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柳伯伯是个什么样的人
作者:五彩湾      更新:2021-03-10 17:13      字数:2245
  11 柳伯伯是个什么样的人

  邓田田和丁小一又同他两个说了一会儿话后,看时间不短了,就告别了行一清,只留马强一个人在那里陪着了。

  出了海天广场,丁小一笑嘻嘻地对邓田田说:“没看出来,你好像挺招惹人的,看看行一清刚刚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了,他的眼睛都直了,还放光呢。”

  邓田田笑了,说:“你尽胡说!少贫嘴!明明人家眼睛里都是马强。”

  “什么呀?”丁小一笑着说:“我看不是。看得出来,那个马强对他是有意思,但是那个行一清好像并不是,他对马强有些不上心。不过,说实话,他也没眼神,看走了眼,他不知道你也和他是一样的,都是一个喜欢被别人疼爱的人。”

  邓田田瞥了他一眼,小声说:“悄点,这点小秘密你可不要乱讲呀。”

  丁小一笑了,说:“绝不,你放心吧,这一点,我还是有分寸的。”

  说完话,两个人在街边就此挥挥手,告了别。

  邓田田一个人往回走,忽然看见自己的妈和后爹在前面走着,看来他们也是刚刚吃完了冰激凌回家呢。他就悄悄地跟了上去,想给他们一个惊吓。没想到,他就快赶上来时,听见他们两个人正在说他呢,他悄悄地侧耳听着。

  艾梅说:“你说这个邓田田一天到晚和那个丁小一在一起,怎么学习就赶不上来呢?”

  杜时宝笑着说:“你没看他们两个一天在干什么?吃冰激凌,打游戏,什么时间学习过?那个丁小一没有让邓田田给带坏了就不错了,人家可能就是聪明,天生是块学习的料呗。”

  艾梅叹了一口气,说:“我真的担心他到时能不能考上大学?”

  杜时宝笑了,说:“这个不用发愁,现在上大学又不像咱们以前那样难,上不了好大学,也可以上个一般的,二本,三本都行呗。”

  艾梅说:“我还在想,是不是要给他请个辅导老师或者上个辅导班什么的?”

  邓田田在后面马上接上了话,说:“我才不要呢。”

  听到他在身后说话,猛然吓了艾梅一跳,她有些惊讶地喊道:“你……邓田田,这个臭小子,都吓到你妈我了,”说完,用手捂着胸口说:“我的心,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杜时宝忙说:“你看看你,把你妈吓的,都成什么样了?”

  邓田田忙陪着笑说:“哎哟,都是我说话声音太大了,对不起我的好妈妈,吓着你了。”

  艾梅说:“你知道吗?我们都上了年纪,可经不起这样一惊一吓的,搞不好,要出人命的。”

  邓田田看着她说:“胡说!我的妈哪里上年纪了?你还年轻呢,像三十岁一样。”

  艾梅笑了,对着杜时宝说:“听听,他这张嘴呀,还说我像三十呢,你这是夸我呢还是贬我呢?”

  邓田田脸上堆着笑,说:“当然是夸你呀,我的亲妈呀。”

  三个人说着话,就回到了小区院里。艾梅和杜时宝说要去健身园遛个弯,邓田田就一个人回家了。刚刚进家,丁小一就给他发来微信。他赶忙回到自己的房间,躺着床上看起来。

  丁小一:你的那个柳老头跟你联系了没有?

  邓田田:没有,我都忘了给他回个微信了。

  邓田田紧接着就给柳伯祥回了个微信:谢谢你让马强来通知我,我们两个见面了。我知道了你有急事。现在完事了没有?

  丁小一:他也真是的,怎么也应该再给你说一声的。

  邓田田:你也别怪他,也许人家真的有急事呢。

  丁小一:什么急事?还要到派出所?会不会他犯罪了什么?

  邓田田:胡说!

  丁小一:哎哟,心疼上了。这还没有什么呢,你就这样了?我还是你好朋友呢。

  邓田田:滚!

  这时,柳伯祥来了微信:真对不起,好在马强见了你。说了不见不散,我怕你等急了。

  邓田田:没事,就只等了一会。你的事情办的咋样?

  柳伯祥:没办成。

  邓田田:怎么了?

  柳伯祥:以后再告诉你。

  邓田田看着他的微信,觉得不知道再如何往下说话,就回了:那好,再见。他心里想着如果他能回答我一些话该多好,那样我们就可以一来一往地进行下去了。

  柳伯祥:再见。

  邓田田一看,心里有些失落。对丁小一就发了一句:我刚刚和他说话,他好像不愿多说,就再见了。

  丁小一:你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邓田田:什么意思?什么……什么样的人?

  丁小一:他上了小蓝,和你约了,以前又有一个叫小悦的。你说他是不是一个乱搞的人?

  邓田田:胡说!他不像!你没听马强说他是个老师,是一个很正经的人。

  丁小一:马强不是也说了,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他都不知道他和咱们是一样的人。想想,他是不是装的很好?有些人就是明里正经,暗地乱整。

  邓田田心里可不愿意这样想,他觉得从看到柳伯祥的第一眼起,他就对他有一个判断,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觉得柳伯祥一定是一个用情专一的人。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个乱搞的人呢?但是,丁小一的话也没错呀?他是有个小悦呢,而且还在自己刚刚注册小蓝软件后,就和自己联系了要约见,这是不是说明他在网上很忙碌很红火?难道,他真的是爱乱搞的人?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忽然,丁小一又来了一条:怎么不回答我?

  邓田田:我在想你刚刚说的话呢。

  丁小一:他要是个大色狼,你可就完了,被盯上了。

  邓田田:胡说。

  丁小一:真的,你要小心,如果他真是这种人,你坚决不要理他。

  邓田田:我总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

  丁小一:我怎么觉得你有些陷入了?

  邓田田:陷入什么?

  丁小一:相思!

  邓田田不由得脸有些红了,相思?好像是有些。自从和柳伯祥邂逅的那天起,他的样子就在脑海里时常浮现,挥之不去。丁小一的这句话一下子就戳中了要害。自己是有些害相思了,对这个就见了一面的还是陌生人的老人。这般相思是为什么呢?

  邓田田:我也不知道,就是有些想他。

  丁小一:你就是痴情。

  邓田田:啊?痴情?

  丁小一:他要是个专门骗小年轻的,你可要小心了。

  邓田田:怎么小心?

  丁小一:守住你的底线。这种人花言巧语,就是想上了你。

  邓田田:啊?上我?

  丁小一:记着,千万不要和老色狼上床。

  柳伯祥是个老色狼吗?邓田田心中一番波浪起伏,顿时,脸上一片忧郁,这个柳伯伯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