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作者:黄河无情      更新:2021-02-18 07:52      字数:2039
  3

  看看时间,马上要中午了。老人应该很快能和孙子见面。

  想起自己读书时缺吃少喝的日子,老人要省几元钱车费的事。瞬间,我动了恻隐之心。

  下车到旁边的面馆里要了两碗加工炒面。和普通的炒面相比,额外加点肉。

  一百元找回来了七十。我苦涩地笑笑,揣进兜里,其实,我并不宽裕,甚至算得上拮据。

  指着老人的背影,我对老板说,“中午放学时做好饭,那个老人带娃儿来吃。”

  老板满口答应。

  重新站在老人身后,我轻推他。老人转过身,疑惑地看着我,好像已经不认识我了。

  刚才在车上,老人可能都没仔细看我的模样,现在面对面站着,老人一下认不出我来。

  我指了指马路对面的破车。

  老人明白了,他打量着我,口气生硬地问,“你又来干什么?”

  老人丝毫不记我刚才载他一程的情分。许是他以为我这个“扶贫”的办事员,又折回来要路费吧。

  我轻声说,“叔,我在对面的饭馆要了两碗炒面,一会儿孙子放学了,你带娃儿去吃。已经付了钱,给老板说好了。吃了饭再回去,可别饿着肚子回去。”

  老人定定地望着我。我吃不准这又是一种怎样的眼神……我小心地观察着老人的表情,静待着他的反应。

  突然,老人原本清澈的眼睛模糊了,两滴泪突兀地从眼角流下来……

  老人哭了,为我花30元买的两碗炒面,他感动到哭了……

  唯有体验过艰辛的生活和人情的冷暖,才会被看似丁点的恩惠感动到涕泪滂沱。

  苦过知情重。现在仅仅是萍水相逢,我又不求回报,我这么做完全是一份朴素的人情。可能很少有人关心过老人,他才会感动得这么深。

  农村老人穷苦,苦难节俭的生活,他们不会多花一分钱。

  老人忙拭去泪水,挤出笑容。却突然又有些难过,要哭的表情被他强行压回去。我的心说不出的压抑,突然也有些难过。

  老人抓住我的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他苍老粗糙的大手是那样有力,老人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认真地看着我,好像要记住我的模样。

  他对我工作性质的误会因此消除。

  “我走了,叔。”

  多待一会,又惹老人难过,我适时离开。

  我快速上了驾驶座,启动车。转脸看老人时,他侧着头,抬起的手齐耳,手指弯曲着,向我招手。

  小雨停了,空中气又有些冷,一阵风吹来,老人的衣服下摆飘摇着。

  他的模样孤单、落寞,一种无法停止的垂老带着无力的感觉向我袭来,似乎生命中某些重要的东西突然即将失去,有无法阻拦的疼痛和惋惜。

  我突然又有些难过,辛酸是我这一年的常态。

  我低下头,恰巧看到手机的屏幕亮了。

  一条短信赫然写着,“你还没有死吗?你和你父母迟早有一天会被车撞死……老天保佑我的诅咒显灵!”

  我无力颓废得一屁股窝在驾驶座里,好希望有黑洞将我湮没。

  老人向我还在招手,我关上车窗。世界的一切对我都没有吸引力,我活着、被长期地诅咒着,咒骂的短信每天能收到几十条。

  我连换个号码的心思和精力都没有,失意的人生看不到希望,如同老去又没人赡养的生命一样无助。

  偏偏劣质的手机,拉黑对方后,还能收到短信。我落魄到连换手机的钱都没有了。

  发如此恶毒信息的人,是我老婆,结发妻子……

  家里有丁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老婆添油加醋说给娘家人,伙同娘家父母、兄弟姐妹对我一顿狂轰滥炸。

  婚姻中我无法解释谁对谁错。为了孩子,这样的日子我忍了二十年。现在孩子上了大学,老婆不知收敛,还变本加厉。

  我有家不回。那个充满精神暴力的家,对我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那个叫做老婆的女人,和我没有任何情分可言;我甚至搭上父母,陪我一起受罪。

  她每天发这样的信息,是逼我向她服软,让我妥协,再回家。然后再投入到新一轮的循环之中……

  以往都遂了她的愿,我的姑息纵容了她的嚣张。她宁愿这么折磨着彼此,却不离婚。也许,于她而言,能享受到扭曲的快乐……

  我已经向法院起诉离婚,第一次,她不愿意离婚,法院判决不准离婚。我又第二次起诉,马上就要开庭。

  我没钱。省吃俭用都还了房贷,供女儿上学。给妻弟娶媳妇,今天给奶粉钱,明天买日用品,和扶弟狂魔的老婆一起接济她的家。我只要给父母花一分钱,就别想着有一秒钟的消停。

  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我对女人深深地恐惧,这就是我从不敢载陌生女性的原因。女人于我而言,草木皆兵。

  哀莫大于心死。长期的精神折磨,抽干了我活着的所有元气。我忧郁不得志,要不是自小受苦爱罪炼就了顽强的生命力,我早投胎一百回了。

  我的尊严和灵魂已经被叫老婆的女人蹂躏到没有一丝一毫。

  我不恨她,我从来没有恨过任何一个人。但是,我没法原谅她的狠毒,永远无法原谅她对我父母的漫骂和诅咒。

  她让我看到人性有多阴暗,让我见识了极端的另类家庭塑造的刷新我认知的灵魂。

  活着,就是考验我的最大忍受能力,每一天每一秒都是极限挑战。

  所以,我对没有攻击性的老人,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抱有好感。对和我一样苦难的灵魂,会深深地共情。

  尽管我周身上下只剩下一百元了,我花去了三十元,给老人买了两碗炒面。

  隐约中我总觉得,老人遭受着和我不一样的痛苦。

  我很快收拾情绪,擦去泪水,坚定又决然地起步。

  “要逼死我李如河,没那么容易……我还有女儿要供,要陪伴她。还要给老人养老送终……”

  我喃喃地说,吸着鼻涕,出发了。

  中午放学的铃声响起,我看到老人回身时的侧影。他翘首观望一涌而出的学生,寻找孙子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