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他给我戴了一顶绿油油的绿帽子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3-22 08:21      字数:2295
  23 他给我戴了一顶绿油油的绿帽子

  这天在学校的时候,丁小一小声地问邓田田:“最近,你和马强联系了吗?”

  邓田田看了他一眼,笑了,说:“你这个小松树,还贼心不死呢,惦着人家马强了?我劝你死了那份心吧,马强人家有人了,你忘了那个叫行一清的?”

  丁小一嘿嘿地笑,说:“我当然知道了,他们……现在咋样了?你知道吗?”

  邓田田笑了,说:“我不知道,但是我猜呀,人家两个肯定是恩恩爱爱天天腻歪在一起呀。”说完,把两个手的手指交缠在一起做螃蟹状,在丁小一面前抖动着。

  “把你的臭手拿开!”丁小一不满地喊道:“你故意的是吧?哼!你就是故意气我是吧?”

  邓田田笑了,说:“真气着了?我看呀,那个马强真的把你给勾住了。”

  丁小一一听马强两个字,就嘿嘿笑着,说:“我就是对他有感觉,他壮壮的胸,还有那个大腿……”

  邓田田马上打住他,说:“行了行了,快打住!我看再说下去,你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丁小一真的咽了一口口水,说:“好像是有些口水了。”说完,就嘿嘿地笑。

  邓田田看他那个窘迫的样子,就打趣说:“看看你的样子,一脸的淫荡!”

  丁小一有些神往地说:“若是有那么一天,他把我搂着紧紧的……”

  邓田田忙说:“快停!还没完了,我看你意淫起来,吓死人了。你前世……是不是潘金莲呀?”

  丁小一笑了,说:“就是装装,看把你吓的,还以为我是真的呢?”

  邓田田笑着说:“你这真真假假的,谁知道呀?我看呀,就是真的!你真的对马强……”

  丁小一笑着说:“瞎说!他有人呢,我也不是一个胡乱整的人。哪像你?还没有怎么呢,就看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了。”

  邓田田知道他在说自己对柳伯伯和曹伯伯都感兴趣的事情,就忙说:“嘴下留情吧。”

  丁小一不依不饶地说:“那要我住口也行,你跟马强联系一下,看看他近况如何。”

  “为什么是我?”邓田田一脸的不情愿,说:“你自己也有微信,你怎么不联系?”

  丁小一笑着说:“拜托了,我就是有些害臊呗。”

  邓田田笑了,说:“看你刚才犯骚的样子,还害臊?说出来都不信。”

  丁小一就哀求说:“快点,联系一下,现在,马上。”

  邓田田拗不过,就给马强一个微信:最近忙吗?

  没想到马强很快回了:正想和你联系呢,咱们周末见见?马上期末了就没有时间了。

  丁小一一看就催促说:“快给他回,快给他回!就说可以可以。”

  邓田田白了他一眼,说:“人家说的是和我,没说你呢,你激动什么?”

  丁小一马上说:“快说,就说我们四个人一起聚聚。”说完,用手做了一个拜托的架势。

  邓田田笑笑,就回了马强:如果行,我叫上丁小一,你把行一清也叫上,四个人一起热闹些。

  马强:好,正有此意。

  丁小一看到了回复,笑着说:“看吧,正有此意!人家也想着一样呢。”

  邓田田看着丁小一激动的样子,说:“到时候,收着些,别在别人面前流口水。”

  还是在星期天,他们在海天广场等着行一清关了店后,几个人来到一处快餐店要了一个菠萝披萨吃着聊起来。看到他们两个,行一清也十分高兴,说:“要不是马强,咱们还没缘认识呢。”

  丁小一笑着问:“你和马强现在……如何?”

  行一清笑着低下头,不语了。马强看到就回答了,说:“有啥?说呗。我来讲吧,我们……那个在一起了。”

  邓田田一下听明白了,笑着说:“真的在一起了?祝贺呀。”

  丁小一有些忧郁地看着行一清,问:“真的?你们都……睡了?”

  行一清笑着点点头。丁小一就有些吃醋地问:“马强怎么样?你满足吗?”

  邓田田一把拽了他一下,说:“哪能问人家这么流氓的问题?”说完,对行一清说:“别理他,他就是一个变态。”

  丁小一马上意识到了,忙说:“对对,我就是个变态,专门喜欢打听房中之事。”说完,自嘲地嘿嘿嘿干笑几声。大家看他那个样子也都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马强把行一清的手放在桌子上拉着,说:“他以前被感情……伤过,我不会对他那样的。”

  邓田田看着行一清温柔地让马强拉着手也不抵抗,就说:“你以前……有故事?”

  行一清这才抬起眼睛,看着大家伙,说:“唉,那都是不堪的事呀。”

  “怎么了?”丁小一也有些同情了,就小声地问道。

  行一清说:“他……给我带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啊?绿帽子?”邓田田吃惊地说:“他……背着你出轨了?你怎么知道的?”

  行一清苦笑了一下,说:“他叫李子明,和我从初中就好上了,他现在是马强的同学。我记得还是初二,最初是他追我的。我们都是下面县里来的住校生,住一个大通铺。他说喜欢我,堵着我就亲我。有一次晚上,就悄悄地钻进了我的被窝,我就被他那样了。我跟了他后,就一直好着。没想到上了大学后,他开始变了。我察觉到了,在手机上把他的号码也偷偷定了位。一次,他在小软件上约了人。我用追踪功能最后找到了,两个手机零距离的地方是一个宾馆。我站在宾馆门口就一直等着……”

  “啊?”邓田田吃惊地问:“你……一直等着?等不到咋办?”

  行一清笑着说:“我等到了。我在外面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就看见他和另外一个人出来了。”说到这时,眼泪都有些打转,说:“那天天气还很冷,就像今天这样。我在外面呆呆的站了半个多小时,身子冷的要命。看到他们说说笑笑出来的那一刻,我的心更冷了。”

  丁小一小声地问:“你上前和他理论了吗?”

  行一清笑了一下,说:“当他看到我时,吃惊的样子我还记得。我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只是说了既然这样厌倦我了,咱们就分手吧。说完,我就转身走了”

  “他……难道就没有挽留?”邓田田关心地问。

  “他在后面追我,拽我,说错了什么的一大堆话。”行一清说:“但是我无动于衷,义无反顾的离开了。”

  “这个李子明……太不是东西了。”丁小一愤愤地骂道。

  马强感概地说:“唉,从初中起……五年多的感情,就这样被绿了,你说他被伤的多深?”说完,不停地用手摩擦着行一清的手,在不停地安慰他。

  邓田田听了后,不知道为什么眼眶里也噙满了同情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