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作者:黄河无情      更新:2021-03-04 08:35      字数:2133
  9

  和班主任通了电话,门卫放行。

  老刘的孙子读高二,在教学楼二楼,班主任的办公室在三楼。

  老刘欲瞅一眼孙子平时的学习状态,我们来到教室门口。

  星期天学生自发性上自习,全员到齐。老刘从门口一眼看到了孙子。

  老刘很快蔫了。我问老刘,“怎么了?孙子是那一个?”

  “睡觉的那一个。”老刘耷拉着脑袋说。

  透过小玻璃窗望去,果然有个男孩子在睡觉。我对老刘说,“把孩子叫出来说两句,他也知道咱们来学校了。免得一会和班主任三对面,太突然,孩子不配合,就不好了。”

  老刘推开门,学生齐刷刷地看过来。

  “叫一下刘文正。”老刘说。

  同桌推了一把刘文正,他抬起惺忪睡眼,看到了爷爷,不情不愿地走出来。

  刘文正阳光帅气,睡眠严重不足,拉低了精气神的分数。

  他有些敌视地打量着我,对陌生人的排斥显而易见。

  “文正,这是县**扶贫办的李如河,开车拉过我两次。” 爷爷连忙说,“文正,快叫叔叔。”

  文正放下戒备,甜甜地笑着说,“叔叔好!”

  我拍拍他的肩膀,表扬道,“文正长得真精神。”

  星期天学生都没穿校服,文正的衣服明显短了一截,小伙子和我一样高,单薄一点而已。

  文正警惕地问老刘,“爷爷,你不在校门口等我。你咋到学校来了?”

  老刘气鼓鼓的刚要数落文正。

  我抢先一步,温和地说,“文正,班主任给爷爷打电话,说有时间了来一趟学校。爷爷着急,就联系我陪他一起来。文正,究竟咋回事?给我和爷爷先说说吧!”

  文正低下了头,看来不打算再说了。

  爷爷带着怒气,对文正恨铁不成钢,咬牙切齿,战火随时点燃。我对文正说,“文正,我陪爷爷先去找班主任。老师找你的时候,有话记得要好好说。你先回教室去吧。”

  班主任贵姓王,王老师和我年纪相当,温良恭俭让。请我们落坐,老刘拘谨,一再推辞。我动员之后,老刘才肯坐下来,在王老师面前,老刘又恢复了初次和我相遇的紧张和不安。

  王老师说,“刘文正士气低落,成绩下滑严重。最近还迷上了上网,晚上从宿舍二楼爬下来,翻越校墙上通宵。校方知道了此事,要上行政会议,商定处理结果。”

  老刘额头沁出了汗珠。

  他颤抖着问,“那学校会不会开除刘文正啊?”

  王老师说,“按照惯例不会。不过,一会儿孩子来了,我们要配合教育他,努力让他回心转意。”

  老刘站起来,哀求道,“老师,千万要保住文正学习的机会啊!”

  老刘差点要跪下来,我重新把他扶到椅子上。

  王老师说,“老人家,你放心。我的学生,不到万不得已,肯定不能断了孩子的学业。只是这次情节严重,要是从二楼翻下来,摔着了,或者出了安全事故,那就麻烦大了。好在没出事,不过学校领导很重视这种事情。”

  老刘可怜兮兮地不断朝王老师双手作揖,间歇性地用他粗糙的大手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趁王老师叫文正的空当,我给老刘壮胆,“叔,你别担心。现在文正犯错了,好在没出啥事;我听得出来,王老师的意思是借此机会吓唬文正,让他把心思用到学习上来。如果文正醒悟,悬崖勒马,是好事。你不要紧张!”

  老刘胡乱地点头,生活中接二连三的悲剧吓破了老刘的胆,他的心理脆弱,扛不住事。文正是老刘唯一的命根子,老刘生怕出丁点差错。

  老刘脸色惨白,舔发干的嘴唇。我把王老师之前倒的水递给老刘,老刘稀里糊涂地喝下去。

  王老师带文正到办公室后,王老师说, “刘文正,今天把你爷爷和爸爸叫来了……”

  垂下头的文正抬起头,企求的眼神望着我,他没有因为王老师的误会而生气。我懂他的意思,他希望我不要拆穿王老师的误会。

  我会意,朝文正点点头,他感激地看着我,模样着实招人怜爱。毕竟还是成长的孩子,处在青春期,叛逆,要面子,我马上意识到文正给王老师和同学隐瞒了他实际的家庭情况。

  变化在瞬息之间,我和文正无声的交流,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以后要是对他讲些好话,孩子肯定能听进去。

  王老师虎下脸,对文正严肃地说,“以前我百般对你讲好话,你总是不听。这次你捅了大篓子,差点酿成了大的安全事故,我也保不住你了。今天你爷爷和爸爸都来了,把你领回家,你等学校的处理吧!”

  老刘忽地又站起来,慌乱地盯着王老师,又指着我。他肯定在想,“刚才不是说好的是教育吗?怎么现在又要打发孩子回家里啊?”

  老刘儒雅的脸上已经失去了岁月赐给他的厚重和表面的淡定,他犹如惊弓之鸟,对任何负面的事态本能的恐惧。

  我按住老刘,对他挤挤眼。他才坐下来,偷偷地出了口气,老刘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文正的眼泪滚下来,地面湿了一大块。他后悔了。

  “王老师,孩子处在青春叛逆期,不知轻重,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也是我们作家长的管教无方,我们也有责任。王老师,文正这么大的孩子,一旦离开了学校,啥也干不了,将来的前途多半也就毁在他今天的不懂事上面。” 我向王老师求饶,“王老师,我求求您,让孩子先待在学校,我们等待处理结果。如果学校真要开除文正,到时我们二话不说,把孩子领回家;要是学校看到文正的进步、悔过态度良好的话,给他一个读书的机会。要让文正保证,从今以后,一定要发愤图强,力争上游。”

  文正也机灵,哭着对老师说,“班主任,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犯这样的错误了。我还想读书,求求老师,帮我争取在校读书的机会吧!”

  王老师迟迟未啃声,良久他才犹豫着说,“那好吧,看在家长的面子上,还有刘文正今天认错态度良好,我给你争取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要是以后你不努力读书,或者再犯类似的错误,谁都保不了你。”

  文正坚决地保证,“班主任,以后我一定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