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作者:黄河无情      更新:2021-03-09 16:27      字数:2159
  11

  老刘说,“你杨爷爷可能等着急了,他今天跟我们一道来的。”

  “哦?我好几个月没见到杨爷爷了。”文正诧异中带着开心说道,“不过,爷爷,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老刘饶有兴致地问道,“有啥好消息?”

  到了课间,学生如潮水般地涌出教学楼,青春意气飞扬。

  文正见爷爷东张西望,他提醒爷爷,“你认真听嘛,是大事!”

  看文正小大人的模样,倍感疼爱。老刘笑眯眯地重新盯着孙子。

  文正认真地说,“爷爷,刚才你不在的时候,我认了爸爸。”文正看着我,有欣喜、渴望、还有羞赧。

  老刘的表情变了又变,先前的愉悦消失不见,最后定格成快要哭了的模样。

  文正紧张地问,“爷爷,你是不是不高兴?你是怪我事先没跟你商量吗?”

  老刘却看着我,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么,如河,你真的愿意让文正叫你爸爸?”

  “我愿意,”我瞅着老刘的眼睛说,“文正特别招人喜欢,我以前一直想,有个儿子就好了。咱们爷仨有缘分,今天我也是梦想成真。”

  老刘早已干瘪的眼窝流下了浑浊的热泪,他动情地说,“如河,你真善良,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你总带给我这么多的感动。”

  我拦着文正的肩膀,拍拍老刘的脊背。

  “我们一家人越来越少,现在只剩下我和文正俩了。却没想到,家里突然能多个人。” 老刘“唉”地叹口气,接着说,“文正这孩子可怜,他那短命的父亲离开得早,孩子一直少势,我知道他心里一直想有个爸爸。如河,文正和你有缘,这才一会儿就认成父子了,我感觉跟做梦一样。”

  “是啊,文正是个善良懂事的孩子,招人疼爱。”我顺着老人的话说,“过去的事情已经无力回天了,凡事要往好处看。”

  “你不知道,你给我帮了多大的忙。文正不是不听话,只是没有父亲,他心里总觉得不如人,孩子瞎折腾,是在折磨、麻痹自己,文正也苦,孩子只是说不出来,也没处说。”

  老刘文化不多,没想到他能这么懂孙子。

  老刘说到文正心坎上,文正难过地说,“爷爷,以后我会听话的,再不惹你生气了。我不是不听话,我不想和同学走得太近,害怕他们问咱们家里的事。所以我躲着他们,才学会了一些不好的习惯。”

  “没事,以后有爷爷,还有爸爸。”

  成长的烦恼伴随着文正的脆弱,残酷的命运对他太不公平,文正在逆境中艰难地爬行。

  文正只是一个孩子,可是命运何曾把他当过孩子。

  文正伏在我的肩头,抖动着身体撕心裂肺地哭着叫道,“爸爸……爸爸……”

  学生站得远远的,并不靠前。青春年少的他们,对外界和身边的变化总是充满好奇。

  老刘擦擦眼窝,挤出了一丝凄楚的笑容。复杂的情绪导致老刘既哭又笑,扭曲了他儒雅的脸庞。

  我从老刘的表情中再一次读出他对生活的挣扎,短暂的快乐又被长久的疼痛收割了他的喜悦。

  苦到一定程度,就失去了快乐的能力。

  长期苦难的心境促成悲观的情怀,除了对生活中的大苦有深切的共鸣之外,老刘对浅浅的小乐则变得麻木。

  老刘说,“文正,不哭了,这是好事。我们老刘家这么多年,没有这样的好事了。”

  文正听话地止住哭。

  老刘又说,“如河,你能给文正从名义上作爸爸,我们已经很感激了。你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都不容易,你别有压力,以后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老刘深思熟虑,他生怕给我带来负担,给我及时宽心。

  “叔,不是这样的。文正都叫我爸爸了,就跟我女儿一样。我们就是一家人,少不了互帮互助。”我摸摸文正的脑瓜说,“再说了,以后我老了,还得指望文正呢。”

  老刘敏感,生怕我会觉得他们爷孙拖累我,才说是口头上的称呼。文正肯定没这么想,孩子是实诚的,一是一,二是二。我扯上未来,减轻老刘心中的亏欠。

  老杨的电话来了,我忙说,“杨叔,稍微等下。我们马上出来了。”

  阳光穿过挺拔的国槐的间隙,点缀在校园的土地上。亮光和暗影交错接替,美轮美奂,阴影和光明并存,也像极了人生。

  老杨在校门口朝我们招手,文正给保安放下假条,冲向老杨。

  文正挂在老杨身上,老杨乐呵呵地抱着文正。

  文正下地后,老杨上下打量着文正,和蔼地说,“又长高了,是不?”

  “杨爷爷,我和你一样高啦。”

  老杨非常壮实,衬托出文正的单薄,文正踮起脚尖,想尽量比老杨高一些。

  他努力的样子逗得老杨“哈哈”大笑。

  文正喜欢黏着老杨,老杨能给孩子带来积极阳光的生活气息。老刘微眯着眼,嘴角挂着笑,紧紧追随着老杨和文正谈笑风生的画面。

  我选了一家性价比高的菜馆。

  老杨和文正很乐意搓一顿,老刘推辞着,被我们动员进去。老刘时不时地在口袋里摸索。

  我点了炝锅鱼、手抓羊肉、爆炒牛肉和两个凉菜。平时都很少吃肉,我点的肉比较多。

  上菜后,老杨和文正馋得流口水,老刘看到文正直乐,他也开心,不过很快脸上挂上了愁容。

  “我们放开了吃啊!老板是我朋友,对我很便宜的。” 我轻松地说,“今天是好日子,我和文正认了父子!我现在终于有一儿一女,赛过活神仙了!”

  老杨反应极快,笑着点头,和文正击掌庆祝,并笑着对文正说,“有如河这么好的爸爸,你个馋嘴猫以后有好东西吃啦。”

  文正嘟起了嘴巴。聪明的老杨拣轻松的说,避免文正回忆起不快的过去。

  说完后,我捕捉到老杨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落寞和孤独,这是我第一次在老杨的神情中发现了悲观的因素。

  我给老杨说,“杨叔,以后有好吃的。肯定少不了你!”

  老杨的双眼又恢复了精光,他感激地说,“如河真好啊!”

  “是不是想喝两杯?”

  老杨本能地吐出舌头舔嘴唇,看来他不但好吃,而且能喝酒。

  “完了我买两瓶酒,咱们拿回家喝。”

  老杨连连点头。

  倒上饮料,我率先举杯说,“为我和文正父子相认干杯。”大家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