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都因男人而受伤
作者:正气哥      更新:2021-02-11 12:10      字数:2508
  赵成歌走后,我打量着我这个被他收拾得干净整洁、东西摆放井井有条的房子,忍不住轻叹了口气。

  他成功地进入了我的生活,并且悄无声息地把我的生活规划得更好。

  我能想象到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心里怀着的是怎样的一种期盼。那像是在亲手布置着两个人未来的生活,即便我们还没有在一起。

  这样的事,我也做过。

  小武母亲去世的那段时间里,我天天在他家照顾他。帮他做着所有我能做的事。

  那时一点都不觉得苦,反而为自己能跟他在一起而感到高兴。

  或许,我当时的心态和现在赵成歌一样吧。

  凭白地感叹了一下,我看了看时间,给小武打了个电话。

  “哥!”小武的声音一从电话里传来,就让我的心情瞬间变好了。每次听他叫我哥,都觉得他喊得特别亲。

  “嗯,上班呢?”我随口问了一句。

  “嗯哪,在单位呢。你找我啥事啊,哥。”小武的语气听起来笑嘻嘻的,甚至能让我通过声音想象到他此刻的表情。

  他洁白的虎牙、他的酒窝好像都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哈哈,上次不是说给你拿点钱吗,你看我今天啥时候给你送过去?”我没绕弯子逗他,直接说出了目的。

  “这么快!谢谢哥!那下午行吗?我们单位上午有来检查的,我也跑不出去。”小武的声音里充满着喜悦,音调都不自觉得提高了不少。

  “行,那你能出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反正我今天也没啥事。”想着下午就能见到小武,我还是挺开心的。

  “好嘞,哥!那先这样?我下午联系你。”小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把手机放到一边,靠在沙发上,脑海里浮现出的就是小武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张我从小看到大的脸,就是这么都看不够。

  几天见不着,就会想得不行。

  下午快两点了,小武还没给我打电话,这让我稍微有点着急。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缠着身,让他走不开。

  我在心里暗暗地估算着时间,先把钱给小武送去、然后再打车回家会是几点。

  因为赵成歌晚上五点下班,他到我家估计也就是六点左右。

  我怕从小武那里回来得太晚,让赵成歌等得时间又长太。

  下午三点多,我才接到小武的电话。听他在电话里气喘吁吁地说:“哎呀,哥。上级检查的人刚走,我这边才跑出来。你现在方便过来不?”

  “哦,行。那我现在过去。”说实话,我都已经等得有点像热锅上的蚂蚁了。

  “那行,哥。咱们四点半在口留香筋饼见呗?正好丽娜他朋友也带了一些装修的草案,哥你经验多,帮我参谋参谋提提建议。”小武大大咧咧地说着,可他的话却让我为难了。

  “这……”我犹豫地说着,脑海里浮现出赵成歌今天早上离开时,跟我说“晚上见”的喜悦,以及他说“反正也来不了几次”时的落寞。

  “咋了,哥?你晚上有事啊?”小武像是听出我话语中的纠结,连忙追问着。

  “啊,没有。那行,那就四点半吧。我准时到。”即便我猜到我答应了小武,就代表着要拒绝赵成歌晚上的约会,但也还是答应了下来。

  或许小武对我来说就是所有事的前题吧。我对他的感情,赋予了他最高等级的优先权。

  只是挂了小武的电话,我就开始苦恼该怎么跟赵成歌说这件事。

  我抽了根烟,尼古丁并没有带来这个问题的答案。看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推移,我最终还是硬着头皮拨通了赵成歌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才被接听,像是赵成歌躲到一个方便的地方接我电话似的。

  “山哥。”赵成歌开口叫了我一声。

  “哎……”我答应着,可他在电话中那兴奋的语气,却让接下来的话觉得更加难以启齿。

  或许赵成歌听出了我话语中的犹豫,并没有急着说话。于是,我俩在电话里出现了一阵短暂的沉静。

  “山哥……”

  “你……”

  我俩几乎一起发声,可在发了一个音之后,又都像是想听对方先说地闭起了嘴。

  “嗨,山哥。我这边今天活儿特别多。一直忙到现在,也忘了给你打电话了。我今天晚上得加会班,估计得挺晚才能过去。要是太晚了,我就不过去了。我去之前提前给你打电话啊!”

  赵成歌先是叹了口气,接着用平常的语气跟我说着。

  他的话没什么,可我听过后,心却像是被人揪着一样的疼。

  “你忙完了就给我打电话,多晚我都去接你!”我对着电话坚定地说。

  “好嘞,山哥。那我回去干活了,争取能早点见你。你要是忙完了,也发条消息告诉我。”赵成歌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苦笑了一下,果然聪明的赵成歌瞬间就猜到了我给他打电话的目的。

  “唉……”我长叹了口气,用手捂着脸来回地搓着。

  赵成歌的懂事和善解人意就像是一条藤蔓,不停地在鞭打着我的良心。心上的疼痛在随时提醒着我是一个怎么样的渣男!可以为了自己的心上人小武,轻易地就更改我和赵成歌已经定好的约会。

  我知道我的行为对赵成歌来说,是极其残忍以及不公平的。但或许每个人心底,都会藏着一个,你愿意为了见他而放弃一切事情的人吧。

  也许对于赵成歌来说,我就是那个可以让他放弃所有事,只为了来见我的人呢。

  我收拾了一下自己,穿好衣服出了门。外面的天气并不太好,天灰蒙蒙的,云层很厚。微冷的风都没能吹散这种压抑感,反而刮起很多灰尘,像是要迷了谁的眼。

  我打了辆车,对司机说要去新街基的口留香筋饼。司机没说话,扣表,起车,载着我行驶在这满是飞灰的街道。

  出租车司机看起来很年轻,并不喜欢和乘客聊天,只是一边听着车里放着的流行歌曲一边开车。在等红绿灯的时候,他的手还会随着音乐的节拍在方向盘上轻轻地敲打着。

  接着,他车里的音响中传出了一个女歌手的声音。我平时听的歌不多,分辨不出来是谁唱的。可歌里面的歌词却让我忽然产生了某种强烈的共鸣。

  那首歌词是这样的:“我们的爱很像,都因男人而受伤,却又继续碰撞。”

  我觉得这简直是我跟赵成歌关系的真实写照,好像那个声音也唱到了我的心里。

  我爱小武、赵成歌爱我,我和小武虽然没有相爱,却又贪婪地想拥有对方的身体。每每独处,都恨不得用身体的撞击来驱散头脑中所有得不到的情感,只用肉欲填补空白的内心。

  “哎,哥们。这歌叫啥名啊?挺好听的。”我问着出租车司机。

  “叫《彩虹》,张惠妹的。”司机简短地回复。

  “哦,谢谢啊!”我感谢过他,在手机上搜了一下这首歌。

  百度上的解释是这样的:“彩虹,张惠妹《阿密特》专辑中的歌曲,陈镇川作词,阿弟仔作曲,是一首写给两个男人之间相爱群体的歌曲。”

  我关掉手机屏幕,再听这首歌,心里却浮现出另一种感觉。

  …………………………………………………………………………

  正气哥恭祝所有书友新春快乐,祝大家在牛年万事如意,身体康健,牛得一批!

  …………………………………………………………………………