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难道爸爸看出了什么?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3-19 13:32      字数:2222
  20 难道爸爸看出了什么?

  石家庄的天气变得冷起来,天上飘起了雪花。那天放学后看着海天广场的红珊瑚冰激凌店的牌子,邓田田心里不由得在想,这些天,柳伯伯……他过得怎么样?

  晚饭后做了一会儿作业,他又想起了柳伯祥。一想到有几天没有和柳伯祥联系了,他就给他发了一个微信:最近忙吗?

  过了一会儿,他收到了他的回应:不忙。

  想了想,邓田田又写了:天气冷了,你那里暖气热不热?刚发了出去,就觉得有些后悔。干吗呢?好像是一个无聊的人在没事找事一样。问人家暖气?也太没有话可问了。正在恼着自己呢,看到柳伯祥回了:暖气还很热。怎么,你们家不热吗?

  邓田田一看,笑了,心想,没想到这样的问话还挺好,可以有衍生的话题。他马上回了:我们家的暖气不太热,学习晚了的时候,有些冻腿。

  柳伯祥:那你盖个毛毯在腿上。

  邓田田心里涌出一股暖流,这个柳伯伯……他对自己真好,言语中透着关心呢。

  那一刻,就仿佛看见了柳伯祥慈祥的脸浮现在眼前。他刚想回答什么,听见门响了,赶忙把手机放在一边,捧起书来假装看书了。他知道肯定是老爸邓建国,他总是不敲门就进来。

  果然,进来的就是邓建国。他一脸笑眯眯地看着邓田田,说:“一直都在学习?”

  邓田田笑着说:“那当然了,不学……怎么考大学呀?”

  邓建国嘿嘿一笑,说:“说的是,说的是,但是你也要劳逸结合,学习一会儿,放松一会呗。”

  “嗯?”邓田田有些纳闷,就问:“你想让我现在……放松一下?”

  “对对,”邓建国笑着说:“我……就是想让你现在……放松放松。”

  “爸……”邓田田撅着嘴说:“你是不是有事?要是有事就说呗,干吗这样呢?还假装让我放松放松。”

  邓建国嘿嘿一笑,说:“臭小子,你看出来了?”

  “哎哟,我的老爸呀,”邓田田一拍他的肩旁说:“知父莫如子呗,说吧。”

  邓建国一把把他的手拿开,说:“乱说,那是……知子莫若父!你还给来了个颠倒了。”

  “哎哟,反正都一样,”邓田田嘻嘻笑着,说:“就是说,谁都别装了,爸爸和儿子都一样,都是火眼金睛,一下子就看穿对方了。”

  邓建国笑了,说:“你这话……说的也对。那我就问问你,你可要给我说实话。”

  “嗯?”邓田田感觉被上了套,就说:“你是不是……又给我上什么套儿?”

  邓建国笑了,说:“哪来的什么上套?就是问你一个问题。”

  邓田田嘻嘻笑着说:“那要是这样……你就问吧,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言无不尽,包你满意。”

  邓建国眉毛一蹙,有些局促地说:“我觉得邓迪迪……有些……问题。”

  “什么?邓迪迪?”邓田田吃惊地说:“你刚刚说……问我问题,怎么这会儿又说迪迪了?”

  邓建国说:“我就是想说,我发现迪迪缺乏一些男子气概,会不会是因为我们总是惯着他的缘故?”说完,眼睛直直地看着邓田田,说:“我不想,一个儿子将来大了,不像个男人了。”

  邓田田被他看着有些心虚,不由得把眼睛移开了,怯怯地说:“你这是在……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不懂你的意思?”

  邓建国笑了,说:“我就是说,一个男孩子将来是要有些男人气概的,长大成人后,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光宗耀祖嘛。”

  邓田田吃惊了,说:“这……都是什么时代了,你怎么还这么的……封建意识?”

  “啊?”邓建国也吃惊了,说:“我……这是封建意识?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邓田田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为什么男人长大后一定要成家立业?娶妻生子?”

  邓建国听他这样发问,就说:“那你说长大后应该怎么样?”

  邓田田看着他严肃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觉得今天这个话题有些沉重,就想嘻嘻哈哈地给随便应付过去,就装出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说:“管他呢,长大后再说呗,反正每个人的命运也是不一样的。”

  邓建国还是一本正经地说:“这就是我想要和你说的,我觉得迪迪有些问题,他偏柔性,少了一些阳刚。”

  邓田田不想多聊,就想着快快结束话题,有些不耐烦地说:“你要是觉得他有问题,你……可以去和他……好好谈谈呀。”话的意思就是别说我呀,和我又没有关系。

  没想到,接着他听到邓建国一句话,让他大吃一惊。

  邓建国说:“你是哥哥,你有责任!”

  邓田田委屈地叫道:“我……有责任?”他想到会不会自己的一些行为和想法影响了邓迪迪,最后让他也变成了同道中人?心里有了这种想法,就怕被邓建国知道,对自己更加责备。

  邓建国说:“当然了,你一个大哥哥,应该给他多带带榜样嘛!”

  原来如此!邓田田心里长出了一口气。他以为自己喜欢男人的事情被老爸发现了,还带偏了弟弟,要劈头盖脸地兴师问罪自己呢。现在看来,原来老爸的意思是他这个哥哥应该给弟弟一个榜样,多教教他,让他变得更加阳刚。

  邓田田脸上舒展了,嘿嘿地笑,马上迎合说:“原来如此,嗯……我这个哥哥是有责任。”

  邓建国说:“那你是不是好好想想,对他怎么引导一下呢?”

  邓田田说:“没问题呀,你是想让我怎么办呢?”

  邓建国笑了,说:“你在和他在一起时,多说些追女孩子一类的话,让他对女孩感兴趣。”说完,又神秘地说:“他……都遗精了。”

  邓田田笑了,说:“你……怎么知道的?他……告诉你了?”忽然就想到那天邓迪迪对他说的话来,说梦遗的对象是胖胖的男孩,是他邓田田的模样呢。

  邓建国笑了,说:“他怎么会给我这个当爸的说呢?我是自己看见的,他自己偷偷地把裤头洗了。以前,他什么时候会自己洗裤头呀?我一猜就知道了。”

  邓田田心里叹道,老爸就是厉害。邓迪迪还以为瞒过了呢,真是生姜还是老的辣呀。

  邓田田笑着说:“那我这个做哥的要是也影响不了他呢?”

  邓建国坚定地说:“反正不管咋样,无论社会如何开明,我都不许我邓建国的儿子……变成一个TXL!”

  邓田田看到他一脸正气,心里一下子揪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