微叹了一口气,启动车子,开走了。

  这时他的心里涌出一个奇怪的想法: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一老一少是什么朋友?顿时,邓田田胖胖的脸蛋还咧着嘴笑的样子就在眼前浮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