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作者:黄河无情      更新:2021-03-08 00:20      字数:2060
  10

  老刘稀里糊涂地看看这个,瞅瞅那个。一个个人,讲话都不利索,给不了明确态度,让老刘跟吃饭哽住一般难受。

  给文正要了假条。

  王老师对我这个“父亲”的表现很满意,临分开时,用力握手,以示配合默契。

  文正去教室的工夫,老刘迫不及待地问我,“老师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叔,你放一百个心。不影响孩子读书,是说给文正听,吓唬他的。王老师表面的意思是学校要开除文正,文正已经失去了读书的机会,要是能留校继续学业,是老师给他争取到的。王老师也是一番苦心,希望文正能够一门心思地读书,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

  老刘终于听懂了,夸赞道,“王老师是多好的人啊!”

  已经走在教学楼前面,老刘掏出半新不旧的手帕,撩起衣服,擦拭身上的汗水,他的全身已经湿透了。

  老刘没有赘肉的腹部裸露在我眼前,他在我面前已经没有心思顾忌形象,或者他觉得男人之间,这样面对面的走光不算什么。

  老刘真诚地说,“如河,今天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老刘撇撇嘴,委屈又难过,他对我的感激是如此真切。

  老刘并不老,他的身体健康有力,散发着黄土地汉子的结实与刚毅。只是过多不幸的经历,使老刘的心理极度脆弱,他太害怕生活中的意外。

  对于老刘而言,保持原有的生活状态,就是上天的眷顾,他曾经的奢求,已经变成无所求。

  垂老的过程,是希望泯灭的旅程。老刘在这条道路上一个人无始无终地徒步。

  文正跑到我们跟前,老刘已经没有任何脾气,满是温柔地打量着孙子。

  “文正,厕所在那?”

  老刘憋了一早晨,事情解决之后,才想起解手。

  文正见爷爷不生气,开心地说,“爷爷,我带你去。”

  “你陪你叔,你说地方,我自己去。”

  “就在那!不要拐弯,直走就到了。” 文正指着前方,对爷爷说。

  又怕爷爷搞错,重复道,“男生的厕所,上面的字是蓝色的,女生是红色的,图案穿着裙子。可别搞错呀!”

  老刘回头笑着说,“爷爷傻了,啥事要给爷爷说清楚,到时才不会闹出笑话。我不怕丢人,可不能累及我孙子。”

  文正咧开嘴笑着,他喜欢笑,笑的模样特别甜美。皮肤白净,是个纯洁简单的大男孩。

  文正回过头,嘟着嘴,有些不好意思。

  我知道是因为我见证了他“不光彩”的一面,才会难堪。我安慰他,“我女儿刚上大一,高中时在学校可调皮捣蛋了,我被老师请过好几回啦。”

  文正忍不住“扑哧”笑了,很快,一层阴影又将他笼罩。我们的父女关系无形中提醒着他失去了父亲。

  文正是折翼的天使,失去父亲的隐痛使他自卑,没有底气,甚至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以致于他都不敢给老师把自己的家庭情况如实相告。

  这种痛,是隐性又刻在心房上的,可能会伴随少年终生。有些孩子,生下来,就得承受超越他年龄的苦难,文正就是这样。

  我假装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少年异常敏感,可能会因为一个眼神觉得被伤害。

  他缓缓抬起头,眼睛有些湿润,咬着嘴唇,打量着我,有质疑、更多的是期望。

  我不知道他想些什么,静静地等待着文正的变化。有些时候,生命中仅仅需要耐心的陪伴,就很美好。

  文正垂下眼帘,声音小得跟蚊虫一样,“刚才班主任说我的爷爷和爸爸来了,那……那你真的愿意作我的爸爸吗?”

  文正不敢看我,长期缺乏父爱、在渴望父亲的煎熬中,少年的心扉徘徊在渴望与失望之间。在我身上感受到朦胧的父爱之后,文正摸索着向我抛出了独一无二、弥足可贵的橄榄枝。

  文正没有信心,害怕遭受拒绝。极度渴望父爱,他才鼓起勇气向我示意。

  一阵感动的暖流从心田传来,我激动地抓住他的肩膀,热切地说,“文正,我愿意作你的爸爸。我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我多么希望能有个宝贝儿子。”

  我说的是真话,但我努力让自己的态度坚决,没有丝毫的犹豫,我害怕片刻的迟疑会伤害到少年真诚热烈的渴望。

  文正抬起头,他的眼睛都在笑,欣喜地说,“真的吗?”

  我肯定地点头。笑着说,“真的!”

  少年害羞地说,“那……”

  我疼爱地说,“我叫你儿子,等你觉得我有资格作你爸爸了,你再改口不迟。”

  我拦着文正的肩膀,真情地唤道,“儿子!”

  第一次叫“儿子”,比想象中要自然得多。

  文正不敢看我,低着头小声地叫道,“爸爸!”

  文正的这声称呼不知道被他在心头默默地喊过多少遍,才会演练到如此自然,却让我止不住的心痛。

  他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我,又叫了一声“爸爸”,清澈的眼神似是要记住我的模样,两行清泪“簌簌”地滑落。

  而文正却笑了,笑中带泪。

  经历过生活的幸与不幸,我总能理解苦与乐,我懂每一个人的需要和不同场景下他的感受。

  文正只是一个孩子,我看着他好,觉得疼他,我也愿意疼他。

  我心甘情愿地给文正搭建一份灵魂的守望。生活很苦,我能给他甜,我也会尝到甜头。

  我的善举帮助老刘的同时,意外地收获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校园内的几棵高大的国槐威武地坚守着这片净土,也增加了古色古香的书卷气息。

  老刘向我们这边走过来,他的身形协调,缷去负担之后,恬静的笑容徒增了他的爷们气息。老刘的味道,有老人的气息,还有沉淀的男人的韵味。

  不过老刘边走边邋遢地整理裤子,红色的裤腰带在艳阳高照下闪闪发光。

  文正看着爷爷的模样,忍不住发笑,他残留的泪光点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文正毕竟是孩子,他的忧伤来得快,快乐来得更快。

  成长,是一场漫长的历练。不管老与小,一生都走在成长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