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这是第一次去别人家住呀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3-23 15:14      字数:2627
  24 这是第一次去别人家住呀

  听了行一清的故事,邓田田和丁小一对那个李子明充满了憎恨。在他俩告别后回家的路上,邓田田还是义愤填膺地说:“行一清那么执着地对他,从初二就开始跟着他了,那个李子明怎么还一点都不珍惜,简直就……不是个东西!”

  丁小一也有同感,也骂道:“李子明就是个禽兽!”说完,幽幽地说:“我……都有些同情行一清了,他能遇到马强,也算是有了好归宿了。”

  邓田田笑着说:“你不嫉妒了?”

  丁小一说:“我要是那样,还是个人吗?”

  邓田田有些羡慕地说:“看到马强把行一清的手攥着,轻轻摸的样子,真的很温暖。看样子,他们两个在一起过得比较幸福。”

  丁小一也有同感说:“就是,都让我羡慕了。”说完,又淫淫地笑了,说:“你说,他们两个睡的时候,是谁先开始呢?”

  邓田田说:“你又开始想黄色了。人家床上的事情你也操心,你累不累呀?”

  丁小一有些不甘地说:“我就是看着行一清挺柔的,那个马强会不会太厉害了,把人家给戳坏了。”

  邓田田笑了,说:“都开始说戳了,你是不是也急了,想着被人戳呢?”

  丁小一瞥了他一眼,说:“都是一样的,你别装!你难道不想吗?让你那个柳伯伯,给你使劲地戳戳?”

  邓田田一听,心里顿时有些神往,但是他还是打了他一拳,说:“下次说话……注意点。”

  丁小一还是没完了,接着说:“我说的是真的!我就想说,你……真的不想吗?”

  邓田田见他问的认真,就嘿嘿笑了,说:“有时……是……有些想呢。”

  丁小一立刻扮演起了柳伯祥,装出一副老人的样子,对着邓田田说:“来呀,乖!田田,你柳伯伯老了,让我好好疼疼你。”然后,又假装邓田田用一副天真的样子说:“伯伯,田田来了,你要怎么好好疼我呢?”他接着又装一个老人道:“那还是戳戳你吧,哎呀,我的玩意儿太老了,起不来了……”他自己说到最后,自己捂住嘴嘿嘿地笑起来。

  邓田田见他演的活灵活现的,不由得也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胡说八道的,人家哪有你说的那么老呢?还知道起不来?胡说什么呢,难道你不知道老人的那个玩意可了得呢。”

  丁小一停下了笑,严肃地说:“对了,我听过一个顺口溜,说小孩的像螺丝钻,老汉的像金刚钻!”说完,大喊一声:“哎呀我的妈呀,金刚钻呀!那……得多厉害呀。”看着邓田田说:“完了,完了,到时候,你被金刚钻一戳,你……还有命吗?”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邓田田听他这么说,就急了,说:“又瞎说,你哪来的那么多歪知识?你学习好,怎么歪知识也学的多吗?”

  丁小一笑笑,说:“我……就是好学,什么都学。”说完,看着邓田田,说:“你……以后要是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

  邓田田说:“我才不问你呢。”

  丁小一笑着说:“真的?那你知道第一次的时候,你要先干些什么吗?”

  邓田田吃惊地问:“第一次的时候?先……干什么?我不知道。”

  丁小一笑了,说:“还说不问我呢,现在就问上了。算了,我告诉你吧。你要准备油和套套。”

  邓田田听他说的如此直接,脸红了,说:“你真……敢说呀。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已经……”

  丁小一打断他说:“瞎说,人家还是个处子呢。”他刻意把处子两个字加重了还拐了音。

  “哦?”邓田田笑了,说:“原来,你也还是个雏儿,那你有什么资本来教我呀?”

  丁小一笑了,说:“我没有实际经验,我……嘿嘿……还是有些间接经验的嘛。”说完,对着邓田田神秘地说:“你不是说柳伯祥邀请你去他家……小住一会儿吗?我怕你到时候忍不住了,或者你的柳伯伯忍不住了,你们两个干柴烈火,一下子燃起来……”

  邓田田忙说:“快打住!这事还八字没有一撇呢。”

  “怎么了?”丁小一问道。

  邓田田说:“我还没有跟家里人说呢。”

  丁小一问:“怎么了,你担心你家里人不让你去?”

  邓田田反问他:“若是你,你们家会同意吗?”

  丁小一笑了,说:“我们家……不会同意的。”

  邓田田一脸愁容地说:“我担心的就是这个。”

  果然,当邓田田给邓建国说了此事后,首先李淑英就不同意了。她说:“你妈让你在我们家住,你跑去别人家住,到时候我们怎么解释?还以为我们容不下你呢,这个不行不行。”

  邓建国一听,也忙着跟上说不行。

  邓田田有些烦恼了,给柳伯祥回了话,说家里不同意。

  柳伯祥说要是这样的话,那就算了吧。

  邓田田想到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了?绝对不行!这是自己不想的,也不愿意看到的,自己一定得想些法子。

  他看到时间也差不多了,估计姐姐杜佳妮也要搬回去了,就对邓建国夫妇说自己那边的姐姐要走了,老妈艾梅要自己搬回去住。

  邓田田有自己的打算,一定要先从老爸这里搬出去。

  邓建国听说是艾梅要他搬回去,就没有阻拦。李淑英一听,也没有任何意见。唯一就是邓迪迪有些对他依依不舍。

  就这样,邓田田从老爸家就搬回了老妈的家。只是现在的杜佳妮并没有搬走,她依然住在家里呢。她自己的房子那边装修还没有搞完,说是再有几天就完工了。

  看到邓田田回来住,艾梅还是很高兴。

  杜时宝看着家里白天晚上都是人,心里有些烦闷。他对女儿杜佳妮不敢轻易发火,对艾梅的儿子邓田田也是不能发火,只能对着艾梅有时就要抱怨几句了。

  艾梅知道他心烦,其实两个孩子一块在家住,又合不到一起,天天咣咣吵着,她也心烦呢。

  这天,邓田田和杜佳妮又因为一点小事,大声讲讲起来,有些声音大了。艾梅就出来对邓田田说:“你要不还是先去你爸那边住一阵?就几天?”

  这一下子,正好符合了邓田田的心意。他这几天故意找着茬儿和杜佳妮发生些吵闹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他就趁机对艾梅说:“妈,我有个忘年交,他是大学老师,一个人住。我能不能去到他那里小住几天?那边离学校也近些呢。”

  艾梅吃惊地问:“你有个忘年交?哪个?”

  邓田田笑着说:“有一次,他和我走路,还遇到了你呢,你忘了?”

  艾梅想了想,好像记起来了,就问:“是不是那个河北师大的老师?好像姓柳?”

  邓田田笑着说:“对呀,你记起来了,就是他!”

  艾梅对柳伯祥的印象很好,那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况且是个大学老师,对邓田田的学习会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艾梅小心翼翼地问:“人家……愿不愿意呢?”

  邓田田说:“我现在……就问问他。”然后,高兴地对艾梅说:“若是他愿意呢?你……”

  邓田田听到了他最想听到的话,艾梅说:“那我没意见,你去吧!”

  邓田田激动地一把把艾梅抱住,在她的脸颊上使劲地亲了一口,喊道:“哎呀,你真是……我的好妈妈呀!”

  艾梅把他一把推开,用手擦擦脸说:“多大了,还这样?离开家,有这么激动吗?”

  邓田田高兴地哈哈大笑,说:“激动,激动,这是第一次……离开爸妈,去到别人家……住嘛!”他一想到将来马上就可以和心爱的帅老柳伯伯在一起住了,胖胖的脸上就荡漾着花一般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