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原来我是只猪呀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3-18 13:33      字数:2280
  19 原来我是只猪呀

  这时,李淑英推门进来了,笑着说:“一进来,就听见你们的笑声了,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呀?”

  邓建国见她来了,忙起身去迎着,笑着说:“你回来了?我们都没听见门响呀。”

  李淑英笑着说:“还听见门?你们在这笑得那么大声,楼下都听见了。”

  李淑英是一个职高毕业的会计,长得一般平常,没有过人的姿色,所以对找到邓建国这样的人还是十分满意的。她毕业后,找到一家私人公司做会计,一直干到现在。工作也还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收入不是很高,但也在一般水平以上。尤其她也是一个柔性之人,和邓建国相处极为融洽,一家人的小日子过得平平安安,稳中有乐。

  听见她说声音大了,邓田田手一指,回答说:“都是老邓!你亲爱的老公,他给我们讲的笑话逗死人了。”

  李淑英笑了,说:“你真的讲笑话?是不是昨天给我讲的那个?”

  邓迪迪好奇地问:“哪个?说说呗。”一脸期待地看着邓建国。

  邓建国笑了,说:“那个笑话?不能给你说,你还太小,听不懂的。”

  邓田田一听,来劲了,说:“我不小了,说吧,我可以听懂,到时候我翻译给他听。”

  邓建国笑了,说:“还翻译呢?你以为我讲的是英语?”

  邓田田笑了,说:“我的意思就是他要是不明白,我给他说明白了。”

  邓建国瞥了李淑英一眼,说:“给他们讲讲?”

  李淑英笑了,说:“我看着,他们有何反应。”说完,笑嘻嘻地坐在一旁了。

  邓建国见他俩个一脸期待,就说:“那好吧,我就给你们讲讲。话说,一天,天下发洪水,所有的动物都往高处跑去躲避。一群动物就来到了一个山顶,那里有一个巨石。狮子是百兽之王,就站在巨石之上。下面的动物有牛,马,猫,猪,猴子,蛇等等。狮子说,反正没事,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所有的动物都鼓掌,只有小猪没有。狮子就问小猪,你怎么不鼓掌呀?小猪说,你还没讲呢。”说到这里,邓建国就不说了,看着邓田田和邓迪迪。

  等了一下,邓迪迪忍不住了,说:“讲呀,你怎么不讲了?”

  看着一旁的李淑英憋着笑的样子,邓田田忽然明白了,一下子哈哈大笑起来,看着邓迪迪一脸傻样就笑着说:“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太可笑了。”

  看到他笑了,邓建国这才哈哈笑起来,旁边的李淑英也哈哈大笑起来。

  只有邓迪迪纳闷地问:“讲呀?接着讲呀?你还没讲呢?”

  大家伙一听他这样说,又使劲地笑起来。邓田田捂着肚子,说:“笑死我了,我的肚子,我的肚子都疼了。”

  李淑英和邓建国就是一昧地嘿嘿笑着。尤其是邓建国,见到又捉弄了一个,心里非常得意。见他们三个都笑的不行,邓迪迪也不由得笑了,但是他还是不明白地问:“你们都……笑什么?爸爸的故事还没讲完呢?”

  邓田田笑着用手拍拍邓迪迪的脑袋,说:“你呀,真是……一头猪呀。”

  “啊?”邓迪迪这才反应过来,说:“原来……是……我是猪呀。”

  三个人听他终于说出我是猪呀这几个字,又都忍不住的笑起来。

  邓迪迪嘿嘿地尴尬笑着,说:“不带这样的,这那是讲笑话,这……明明是欺负人嘛,说……人家是猪嘛。”说完,自己又觉得好笑,就学着猪的样子,发出猪拱食的呵呵呵的声音,惹的邓建国和李淑英都又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一会儿,邓建国才想到什么,忙对李淑英说:“你别笑的太狠了,小心动了胎气。”

  李淑英眼睛瞪着他,他忙解释说:“我……已经给他们两个都说了。”

  李淑英这才说:“哦,还太早呢,怎么会动了胎气呢?你也是的,一惊一乍的。”

  邓田田说:“刚刚爸给我们说这个事情,我们两个都不相信呢。”

  邓迪迪说:“后来知道是真的了,我们也是大吃一惊呢。”

  “别说你们了,我自己也是呢。”李淑英感叹道:“我都没想到,这么大年纪了,还有可能再怀孕。”

  邓建国笑着说:“你哪里年纪大了?别胡说呀。”

  李淑英笑着看着他说:“都是你……不小心呗。”

  邓田田和邓迪迪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向邓建国,说:“谁让你不小心呀?”说完,嘿嘿地笑。

  邓建国知道他们笑他是故意为之,就怕他们两个再胡说话,把脸一横,说:“你们……两个,不要乱讲话呀,免得让你妈有误会了。”

  “误会?什么误会?”李淑英不解地问道。

  邓建国赶忙用手推着她往外走,说:“走,咱们出去吧,让他们两个自己玩吧。”

  李淑英被他推着走到了客厅,就有些不满地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邓建国笑了,说:“我的好老婆呀,我那里敢呀,你借我一个胆,我都不敢呀。”说着,搂着她往卧房去,边走边问:“今天上班怎么样?”

  李淑英说:“有些累,我们曹经理要出差,交代了一些事情。”

  邓建国说:“曹经理出差?他总是那么忙呀。那……你这怀孕的事,是不是要给单位打个招呼了?”

  李淑英笑笑,说:“现在我这个样子,怎么打招呼?我说出去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儿子都那么大了,这……又有了,别人会说闲话的。再说,刚刚怀上,谁知道能不能留住还是个事情,我想想先不要说的好。”

  “你说什么呢?这……生二胎也是相应国家政策呢。还有,你不可有思想负担,什么年纪大了,什么可能还留不住呀,这样的不吉利话以后少说为妙。”邓建国笑笑,又说:“那个小家伙灵着呢,在你肚子里偷听呢,一不高兴,到时在里面使劲地踢你一脚,让你难受呢。”

  “吆吆,你还吓唬起人了?”李淑英笑着说:“才多大一点呀,刚刚玉米粒大小吧,还要踢人?”

  邓建国笑了,说:“我就是这么一说,你以后说话注意点,别说丧气话。”

  李淑英笑了,说:“好,听你的,不说了。”

  邓建国想想又笑了,说:“我讲的那个笑话,你当了一回猪,迪迪又当了一回猪。”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李淑英也想着可笑,说:“邓迪迪的脑袋呀,就是个猪脑袋。”说完,又笑着说:“为什么邓田田没有上当?”

  邓建国想想,说:“他……有些思想呗。”

  “啥思想?”李淑英问道。

  邓建国笑着说:“跟别人……不一样的思想呗。”说完,有些若有所思的看向邓田田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