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柳伯伯的关心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3-11 16:55      字数:2248
  12 柳伯伯的关心

  吃了晚饭,艾梅说要去跳广场舞,还硬拉着杜时宝一起去。杜时宝有些勉强不想去,艾梅说给邓田田一个安静的空间好好学习,说完又叮嘱了邓田田认真看书几句后走了。看着他们两个人出了门,邓田田这才把书本翻出来,认真学习起来。

  一口气学了几个小时,听到爸妈都回来了,弄些动静洗漱罢都睡了,这才觉得有些累了,合了书本,想着明天上什么课,准备好了一切,也收拾一番后上了床,才打开手机。

  他一看也没人给自己微信,就又上了小蓝软件。看着自己小月月的名字,想到丁小一说的话,觉得这个昵称的确好像显得有些骚气,不由得笑了。果然,有一些人给他留言,他只是划着看,边看边笑着,并没有回答任何人。

  忽然,他看到柳枝飞扬在线呢,顿时他的心怦怦地跳起来。这么晚了,他还在线?他是和别人在说话?我是不是应该和他联系一下?说什么呢?怎么开始呢?他的脑里一下子变得乱七八糟了。最后,他下了决心,给他发一个信息先看看再说。

  小月月:你好。

  柳枝飞扬:你好。

  小月月:我刚刚学累了,一上来,就看到你在线,就想和你说说话。

  柳枝飞扬:说吧。

  小月月:也没啥特别的,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在和别人说话?

  柳枝飞扬:没有,现在就和你一个人。

  小月月: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

  柳枝飞扬:你不也没有吗?

  小月月:你现在可以说说你今天的急事了吗?

  柳枝飞扬:我接到电话,去了趟派出所。

  邓田田想,马强听到的没错,他果然是去了派出所!但是去派出所干吗?好端端的人真的不会去的,莫非他还真的有些个事情?

  小月月:你去派出所干吗?

  柳枝飞扬:你好奇心还挺重的。不过,我也想告诉你,去派出所捞人。

  小月月:捞人?我不懂,能不能说清楚些。

  柳枝飞扬:派出所给我打电话,说有个叫小悦的被关了,他提供了我的电话,叫我去保释他。

  小月月:小悦?

  柳枝飞扬:是的,不过我去了,却没捞到人,人已经走了。

  小月月:走了?怎么回事?

  柳枝飞扬:有人去先保释了他。

  小月月:那你不是白跑了一趟?

  柳枝飞扬:是白跑了一趟,不过也有收获,就是得到了一些证实。

  小月月:什么意思?证实了什么?

  柳枝飞扬:小悦他对我不是真心的,他外面还有别人。我证实后,心里还是很难过。

  小月月:那你知道了他是怎样的人,也别再难过了。

  柳枝飞扬:不说我了,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小月月:还好。认识了你的学生马强,还有他的朋友。

  柳枝飞扬:很好。

  小月月:马强也是和我们一样的人,他现在可能也知道你是了。

  柳枝飞扬:没关系,我也早看出他了。

  小月月:今天没见着你,我还有些想你。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见面吗?

  柳枝飞扬:当然可以。我的课都是在上午,基本上下午到晚上的时间比较自由。

  小月月:我只有晚上,还有周末。但是就是这样,作业也很多呢。

  柳枝飞扬:你应该把时间多放在学习上。

  小月月:我就是学习不太好,考试总是平均分,考不了高分。

  柳枝飞扬:要想办法提高学习效率,改进一些学习方法,找到自己对路的办法就能事半功倍。

  小月月:我数理化还行,但是语文,尤其作文就是差。

  柳枝飞扬:不用着急,慢慢来,多看看不同的文体,会提高眼界的。

  小月月:真高兴和你说话。

  柳枝飞扬:我也是。不早了,早些睡吧,下次再聊吧。

  小月月:好的,再见。

  邓田田看着柳枝飞扬在说完再见后就下线了,他也心满意足地挂了。柳伯祥对自己言语中的关心让邓田田心里充满了欢喜,他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的笑容。他给手机冲上电,就躺在床上想,怎样才能再和他见一面呢?要找一个什么合适的理由呢?约他在哪一天见面呢?邓田田想着想着就慢慢地睡去了。

  邓田田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他在梦里仿佛置身于天空中,一片五彩的祥云包围着自己,他看到柳伯祥在远处向他招手,他急不可耐地往他那里去,可是周围的云彩就是缠着自己,迈不开步子,好像是陷入了沼泽一般。他越想着往前走,身子就越往下坠。忽然,他看见柳伯祥来到自己身边,但是他的身边却多了另一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的样貌并不十分清楚,他们说着笑着从自己身边走过,并没有伸出手来拉自己一把,任凭自己一直往下坠。坠着坠着,心里紧张,一急,邓田田大叫了一声就醒了,这个梦?一直下坠是什么意思?

  邓田田看看表,才三点多,他就又躺下继续睡了。

  他不知道的是,那边柳伯祥也是一直到了此时才上床睡觉。柳伯祥觉得今天太富有戏剧性了。

  当他赶到派出所时,他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小悦手挽着和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头顶已经秃顶,肚子大腹便便的人一起走了出来,上了一个红色的小轿车,扬长而去。

  他目送着车子消失在川流的街道后,才走进派出所。他问了值班的警员,才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原来小悦和人约着去了宾馆开房,要了人家不少钱。后来事后,人家觉得被骗,就打电话给了派出所把他告了,他就给了派出所几个电话,一个一个找人叫来保释他。

  当柳伯祥来时,看到的正是一个他的老相好把他保释走了。直到这个时候,柳伯祥在心里才算真正认清了他,证实了内心的想法。他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幻想和执念,对小悦的感情画了句号。

  再见了,小悦,曾经让自己认清了自己的引路人,他是自己迈入这条道路上第一个心有所属的年轻人。可惜,他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他用情不专,他只是一个穿梭于花间的蝴蝶,流连于钱财的获取。自己既然要找,就要找一个真正情投意合的人。

  我难道就真的找不到那颗属于自己的心吗?柳伯祥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怔怔地想着,陷入了沉思中。忽然,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胖胖的年轻人的模样,圆圆的脸,白白的皮肤,眼睛不大却非常有神,总是看人带有些憨憨的笑容。

  邓田田?他对自己眼睛里有一种善意和渴望。他就像是一朵盛开的雏菊,阳光下绽放着。我要是疼爱他,他会接受吗?他……会是一个懂爱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